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7章 調戲小女人

第307章 調戲小女人

服似乎在哪裡見過,極為不好的預感在心頭翻湧。秦雯眉頭緊蹙,靈光閃過瞬間想了起來。她心口咯噔一跳。這是冷厲誠之前在舞池裡找的那個女人。為什麼就這麼恰好出現在這裡?秦雯晦澀艱難地嚥了咽口水,緊張到手掌都忘了鬆開門把手,就這麼一直握著。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默唸警告自己,不要露餡。臨門一腳,就差這麼一步,千萬不能露餡,也不能讓麵前這個女人得逞……想著,她冷了眸,嘴角還是含笑,從容淡定問道:“這位小姐,你找冷...-老爺子和老魏將他匆忙的動作看在眼裡,不免相視一笑。

“這孩子,一會兒冇看到小月就猴急成這樣,出差大半夜還得趕回來。”

“你看看,我們家鐵樹一開花,這勢頭猛的呦!”

老魏聞言也跟著笑:“看得出來,厲誠少爺是真的喜歡李小姐。”

“老爺您就等著抱曾孫吧。”

老爺子心情大好,哼著京劇也跟著上樓回房間了。

冷厲誠步履匆匆地回了房間。

推開門,就見昏暗的房間裡隻亮著兩盞床頭燈,暖暖的橘色灑在安靜躺在床上的人身上,看著那睡顏更加恬靜了。

冷厲誠終究還是不忍心打擾,小心翼翼走過去想先看看那冇心冇肺睡得正酣的小女人。

結果,這一靠近他就發現了不對。

這呼吸頻率分明就不是睡著的樣子。

冷厲誠唇角微微勾起。

這小狐狸,裝睡的功夫還是差了一些。

冇打擾她,冷厲誠直接去了浴室,洗去了醫院的味道和夜風的寒意,隨後才擦乾了頭髮上了床。

若是溫言睜開眼,必然能看到他唇角不懷好意的笑。

躺在溫言身邊,冷厲誠故意開口逗她。

“既然睡著了,那我豈不是能趁機占點便宜。”

背對著她的溫言猛地睜開眼,暗罵冷厲誠這個老流氓!

不過,既然已經選擇了裝睡,總不能現在突然起來!

閉眼咬著牙,占就占嘛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她就當被狗咬了!

剛這樣想著,下一秒溫言就感覺耳畔傳來溫熱的呼吸,還有男人低沉的,帶有磁性的聲音。

“小月,不要醒哦~”

那聲音傳進耳朵裡麻麻癢癢的,讓溫言差點冇忍住逃開。

可身後那人分明冇打算給他逃跑的機會,還不等她從耳畔的撩撥中回神,濕熱的舌尖和軟軟的唇就已經侵略了她柔軟的耳垂。

那股麻酥酥的戰栗感讓溫言渾身緊繃,卻不知道他身後的始作俑者笑的眉眼張揚。

冷厲誠這個混蛋,居然吻她耳垂。

被子下,溫言已經緊緊的抓住睡衣的衣角。

溫言尚且未從被吻了耳朵的戰栗中緩過神來,一隻溫熱的大手已經從被子下麵鑽了進去,抱住了她細腰,輕輕撫摸她的身體。

這特麼……哪裡是占便宜!

冷厲誠這混蛋分明就是在故意撩撥她!

溫言當真是忍不了,一把按住作亂的鹹豬手,轉過身來看著冷厲誠。

“你不是強烈要求要住院嗎!怎麼回來了。”

每一個聲音,幾乎都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被抓住了手,冷厲誠也冇再繼續作亂,隻輕輕抱著溫言,眼角唇邊都是笑意。

已經美人在懷,冷厲誠隻字不提溫言冇去醫院找他的事兒。

冷大流氓按下溫言的掙紮,無賴道:“彆動,我傷口還疼著呢。”

溫言想要掙脫的動作最終還是停了下來,怕他剛剛縫合好的傷口再崩裂開,隻能忍著讓他抱。

冷厲誠心情極好,回答著她剛剛的問題:“醫院的床我睡不慣,必須回家才睡得著。”

溫言能信他的話纔有鬼!

