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8章 薑浩來冷公館搶人

第308章 薑浩來冷公館搶人

言猛地坐直身體:“你說饕餮玉佩?”這怎麼可能?饕餮玉佩不是已經被冷老爺子捐贈給博物館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黑市?“照片我看下!”王多許立刻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打開,熟練地進到黑市的網站裡麵,把螢幕轉向溫言。“玉佩也是近期纔剛剛掛出來的,不過因為標價太高,到現在基本無人問津,老大你看就是這個……”溫言緊緊盯著螢幕,眼底滿滿都是震驚。螢幕上的高清照片,正是一枚碧綠的饕餮玉佩。跟博物館那枚一模一樣!她沉默...-我們都噤聲,繼續看向畫麵。

隻見畫麵中的吳曉彤走到天台的邊緣後,被護欄擋住,她停住了腳步。

這個時候,她回過頭看了一下自己來時的路,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了一絲變化。

“她在看什麼?”楊冰倩驚呼。

“不像!”我搖頭,畫麵裡的吳曉彤確實是回過了頭,望了一眼。

我趕緊暫停,試著放大了一下畫麵,她的那張姣好的臉上,竟然掛著一絲笑意,我突然有種她是在透過畫麵看向我,衝我邪肆一笑的感覺。

我的心,‘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驟然漏跳了一拍。

下一秒,我趕緊恢複了原來的視頻播放,這時的畫麵中,吳曉彤已經伸出手,抓住了護欄直接翻了過去。

然後站在天台的邊緣,昏暗的燈光下,她白色的睡衣格外的醒目,她站在邊緣向遠處眺望著,然後伸出了雙臂張開,半分猶豫都冇有,就向前邁去。

我的手本能的隨之一抖。

對,她就是向前邁去。

猶如正常走路一般,踏向空中,而不是雙腳起跳蹦下去的。

那一道昏黃的白色,瞬間向下墜落。

“我去……”楊冰倩一聲驚呼。

我的心也隨著那道身影的消失而狂跳。

說實話,我非常憎恨吳曉彤,恨的每個細胞都在嘶吼,讓我撕了她。但是看著她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就消失在畫麵裡,預示著她已經隕落。

我總有些不甘,那種心情很複雜!

是便宜了她,還是對她惋惜,還是冇能好好的懲罰她一下……說不好!

反正,心裡有些塞!

我默默的又將畫麵調回去一下,再次放大她的最後一笑,定格在螢幕上。

楊冰倩趕緊收回了她的視線,不悅的提醒了我一句,“你快彆看了!小心做噩夢!這可太陰森森了!”

我心裡腹誹,噩夢我已經做過了,確實真正陰森的,並不是吳曉彤這邪肆的笑。

她笑的很邪肆,有那麼一瞬間,我都懷疑,她究竟是不是被致幻劑驅使的,這副笑意明明就是很清醒的狀態。

沈括伸手從我的手中抽走了手機,也掃了一眼被我定格的畫麵,像似自言自語的說,“其實,讓我們疑惑的是,她體內的致幻劑,是怎麼進入她的體內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呀?”我不解的看向沈括問了一句。

沈括看向我,“因為,警察將她從你這裡帶離後,到她死亡的這段時間,是5小時45分鐘。

這期間警車駛回警局需要25分鐘,然後下車給帶進警局的小會見室,不到10分鐘。給她關在裡麵無人問津是1個小時20分鐘。”

“為什麼會無人問津?”我不解的問沈括。

“警察也想從她那打開突破口,暗中觀察她的舉動。”沈括給我合理的解釋。

我的腦海裡出現了電視劇裡的畫麵,人被關在裡麵,外麵警察通過大玻璃,看著裡麪人的一舉一動。

我理解的點點頭。

“然後有警官跟她談話,談話過程45分鐘。結束後,再由警車送回她的住所,然後她就冇有在離開自己的住所。

這期間,她的住所冇有任何人到訪。手機也冇有來電,冇有訊息!然後就是你們看到的監控狀態,她直接赴死!奇怪吧?致幻劑哪來的?”沈括攤開手。

我們幾個都麵麵相覷。

“如果是她自己呢?”我看向沈括,猜測到。

沈括搖搖頭,“不太可能!冇有人對主動赴死還這麼坦然!藥絕對是有人下的!”

我們幾個人聽了沈括的話,感覺後背冰涼,簡直細思極恐,那給吳曉彤遙控下藥的究竟是誰呢?-淡的水光:“好。”冷厲誠在一旁看得有些心疼,不過想到什麼又輕輕勾了勾唇。另一邊的冷翼集團。十幾位股東坐在會議室裡,氛圍靜默接近冰庫。冷嚴政和冷厲南也坐在桌前,偌大個會議室裡冇有一個人說話。氣氛很壓抑,長桌前的每個人都在思忖著什麼。冷厲南微微垂著眸,眸色有點冰冷。驀地有一個人開了口;“怎麼?冷翼冇了冷厲誠,老爺子也撐不住了?”另一人嗤笑道:“黃德鴻,早上老爺子暈倒被送進醫院,你心裡冇數?”黃德鴻是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