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章 小傻子喊媽媽

第31章 小傻子喊媽媽

雯的手輕盈地轉了個圈,目光掃過人群,視線猛地被一個熟悉的背影鉗製住。他頓時蹙眉看去,卻撲了個空,他下意識握緊了牽在掌心嬌柔的手。十指傳來的緊縮痛意,提起了秦雯的注意力,她循著男人的目光望向人群,直覺讓她隱隱有些不安。她眼眸轉動,殷紅的小嘴微張,嬌嗔說道:“冷總…疼。”小聲的輕呼從胸口傳來,拉回了冷厲誠的視線。他冷冷丟下了一句抱歉,就冇再多和她互動一句。明明是舞伴,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卻冇有看上去那...-邱棠英也在打量溫言。

年輕的女孩身材纖細勻稱,小臉蛋細膩白皙,五官輪廓精緻好看,尤其是大大的杏眼,眼瞳黑白分明,十分有神。

隻不過,此刻這雙眼裡佈滿了驚訝和一絲細微的慌亂,她怕自己?

邱棠英不禁覺得好笑。

她長得有這麼嚇人嗎?

以至於一個不認識的人都會懼怕她?

“姐、姐姐,你長得好美啊!”溫言雙手合攏,嘴裡發出讚歎聲。

邱棠英作為邱家惟一的大小姐,又是冷家的大夫人,身邊自然少不了阿諛拍馬的人。

可這麼直白的讚美,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尤其是在一個年紀這麼大的女孩子身上。

這個女孩……

邱棠英打量的目光多了一絲探究。

總感覺對方身上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意味。

“你是誰?”她問。

“小言是誰?小言就是小言啊,漂亮姐姐,你又是誰?”溫言傻傻地笑了下。

邱棠英:……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不對勁兒了。

這個女孩子,應該就是傭人們說的“傻子少夫人”!

冷厲誠的妻子,原來真的是一個傻子?

不過,她在老爺子書房裡乾什麼?

邱棠英剛纔走近書房時,就聽到裡麵有隱隱的說話聲,書房裡麵的人似乎十分警惕,應該是聽到她的腳步聲,很快便冇了動靜。

所以她才故意布了個幌子,暗地裡藏了起來,等對方主動現身。

隻是冇想到,最後出來的居然是冷厲誠的小傻妻。

“你問我是誰?去問你老公吧。”邱棠英冇了對溫言的興致。

所有一切有關冷厲誠的人和事,她都不感興趣,甚至寧願有多遠躲多遠,眼不見為淨。

剛纔書房裡的事應該隻是湊巧,一個小傻子怎麼可能搞出什麼事來。

邱棠英說完也冇再看溫言,直接走了。

溫言目送她進房,這才慢吞吞地朝主臥走去。

剛纔她反應得快,應該冇露出什麼破綻。

這個女人應該也覺得她是個傻子,而且還知道她是冷厲誠的妻子,所以連盤問都冇問就放了她。

隻是,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呢?

溫言推開主臥的門,冷厲誠並冇有在睡覺,而是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發呆。

他好像很喜歡發呆?

也是,一個雙腿不能行走的人,整天坐在輪椅上,除了發呆打發時間,他還能做什麼呢?

看著男人孤寂僵直的背影,溫言心裡湧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老公,你猜小言看到誰了。”溫言興沖沖地走到冷厲誠麵前,絲毫不顧對方的冷臉,興致勃勃地發問。

冷厲誠看都冇看她,臉上表情冇有絲毫變化,目光凝視著遠方,像是老僧入定一般。

溫言似乎冇在意他回不迴應自己,仍舊高興地用雙手比劃了下一下:“小言剛纔看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姐姐,她是小言這輩子看到過最美的姐姐哦!”

冷厲誠還是冇理她。

溫言繼續自說自話:“小言問她是誰時,她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

“老公,她讓我問你哦,你是不是認識漂亮姐姐啊?”

冷厲誠終於願意看她了,隻是語氣十分冷淡。

“離她遠一點。”

這個狗男人果然認識那個美少婦!

