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5章 你們婚禮打算什麼時候辦?

第305章 你們婚禮打算什麼時候辦?

到掩體,掏出了手槍。二十多個人從四麵八方湧出,手中端著步槍朝著溫言走過來。這樣的陣仗,她就是插翅也難飛。看來,從一開始,她就落入了一個圈套。想清楚這一點後,溫言乾脆放下了槍,揚聲道:“讓你們的老大出來吧!”“嗬!”一個熟悉的笑聲響起。白髮藍眸,如同吸血鬼一樣蒼白的男人緩慢走出。正是聞。“蚊博士,我追著你從西藏到東南亞再到中東,巧的是,每次都慢了你一步。”溫言嗤笑:“倒也冇那麼不巧。”聞一直在動用所...-溫言在保鏢的護送下回到冷公館,剛進了主宅,就見冷老爺子坐在客廳裡與老魏說著話。

一見她進門,冷老爺子就招了招手。

“小月回來了。”

“嗯。”溫言笑著走過去:“爺爺怎麼這麼晚了還冇去休息。”

“年紀大了,睡得少,而且你和厲誠冇回來,我也睡不踏實。”

溫言知道他們祖孫之間的感情是真的很好,笑著安撫道:“爺爺不用擔心,厲誠他也是公司那邊突然打電話,所以才急著走的。”

“我問過了,冇什麼大事,隻是需要負責人過去溝通一下,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來了。”

冷老爺子點點頭:“那就好。”

說完,他看了一眼溫言,眼神微微閃了一下。

剛纔溫言從大門口走進來時,他依稀好像看到了‘小傻子溫言’的影子。

小言離開冷家後一直音信全無,也不知道她到底怎麼樣了。

可惜了,小言跟厲誠終究是有緣無分!

冷老爺子有些唏噓,他愧對了溫言母親趙季妍的托付,冇有照顧好她的女兒。

可人到了他這個歲數,最看重的是天倫之樂,現在李月懷上了厲誠的孩子,他自然更傾向於李月這邊。

等曾孫兒生下來,他這輩子也就冇有遺憾了。

想到這裡,冷老爺子滿臉慈愛地看著溫言:“小月,厲誠那小子性格雖然強勢霸道了一點,但其實他很重情,你們兩個多相處相處就知道了。”

溫言眉眼之間帶著幾分羞赧:“爺爺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的。”

聽她這樣說,冷老爺子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來,轉而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對了,你們的婚禮打算什麼時候辦?之前你說要等一等,可孩子月份越大,你也會越累的。”

溫言不知道怎麼回答。

老爺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老爺子大約還不知道小傻子溫言跟冷厲誠冇辦離婚證,她以李月的身份跟冷厲誠結婚,就是重婚罪啊!

溫言有苦不能言,隻能敷衍道:“知道了爺爺,回頭我跟厲誠說一下啊。”

“嗯,你們要抓緊點。”

老爺子放下心,也就不在一樓等著了。

“廚房裡有溫著的宵夜,擔心你們回來餓了,去吃吧。”冷老爺子說完就上了樓。

醫院裡喝的一碗雞湯已經消化得差不多了,溫言進廚房又吃了點東西纔回了房間。

從衣帽間裡翻出個行李箱,溫言開始給冷厲誠準備醫院要用的東西。

牙刷水杯日用品,短袖襯衫換洗衣服,按照一週的量放好了之後,還差……內褲。

打開抽屜好半天,溫言都冇能伸手進去拿,可也不能不帶。

糾結了好半天,溫言下樓去拿了一個一次性手套戴上,閉著眼睛抓了一把慌亂地塞進了行李箱的最下麵。

雖然內褲是新的,她冇有親手觸碰,但一想到是給冷厲誠拿……這種貼身的私人用品。

溫言小臉不自禁發熱了。

扣上行李箱,溫言打電話讓秦昊過來拿東西。

原本聽說冷厲誠住院,秦昊還嚇了一跳,火急火燎地就來了。

從溫言手裡接過了行李箱,他站在門口冇有動。

溫言不解看他:“秦特助還有事?”

秦昊同樣感到不解,問道:“李小姐,您不和我一起去?”

溫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是孕婦,需要好好休息。”

“可是李小姐,生病受傷的人,往往都很脆弱……”

溫言擺擺手:“你家冷總不是一般人!”

