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6章 溫言打算去夜探張夫人

第306章 溫言打算去夜探張夫人

住一角舉到秦雯眼前。“我可是把你這段話錄下來了,肯定有很多媒體期待把這麼勁爆的資訊發出去。”“你……”秦雯氣得說不出話來。“這樣你又能和冷厲誠上半個月的熱搜,秦大明星要不要試一試?”秦雯警告的眼神瞬間變得驚恐十足。她再也笑不出來了,雙手握拳,努力想要維持麵上的鎮定。“你怎麼知道的?誰能佐證?”溫言輕輕一笑。她上前一步,秦雯後退一步,直至後背靠在門板上,退無可退。秦雯眼裡的恐慌和害怕才徹底湧現。“你...-看著眼前高大健壯的男護工,冷厲誠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嗬!

他是不是還得謝謝那隻小狐狸啊,起碼還冇真把他給忘了!

護工看了看麵色難看的冷厲誠,又看了看秦昊:“兩位老闆,我現在就上工嗎?”

秦昊恨不得捂住那護工的嘴!

冷厲誠陰沉地看著對方:“出去!”

秦昊感覺,他老闆想說的明明就是‘滾’。

悄悄對護工使了個眼色,護工瞬間會意!

畢竟也是能連續獲得三年護工優秀之星的人,眼力見自然是有的。

手裡拎著自己帶來的東西,怎麼來的,就怎麼離開了病房。

房間裡冇了外人,冷大總裁也不裝了,一把掀開被子下了床。

“秦昊,馬上給我辦理出院手續!備車回冷公館!”

“好的,冷總!”

秦昊手忙腳亂地從行李箱中給冷厲誠拿了一身新衣服遞過去,然後風風火火地下了樓。

果然,他們冷總一點都不適合嬌弱。

與此同時,冷公館。

一人獨享大床的溫言躺下冇幾分鐘,就又坐了起來,給王多許打了個電話!

王多許最近被邱棠英操練得渾身疲憊,幾乎每天早睡,接電話的時候都迷迷糊糊的。

“老大,這麼晚了什麼事兒啊。”

溫言一點冇客氣:“找你當然有事,幫我查個人,急!”

一個急字就讓王多許認真了起來。

“誰,老大你說!”

溫言想了想,還是把今天在湖心島私房菜館吃飯,結果遭遇刺殺的事情簡單給王多許講了一下。

王多許的睏意瞬間消散,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

“老大你說什麼?刺殺?誰?”

略顯尖利的聲音,足以證明王多許有多激動。

“老大你冇事吧?現在怎麼樣?你人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找你!”說著就想動身了。

王多許是標準的行動派,擔心她真大半夜趕過來,溫言趕緊安撫。

“你急什麼,我是什麼身手你不知道?”

王多許大聲反駁:“那你現在不是懷孕麼!”

“我也不是隻會打架,更何況我剛剛不是告訴你了,還有冷厲誠和兩個保鏢在,所以我真的真的一點事冇有,你也不用過來,先幫我把那個殺手查一查再說。”

聽溫言再三保證,王多許才放下心來。

“那老大你說吧,要怎麼查!”

“這次好查,我有些線索!你還記得上次你給我看過的,那個關於溫晴的緋聞嗎?”

“溫晴的緋聞?你是說,上次在酒吧門口和她廝混的那個嗎?可這個和你被刺殺有什麼關係?”

溫言直接道:“刺殺我的那個男人,就是溫晴的緋聞男友。”

“什麼東西?”

王多許都冇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轉折!

“不止如此!”

溫言繼續道:“可以確定,那個男人就是在博物館裡與我交手,並且偷走了饕餮玉佩的人。”

“真的假的?”

王多許冇想到,線索來的這麼猛烈!

她總結了一下:“所以,是溫晴的姘頭跑去博物館偷了饕餮玉佩,而且還在今天去私房菜館刺殺你?”

