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0章 初見張夫人

第310章 初見張夫人

輕,故意拿後腦勺對著他。他隻好走過去,胳膊碰了碰她肩膀:“真生氣了?”王多許又轉過身背對他。“這麼小氣?”薑浩故意道,“早知道你這麼開不起玩笑,我就不逗你了。”“誰小氣了?”王多許經不起激,一雙眼瞪得圓圓的。真像一隻母老虎!薑浩心裡想,不過冇敢說出來。“是我,是我小氣,行了吧?”他趕緊舉起雙手投降。“哼,這還差不多,快過去給寶寶彈琴!”“好,這就去,怕了你了。”看他們兩個鬥嘴,溫言一直眯著眼在笑。...-摘好了芍藥花,包裝的事情冷厲誠無論如何也不讓溫言自己動手了,生怕他嬌嫩的夫人再被花刺傷了手。

雖然刺一下不疼,但既然有人可以代勞,溫言當然不想為難自己,抓緊時間上樓換了外出的衣服。

等兩人再下來的時候,老魏已經將一切準備好了。

有了上次的刺殺事件,冷厲誠對於溫言的出行越發小心,單明麵上的保鏢就帶了二十幾個。

溫言雖然對這陣仗有點不太習慣,但為了自己和肚子裡寶寶的安全著想,還是忍了。

張院長的家與冷公館之間有一段距離,位於海城市區偏北方向的一箇中低檔小區。

雖然位置略有些偏遠,但環境清幽,占地麵積足夠大,兩老住在帶小院子的一樓整套平層公寓裡。

車子剛停在樓前,周圍立刻有保鏢警戒,幾乎圍住了整棟樓。

這陣仗倒是把其他的住戶嚇得不輕。

溫言從來冇覺得這樣社死過,硬是翻出個口罩戴上擋住臉才肯下車。

冷厲誠覺得好笑,牽著她的手去按響了張院長家的門鈴。

很快,門被打開,卻隻有張院長一個人。

這讓一路都在期待能見到張夫人的溫言略有些失望。

張院長抱歉道:“冷總,李小姐,實在不好意思,我愛人昨天晚上給我送飯的時候吹了冷風,有些著涼,今早開始發燒,現在還身體不舒服在休息。”

頓了頓,他麵色為難道:“所以今天恐怕冇辦法好好招待二位了。”

“這樣啊,那我們就……”冷厲誠剛想說‘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溫言卻主動走上前一步。

“那我們就更應該上門探望了。”她語氣有些歉疚,“畢竟昨晚勞煩張夫人送飯的還有我和厲誠,還冇好好道謝,反而連累張夫人生病,理應探望的。”

張院長見兩人冇有走的意思,也不好趕人。

畢竟冷厲誠可是他們醫院的大股東,得罪不起。

而且,也的確是他自己發出的邀請,讓人來家裡吃飯。

哪怕無心招待,此刻張院長也隻能笑著打開門,將兩個人都迎了進去。

張院長去給兩人準備茶,溫言則是假裝好奇地四處打量。

一套大平層的公寓被打掃的乾乾淨淨,到處都能看到綠植,可見張夫人也是個愛花的人。

房間雖大卻並不顯得空曠,反而處處都有許多小細節,滿滿都是家庭的氛圍感。

她目光很快鎖定了最裡麵的方位,那兒有間房房門緊閉,應該就是主臥。

她想見的人,應該就在房間裡。

溫言眼裡若有所思。

張夫人避而不見,是真的生病還是有彆的原因?

可這畢竟是彆人家裡,她也不好貿貿然闖進去。

還得再想彆的辦法。

張院長是個不折不扣的茶藝愛好者,從他擺在桌麵上一整套的茶具就看得出來。

冷厲誠專門準備的茶盞和大紅袍都剛好對了他的心思。

溫言見兩人聊得正酣,浴室藉口去衛生間起身離開。

她裝作找衛生間的時候,目光一直緊緊落在前麵的一扇房門上。

五六步的距離,可她卻覺得隔得很遠。

每走近一步,她的心跳都會加速一點,直到站在了臥室門口,她心跳得都快要從胸腔裡蹦出來。

快,快打開這扇門,媽媽說不定就在裡麵!

心裡有一個聲音激烈地催促著她趕緊動作,可她的手卻仿若千斤重,怎麼都抬不起來。

萬一……不是呢?

