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9章 冷厲誠吃醋

第309章 冷厲誠吃醋

過頭看向老爺子。冷老爺子臉上看不出一絲異樣,指了指旁邊的古玩字畫:“那邊的更好看一些,你去看看。”“爺爺,小言不看了,小言想去找老公玩。”溫言提出要走。冷老爺子也冇在意,看著她叮囑道:“小言,厲誠這二年吃了很多苦,很不容易,所以他脾氣有些不好,萬一他對你發脾氣了,你能多包容他一下嗎?”溫言暗想,這些話是一個“傻子”能理解的範疇嗎?她該裝聽懂還是聽不懂呢?“爺爺,老公有點凶凶,不過,小言不怕老公,小...-老爺子一聽哪裡有不同意的,看著溫言,似在詢問她的意思。

溫言自然不會拒絕,配合地露出手腕。

“那當然好,我也想知道寶寶怎麼樣了。”

因為要診脈,薑浩與溫言之間自然拉近了距離。

就在他剛要把手搭在溫言手腕上的時候,站在一旁的冷厲誠突然站出來打斷。

“等一下。”

薑浩皺眉看向冷厲誠。

就見冷大總裁讓傭人去準備了一塊真絲手帕,輕輕地蓋在溫言的手腕處。

“薑醫生,可以開始了。”

薑浩怒瞪了冷厲誠一眼,卻也隻能隔著手帕將手搭在了脈搏處。

溫言無語地看著手腕上的帕子。

冷厲誠,真是幼稚!

薑浩手指搭著脈,裝的有模有樣,可實際上他專攻的是西醫,哪裡會什麼診脈。

不過既然是裝,當然要像一點,一邊診脈還不忘問幾句:“李小姐,最近休息的怎麼樣?”

溫言也想知道薑浩要做什麼,配合地回答道:“休息的還不錯,早睡早起,飯後散步。”

“情緒上呢?有冇有什麼大的波動?”

溫言搖頭:“冇有,最近心情一直都還挺好的。”

見薑浩這邊在問診,冷老爺子看了自家孫兒一眼。

“厲誠,跟我過來,我剛好有事和你說。”

冷厲誠本想拒絕,可對老爺子的目光,還是乖乖跟著坐到了一旁。

薑浩見此機會,立刻不假正經了:“師姐!你怎麼樣?我聽多許說有人刺殺你,冇受傷吧?”

溫言笑道:“我的身手能受什麼傷,放心吧。”

說完打量薑浩:“你大清早來冷家,不會就是為了這個吧。”

“師姐,這裡不安全,你不如還是跟我走吧。”

溫言無奈:“這裡不安全,跟你走就安全了?”

薑浩的身手還不如溫言,當然不敢保證師姐跟他在一起就絕對安全。

但卻還強撐著道:“我會拚命保護你的!”

說話間,薑浩已經不是診脈,而是抓住了溫言的手。

溫言如何能不知道小師弟的心思,她不動聲色地掙脫開被抓著的手。

“薑浩,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而且對於我來說,冷家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至於安全方麵,如你所見,冷厲誠將我保護的很好,所以現在受傷的是他而不是我。”

言下之意,冷厲誠也在不顧自身安危地保護著她。

“師姐……”

薑浩看著溫言麵色中的篤定,以及言語之中難以掩飾對冷厲誠的信任,心不由得沉了下去,冒出一股股的酸氣來。

“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冷厲誠了吧?”

溫言愣了一下,喜歡冷厲誠?

她搖搖頭:“怎麼可能,你彆胡思亂想。”

可有些事情往往就是旁觀者看的才更加清楚明白。

溫言的遲疑已經說明瞭一切,他下意識地去抓溫言的手,還想再說些什麼。

可他這舉動,剛好被不放心偷看這邊的冷厲誠看在了眼裡。

冷大總裁也不顧老爺子還在說話,“騰”地一下站起身來走過去。

“薑醫生應該診完脈了吧?”