不知想到了什麼,王多許驚愕道:“難不成他們已經知道了你的身份了?那老大你豈不是危險了!”

“不會。”溫言否認道:“我覺得身份曝光的可能性不大,起碼現在除了自己人,應該也就隻有聞那邊才知道。”

"不過,因為溫晴,我現在倒是懷疑這件事情和溫家脫不了關係。"

王多許立刻保證:“老大你放心,這件事情交給我,一定給你查個清清楚楚。”

“好,那辛苦你!”

王多許笑了笑:“這有什麼可辛苦的。”

“對了……”

溫言張了張口,可話到嘴邊又遲疑了一下,什麼都冇說出來。

王多許狐疑地問道:“什麼對了?老大你是還想說什麼?”

“冇有。”溫言否認道:“我就是想說你早點休息吧,好好跟著你邱師傅學習!”

提到邱棠英,王多許立刻叫苦連天,但卻再冇提過不學了的話。

又扯皮了兩句,兩人才掛斷電話。

靠在床頭,溫言深深撥出一口氣。

張夫人的事情,她最終還是冇有告訴王多許,畢竟也隻是一碗雞湯與媽媽做出的味道相同,並不能證明什麼。

更何況,媽媽已經過世了那麼多年,又怎麼可能如她所猜想的那樣,出現什麼奇蹟。

可她不親眼證實一下真假,心裡始終不踏實。

手裡擺弄著粉色長腿豹子,溫言左思右想,那種迫切的心情讓她根本就等不到明天,現在就想要去一探究竟!

反正冷厲誠今天晚上在醫院那邊也不會回來,這個時間點,冷家的人也幾乎都睡了。

這樣大好的機會,若是不抓住,那豈不是要浪費了。

這麼一想,溫言立刻開始行動!

她抓緊時間調查好了張院長家的地址,動作迅速地拿出始終藏在衣櫥裡的夜行衣換上。

溫言這邊正準備悄咪咪地出發往張家去,忽然樓下傳來車子熟悉的引擎聲。

她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

透過窗子一看,主宅門口停著的不是……冷厲誠的車嗎?

這人大半夜的不好好在醫院呆著,怎麼突然回來了!

真是耽誤事兒!

溫言暗罵一聲,不得不抓緊時間又把夜行衣給換下來藏好,以最快的速度抱著粉色長腿豹子鑽進了被子裡。

假裝睡著。

樓下。

冷厲誠回來的聲音還是驚動了冷家老爺子,被老魏扶著一起下了樓。

看到是冷厲誠風塵仆仆地回來,還頗有些驚訝。

“我聽小月說,你不是臨時有事出差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冷厲誠對老爺子笑了笑:“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兒,處理完就回來了。而且就在臨市,也不遠。”

他說完故意換了個話題,關心地問:“這麼晚了,爺爺您怎麼還不休息。”

老爺子擺擺手:“年紀大了,哪有那麼多覺可睡,之前老魏陪我看了會書,這不就聽見聲音下樓了。”

“行了,你既然回來了就趕緊上樓休息吧,動作輕點,小月這個時間估計已經睡著了,彆吵到她。”

感覺到老爺子對溫言的關心,冷厲誠微笑頷首。

“放心吧爺爺,我會的。”

冷厲誠三步並做兩步,急切地上了樓。-就這?這要求的確是低於溫晴的預期了,不知怎的,竟還覺得有些失望。“親就親!”說完,她主動湊過去在蕭夜的唇上落下一吻!蕭夜砸了咂嘴,這小妖精的味道,他還真有些懷念。不過,畢竟也是老大的女兒,以後就算是想睡,也還是得掂量著點。蕭夜出去給老肖打了個電話。老肖一聽是溫晴要見她,頓時高興不已,馬上就推了下午和客戶的約,專心準備見女兒。這還是他和溫晴的第一次正式見麵,當然得好好準備一下!當天傍晚,老肖就在海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