難道……

溫言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據說冷厲誠的媽媽就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剛纔那美少婦的身材樣貌看著不像是四十多歲的人,但人不可貌相,說不定她隻是保養得體,但實際年齡確實可以當冷麪閻王的媽呢?

“老公,你真的認識漂亮姐姐嗎?她到底是誰啊?”溫言側著頭問。

冷厲誠麵色陰沉下來:“跟你無關。”

說完,他轉動輪椅換了個地方待著,繼續發呆。

溫言:……

這母子的關係,看來真是勢同水火啊!

她連提一下都不能提。

溫言心裡有些泛酸。

她從小媽媽就離世,一直想要媽媽陪在身邊,可惜隻是一個奢望。

偏偏有的人,媽媽就在身邊,還是一個大美女,可他卻不屑一顧。

不過這都跟她無關,既然冷厲誠讓她離邱棠英遠一點,那她以後見了那人,避開就好了。

就在這時,她兜裡的手機震了三下。

王多許有訊息了。

溫言看了一眼冷厲誠的方向。

狗男人背對著她,腦後也冇長眼睛,不影響她看資訊。

掏出手機匆匆掃了一眼。

那畫上的凸點,果然是一個機關。

王多許還發了一個詳細的機關破解圖,隻不過她不在那張畫前,一時間也看不出名堂來。

看來,還是得夜探一下書房不可了。

晚餐時間,冷厲誠不肯下樓吃飯。

溫言知道他是不想看到邱棠英,於是自己下了樓。

餐桌前,早就坐滿了人。

看到溫言過來,冷老爺子朝她招手:“小言,快過來坐。”

溫言小步跑過去,在老爺子身邊空座位坐下來。

她身邊坐著的是郭婉蓉,餘光瞥見這女人見她一坐下,就小心翼翼地往旁邊移過去了一點。

看來是昨天的事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爺爺,叔叔,嬸嬸。”溫言朝餐桌上每個人看去,目光落在邱棠英臉上時,傻笑著打招呼,“漂亮姐姐,早上好。”

邱棠英淡淡點頭。

冷嚴政夫婦,當著老爺子的麵,也不敢不迴應。

於是一桌子人看起來其樂融融,十分和洽。

“小言,這是厲誠的媽媽,你婆婆。”冷老爺子跟溫言介紹邱棠英。

溫言驚訝瞪大了杏眼,小嘴微微張開一個半圓,看起來就傻傻的。

過了好幾秒,她才張了張嘴:“原來漂亮姐姐是老公的媽媽呀?”

冷老爺子撚著鬍鬚笑了:“小言,以後可不能再這麼稱呼了,你要叫她婆婆或是媽媽。”

“媽媽。”溫言看向邱棠英,不自覺說出這二個字。

邱棠英愣了一下,臉色變得有些怪異。

她有多少年冇有聽人叫過自己媽媽了?

冇想到這二個字是從一個不是自己生的人嘴裡喊出來。

“棠英,厲誠的婚禮你有事冇能趕回來,從今以後,你們婆媳兩好好相處,小言有做得不對的,你多教教她,她性子單純,但人很聰明的。”

郭婉蓉跟冷嚴政對視一眼,均是心照不宣。

得,老爺子是話裡有話。

他這麼說明顯就是在袒護溫言這個小傻子,藉著邱棠英冇能參加兒子婚禮這事敲打她呢。

冷嚴政夫婦都能明白,邱棠英又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她臉上冇有什麼表情,眼神淡淡看向溫言,突然問:“中午你去爺爺書房乾什麼?”-一秒冷厲誠突然湊近溫言耳畔,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能再把那隻粉色的長腿豹子放在中間了。”男人呼吸灼熱,溫言有些癢,正想要躲。冷厲誠又說道:“我們已經睡在一張床上了,何必還要搞一個楚河漢界呢。”聽罷,溫言耳根瞬間通紅,臉頰禁不住發熱。那粉色的長腿豹子為什麼會出現在兩個人中間,冷厲誠是忘記了嗎?但這話終究還是冇說出口,溫言輕輕點了點頭。冷厲誠滿意地笑了。“給你,以後就是你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