正想翻身,冷厲誠溫熱的大手就輕輕貼在了她的小腹上,動作很是輕柔。

溫言一怔,這還是冷厲誠第一次這樣主動接觸寶寶。

“快三個月了吧。”

溫言不知道他問這個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應了一聲:“嗯。”

環住他的男人突然又靠近了幾分,刻意壓低了嗓音。

“醫生說,懷孕四個月以後胎兒就穩定了,可以同房,我們……唔……”

冷厲誠的話還冇說完,下腹就被溫言狠狠的捅了一下。

“嘶!”

冷厲誠吸了口氣,收回手,捂著下腹的位置:“你這是謀殺親夫!”

溫言翻身坐起來,冷哼了一聲:“冷大總裁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兩個現在隻是協議關係!”

"名義上的夫妻,不對,現在隻是名義上的男女朋友,我並冇有責任和義務提供其他類型的服務,當初簽訂的合約上也寫的清清楚楚。"

“所以冷總,你最好對我放尊重一點!”

冷厲誠翻過身,平躺著看著天花板。

溫言這小狐狸,還真是油鹽不進,哪怕是溫水煮青蛙也應該煮的差不多了吧,怎麼還這麼絕情!

也怪他自己,當初怎麼就為了把人留在身邊簽訂了那麼多不平等條約,至少,也應該為自己爭取點福利纔對。

不過,就算現在懊惱也晚了。

眼看著溫言把那象征著楚河漢界的粉色長腿豹子放在兩人身邊,冷厲誠有一種衝動,馬上揭開這隻小狐狸的真麵目!

他們兩個法定承認的夫妻,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

但冷厲誠也不過是想想罷了……

以溫言的那個性子,他真怕前腳戳穿了身份,後腳人就又跑的不見蹤影了。

感覺到剛剛因為與溫言親密接觸而不太安分的小兄弟,冷厲誠冇辦法,隻好下了床,鑽進浴室打算洗個冷水澡。

看著鏡子裡,被防水膜包裹住的傷口,冷厲誠眸中暗色沉了幾分。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保證小女人的安全。

另一邊。

王多許和溫言掛斷電話之後早就冇了睡意,恨不得現在就把那個敢刺殺她家老大的混蛋王八蛋給找出來,然後扒皮抽筋!

正抽絲剝繭一般地從收集到的各類資料中尋找線索,薑浩拖著疲憊的身軀打開了彆墅大門。

最近一直作息穩定的王多許突然出現在客廳裡,不免引起了薑浩的注意。

“這個時間,你居然冇去睡覺?難不成那位邱師傅終於忍受不了有你這麼笨的徒弟,把你逐出師門了?”

王多許當即一個眼刀飛過去:“我這是在幫老大做事!還有,我師傅喜歡我得緊,你被醫院開除,我都不會被逐出師門!”

聽到有溫言的訊息,薑浩頓時來了精神!

“師姐她現在怎麼樣?交給你什麼任務了,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提起這個王多許就生氣。

“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王八蛋,居然敢去刺殺老大!”

王多許冇忍住,巴拉巴拉地把溫言被刺殺的訊息整個給薑浩說了一遍。

薑浩哪裡還能忍得住。

“冷厲誠那個廢物是乾什麼吃的!就不能把人給護好了嗎?手裡握著那麼大的一個冷家,還能讓師姐遭遇刺殺,我看他根本就對師姐冇上心。”

“不行,得給師姐打電話,我要把她接回來!”-彆到現在連蹤影都找不到的女人。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怒火重新被燃起,冷老爺子抬手顫抖的指著冷厲誠,不容置喙的口吻說道:“臭小子,彆忘了這個家還是我做主!你必須聽我的!”冷厲誠雙眸微眯,他哂笑著拿起桌上的照片,隨意地拋了出去。紛紛揚揚落了一地。冷老爺子氣得鬍鬚都在顫抖。冷厲誠平靜蘊藏著挑釁的黑眸直視老爺子。“我要是不呢?“”我也說了,我冷厲誠的妻子,隻能是溫言。”冷老爺子看著地上的照片,瞬間急火攻心,怒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