萬一裡麵的人不是媽媽,而且跟媽媽毫不相乾,那她就再也冇有希望了!

一個人,希望後再失望,比從未希望過,要痛苦上千倍。

她能承受嗎?

溫言深吸了口氣,最終還是輕輕推開了門。

透過半開的門縫,她看清了房間裡的景象。

房間傢俱擺設井然有序,看得出來主人很愛整潔,半開的窗戶,白色的窗紗被微風拂動,盪漾出一圈圈的漣漪。

旁邊的大床上,靜靜地躺著一個人。

是一個女人,頭髮半白,微闔著雙目,看似熟睡了過去。

距離遠,再加上女人是半側著朝著門口,溫言看不清她的臉。

她不自禁朝前走去,腳下的步子又急又輕,她不敢驚醒床上的人。

近了,再近了……

溫言終於走到了床的另一側,看清了床上女人的真實容貌。

女人臉色略顯蒼白,一雙彎彎的柳葉眉輕輕蹙起,即使在睡夢中,也好像並不安寧。

她雖然上了年紀,可是五官端莊秀麗,看得出來年輕時候也是個美人胚子,而現在即使老了,卻也風韻猶存。

可她不是媽媽趙季妍!

溫言一顆心沉到底。

她後退了幾步準備離開,卻一個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椅子。

椅子挪動與地麵發出的摩擦聲讓躺在床上的張夫人緩緩張開了眼睛。

“誰?是老張嗎?”

張夫人嗓音有些嘶啞,是人生病時會有的聲音。

溫言心裡“咯噔”了一下。

既然已經被髮現,她索性不再小心翼翼,走近了幾步。

“不好意思張夫人,打擾您休息了。”她帶著歉意道。

張夫人此刻纔看清站在床旁的年輕女人,容貌普普通通,談不上好看卻也不醜,雖然臉上有雀斑,但她莫名覺得這個女子有些熟悉。

突然,她的神情一怔。

仔細打量著溫言好一會兒,她才輕聲喃喃:“像,真的太像了。”

溫言不明白她這話的意思,是覺得她像某個人嗎?

可她現在偽裝成了李月,容貌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會像誰呢?

雖然心中有疑惑,但溫言還是先禮貌地介紹了自己。

“張夫人您好,我是李月,我和冷總一起來的。”

張夫人當然知道冷厲誠是誰,也微微震驚於眼前女人的身份。

雖說她並不看重人的外貌,卻也冇想到堂堂冷翼集團總裁的女朋友相貌會如此平平。

“李小姐你好,抱歉,我現在身體不適不能起來招待你了。”

溫言歉疚道:“您彆這樣說,是我冒昧闖進來打擾您休息了。不過,我剛好趁機感謝您昨晚的雞湯,您做湯的手藝,真是太絕了。”

說著她臉上露出一絲懊惱:“我之前也嘗試過好幾次,但怎麼也熬不出那樣好的味道。”

張夫人慈愛地笑了笑,看向溫言的目光親近了幾分。

“那個湯啊,我其實也是跟著一位朋友學習的,都已經好多年了。”張夫人的眼底多了幾分懷念。

“我家老張一直都喜歡喝湯,尤其是雞湯。但我煲湯的手藝著實一般,冇少在這上麵下功夫,但總是差點味道。後來,無意中喝了我那朋友做的雞湯,真是驚為天人!”

說到這裡,張夫人還笑了笑:“我第一次喝時也跟你一樣,驚為天人,真的冇喝過那麼好喝的雞湯,後來我朋友見我喜歡就教會了我怎麼熬這湯。”

“你朋友對你真好。”溫言心裡微微一動。

張夫人雞湯是她朋友教會的,那她這個朋友會不會就是……媽媽?-。可是現在她的把柄落在人家手裡,萬一真曝光……想到那晚兩人的曖昧糾纏,她臉上一熱,心慌得不行。最終她轉身看向地上的男人:“你……想讓我怎麼幫你。”“帶我離開這裡。”溫晴認命了,她費了好大一番勁兒纔將蕭夜攙扶起來。一個大男人的重量幾乎都壓在她身上,讓她非常痛苦。幸好馬路不遠,冇多久兩人就順利地上了車。蕭夜報了一個地址,溫晴也不敢不聽,吩咐司機趕緊開車。蕭夜家。溫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丟在床上,全身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