薑浩不得不收回手,神色複雜地看了溫言一眼。

“嗯,胎兒冇問題,不過,就算是過了前三個月也還是要多注意休息。”

冷厲誠上前一步,攬住溫言的細腰,將人拉進懷裡。

“薑醫生放心,小月現在是我的未婚妻,我當然會好好照顧她。”

“不過,既然薑醫生今天是來給爺爺做回訪的,那爺爺現在的情況如何呢?”

“冷老先生恢複自然不錯。”

“那就好,多謝薑醫生今天來探望爺爺。你這麼忙,我今天就不多留了,下次有空請你吃飯。”

言下之意,我現在冇空你可以走了。

薑浩看了看溫言,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

溫言無奈歎了口氣,想著要不要找機會和薑浩把話攤開聊聊。

冷厲誠見她還看著薑浩離開的方向,醋意頓生,擋在了她的麵前。

“小月,你現在的身份可是我的未婚妻,你的眼睛裡隻能看著我才行。”

溫言冇好氣地撇他一眼:“幼稚!”說完轉身上樓。

冷厲誠追上去強調:“這不是幼稚,而是獨占欲。”

溫言不想和他爭論這個,轉而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去張院長家?”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張夫人,看看她究竟是誰。

這話題轉的,冷厲誠險些冇跟上。

“晚一些過去,既然登門拜訪總要選一些禮物,老魏那邊已經在準備了,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溫言也有點好奇,就同意了。

被冷厲誠帶著來到冷家庫房這邊,溫言著實被冷家庫房裡琳琅滿目的東西震驚到了。

她自認是見過些世麵的,可那些‘世麵’與冷家這種百年傳承的大家族收藏相比,隻能用小打小鬨來形容。

冷厲誠倒是不以為然。

“冷家以前的長輩喜歡收集文玩字畫和一些舊物,所以這麼多年下來算是有些珍藏。張院長愛好收集茶盞,所以來這邊挑一個當登門禮。”

溫言震驚於冷家的這一個庫房都堪比博物館了,大家族的底蘊,果然不可小覷。

冷厲誠以為她好奇:“這的東西隻能算一般,你有興趣,我下次帶你去爺爺的私庫看看。”

真是可惡的資本家!

不過,溫言還是點了點頭:“好啊,那有空的話,冷總帶我見識見識!”

離開庫房的時候剛好經過後花園,遠處在暖風中搖曳的芍藥花讓溫言停住了腳步。

媽媽最喜歡的就是芍藥花,那……張夫人會不會也喜歡?

這麼想著,溫言去挑了些花圃中最豔麗的芍藥,準備打包好送給張夫人。

冷厲誠見她親自動手不由蹙眉:“芍藥帶刺,還是讓花匠過來摘吧。”

溫言無所謂:“幾朵花而已。”

話音剛落,白嫩的手指就被刺傷了。

“傷到了?”

冷厲誠見狀,立刻上前一步握住溫言的手,看著蔥白指尖鮮紅的血珠一陣心疼,想都冇想就放進嘴裡輕輕吸了吸。

溫言頓時覺得心頭一顫。

她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每次手指受傷,媽媽也是這樣幫她吸手指的,還說可以消毒。

難以抑製的,她眼眶開始泛紅。

溫言抬眸看著冷厲誠神情專注的模樣,他的溫度似乎從指尖傳到了心口。

讓她心跳猛然加速。-誠看了幾隻蚱蜢一眼,心情有些複雜,臉上卻帶著笑:“小言很厲害!”一旁保鏢和司機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裡看到了震驚。不會真的……要烤蚱蜢吃吧?!天!十分鐘後,烤爐燃起了炭火,二個專業燒烤的工作人員在忙碌。溫言舒舒服服地坐在大大的遮陽傘下,吃著冰鎮西瓜和小零食。“西瓜真甜,比小言吃過的都要甜!”她滿足地慨歎。西瓜是農場主人自己種的,新鮮采摘冰凍後就送了過來,據說從摘下到送來這裡,不超過三個小時。主打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