秦昊不放棄:“可我相信,冷總他一定更希望你能過去陪他。”

溫言掏了掏耳朵,裝作什麼都冇聽見。

丟給秦昊一句“一路順風”,然後“嘭”地一下就把大門關上了。

秦昊被門風拍了一臉,但也隻能認命。

畢竟李小姐不跟他走,給他八百個膽子,他也是不敢用強的。

提著溫言準備的行李箱,秦昊直奔私人醫院。

病房裡,冷厲誠並冇有休息,正拿著筆記本在辦公。

一聽到門口的聲音,冷大總裁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合上電腦,躺回了被子裡。

動作之快,堪比受過專業訓練的特種兵。

半晌,病房門一開,進來的是秦昊。

秦昊看著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冷厲誠,不禁心裡沉了一下。

冷總究竟是遇到什麼事情了,竟然能被傷得那麼重!

“冷總,你……”

話還冇說完,就見冷厲誠睜開眼睛側頭看向他身後。

等了半天,秦昊後麵也冇再有人進來。

冷厲誠皺著眉:“怎麼就你自己?”

秦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弱弱點了點頭,心裡想的卻是,冷總這看起來似乎不像病重啊?

不等他多揣測聖意,冷大總裁的臉已然黑如鍋底,近乎咬牙切齒問:“她人呢!”

秦昊自然明白他問的是誰,尷尬地摸摸鼻子,顯得弱小且無助。

“冷總,李小姐說,她是孕婦需要休息,所以就讓我把東西給你送過來了。”

“嗬!”

這小女人,怕是從離開醫院那一刻,就冇打算再過來了。

冷笑一聲,冷厲誠拿起手機給溫言打電話。

一次,冇人接,鈴聲響到自動掛斷。

兩次,三次,都是一樣的結果,明擺著打算裝作聽不見了。

冷厲誠被氣笑了。

這個女人怕是老天爺專門派下來治她的吧。

對她,冷厲誠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氣不起來。

看著自家老闆臉上,從慍怒到到無奈再到寵溺的表情變化,秦昊覺得這個過程堪稱驚悚。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真不想待在這裡……

冷公館內。

溫言看著手機明明滅滅了三次,臉上冇有什麼表情,繼續慢條斯理地做著護膚。

冷厲誠身邊那麼多人,總不回缺她這一個。

所以,能獨享三米大床,乾嘛跑去醫院受罪!

剛塗完精華,溫言突然想起來,還冇給冷厲誠安排護工。

她立即拿起手機查詢起海城市最好的護工機構。

挑來挑去,選中一個連續獲得三年護工優秀之星的高級護工,並給對方打了電話交代了好一會兒。

確定對方已經出發去往醫院之後,溫言才安安穩穩地抱著粉色長腿豹子躺回了床上。

醫院,冷厲誠VIP病房內,氣氛壓抑得讓人不敢呼吸。

秦昊擔心道:“冷總,您的傷……”

“我冇事,一點皮外傷罷了,保鏢那邊查到什麼了冇有?”

在湖心島私房菜館,對方可是存了殺心的。

秦昊頭垂低:“暫時冇有……”

“繼續查,一定要把人揪出來!”冷厲誠聲音又冷了幾分。

敢動他的人,不要命了!

“是!”

正說著話,病房門被敲響。

秦昊主動過去開了門,是個穿著護工衣服的高大男人,唇角掛著熱情燦爛的笑容。

“您好,請問這裡是冷厲誠冷先生的病房嗎?”

秦昊警惕地看著對方:“你是誰,怎麼知道這裡的。”

護工從包裡拿出一疊證明:“這是我的各項證明,還有護工證,工作證,身份證,健康證,對了,這三個是公司頒發的年度優秀護工之星的證書。”

“我知道冷先生的身份比較特殊,您放心,我們可以簽署保密協議,這些李小姐都交代過的。”

聽到李小姐三個字,秦昊狐疑看他:“你是李小姐請的護工?”

“是啊!”護工說著還不忘拿出手機通訊記錄來證明。

“怎麼回事!”

病房裡間,冷厲誠聲音傳出來。

秦昊硬著頭皮把人帶了進去。

“冷總,您瞧李小姐還是很在意您的,這還專程給您……找了個護工。”-臂,指腹煩躁地敲在冰冷的檯麵,“我連預約的資格都冇有嗎?”“不是不是。”前台慌忙解釋:“冷先生,我這邊預約記錄顯示要一週之後冷總纔有空……您看您要是方便的話,我給您預約下週的時間可以嗎?”一退再退,一忍再忍。冷言政的怒氣達到了極點,他深深吸了口氣,壓製著全部的怒火,咬牙挽尊說道:“不用了,既然公司不方便,我就回家見他。”“好好,抱歉啊冷先生。”前台小姐陪著笑臉目送藏著怒火的男人離開了公司。冷言政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