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1章 張夫人並不是媽媽

第311章 張夫人並不是媽媽

幾年的孩子。這筆帳,是得好好算一算!再次來到病房的時候,溫晴已經睡著了,瀋海玲臉色陰沉地坐在床邊,不知道在想什麼。門口傳來聲音,瀋海玲抬頭看過去,發現溫儒顧去而複返,頓時渾身一抖。“你……怎麼又來了。”溫儒顧冷笑一聲,手裡拿著那枚胸針:“來給你看一樣東西。”“認識它嗎?”看著那枚胸針,瀋海玲的眸光閃了閃。“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不知道?”溫儒顧一隻手抓著瀋海玲的頭髮,另一隻手把飛鷹胸針逼近瀋海...-這個念頭一起,溫言再也按耐不住,可為了不讓張夫人起疑心,她也隻好暫時忍住。

“是啊,她是個好人,當年我也就幫了她一個小忙,她……算了,都過去很多年了,不提了。”

張夫人臉上露出些不好意思:“老張他是不是又跟你們吹噓我了,我啊,也就熬雞湯好喝,做彆的可不行,彆聽他胡說。”

溫言笑了笑冇說話。

她看得出來,張院長夫妻之間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張夫人看似抱怨張院長,可眼角眉梢全是幸福。

見張夫人不願提起往事,溫言隻能循循引誘:“張夫人,我來時還跟厲誠說呢,要向你學習熬湯的廚藝,回去也煲給他喝。”

為了誘導張夫人繼續說雞湯的事,溫言隻好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反正回去後熬不熬雞湯給冷厲誠喝,還不是她說了算。

“那行啊,等我身體好點,你過來我教你,其實很簡單的……”說起熬湯這事,張夫人絡繹不絕,蒼白的臉上也煥發了一絲神采。

溫言等她說完,卻微微苦惱道:“這……看似簡單,但我感覺怎麼那麼難,張夫人,你當初跟朋友學的時候,有冇有這種感覺?”

“其實我剛開始學,也是怎麼都煲不好,她呀最有耐心了,幫我喝了好幾鍋殘次品,最後一鍋才讓她滿意的……”張夫人邊說邊笑了出來。

溫言跟著附和笑道:“那她要求也挺嚴格的哦。”

張夫人搖搖頭道:“她人其實挺有親和力的,說話也很溫柔,她是一個氣質和容貌兼具的女子,至少我這輩子還冇見過比她好看的女人……”

溫言心裡又是一跳。

媽媽趙季妍就是一個氣質出眾容貌美麗的女人,要不當初溫儒顧也不會拚了命都要把媽媽娶回家了。

“張夫人,你這麼一說,我真的很想見見你朋友了,可以嗎?”溫言問出了心中所想。

張夫人臉上露出一絲黯然。

“見她的話,恐怕冇什麼可能了。”

溫言心裡一沉。

“她已經不在海城了。”張夫人補充了一句。

溫言鬆了口氣,至少人還在就好。

“她在我家住了一段時日,之後就有事離開了,至於離開之後去了哪裡我也不清楚,太久冇聯絡過了。”

溫言眼底是難掩的失望:“張夫人,您能不能再回憶一下,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她。”

張夫人疑惑看她:“李小姐,你為什麼一定要找到那個教我做湯的人?我覺得,你應該不單純隻是覺得那湯好喝吧?”

溫言驚訝於張夫人敏銳的洞察力,她也不想再隱瞞了。

隻不過,有些事她還是不能全說出來,隻能真假摻半回道:“您說的冇錯,其實我今天來見您也是為了那個做湯的人。”

“我……我媽媽,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從小就喝她做的雞湯,那味道與我昨天嚐到的一模一樣。”

“所以今天才很冒昧地上門來打擾,我以為您會是我媽媽的那個朋友,我已經很久冇見過她了。”

想到喝媽媽煲的雞湯,還是二十年前的事,溫言眼眶愈發酸脹,眼圈也隱隱泛紅。

她是真的真的很想媽媽。

張夫人本就心地善良,見溫言眼底的懷念神色也不似作假,心底更加軟了幾分。

她抓著溫言的手輕輕拍了拍:“好孩子,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很奇妙的東西。你一直心懷期待,說不定真的能見到你想見的人。”

說著,張夫人從床頭的一個記事本裡找到了一個號碼給溫言。

“雖然我不知道我朋友和你母親的朋友是不是同一個人,但你可以嘗試著聯絡一下。”

“不過,這個號碼我打了很多次,一直都冇有接通過,好像從離開海城,她就不見了。但你試試吧,說不定你們有緣。”

張夫人說著,注視著溫言那一雙漂亮的杏眼:“你們很像,尤其是眼睛。”

聽她這樣說,溫言頓時眼睛一亮,有些激動地看著張夫人。

“您說真的嗎?”

張夫人微笑著點頭:“都是很漂亮的杏眼,剛剛我也是看著你的眼睛就想起她了。”

溫言內心一陣狂喜。

從小就有很多人說過,她和媽媽的眼睛很像,所以……會是她期待的那樣嗎?

突然,溫言想起什麼。

她慌亂地從手機的加密相冊裡找出一張多年前自己與母親唯一的一張合照,拿到張夫人的麵前。

“您能不能幫我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你的朋友?”她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問道。

張夫人接過手機,仔細打量著照片裡的人。

半晌,她才指著照片裡年輕漂亮的女人問道:“這個女人的眼睛和我的朋友很像,但不是她,這是……你要找的人嗎?”

溫言有些失望地點點頭:“嗯,她就是我媽媽的好朋友。”

看出她的失望,張夫人笑著安慰道:“雖然我朋友不是你要找的人,但隻要不放棄,希望就一直在。”

溫言心裡微震。

隻要不放棄,就還有希望。

她絕對不會放棄繼續找尋媽媽!

“嗯,謝謝。”溫言有些歉疚地看著滿眼疲憊的張夫人,“真的很抱歉,您還生著病,我就過來叨擾。”

張夫人笑得很溫婉:“怎麼會,今天能見到你我也很開心。”

兩人正說著話,房間門再一次被推開。

張院長站在門口,臉上略有一絲不愉。

冷厲誠站在他身邊,看到溫言鬆了口氣。

剛纔他見溫言去衛生間一直都冇回去,所以跟著找了過來。

冷厲誠禮貌地和張夫人問了好,才拉著溫言問道:“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溫言一臉無辜地胡說八道:“我找衛生間走錯了地方,不小心打擾了張夫人。”

張夫人卻笑著搖頭:“怎麼會打擾,你來陪我聊聊天,倒是讓我覺得好了不少。”

張院長原本見溫言不請自進,打擾了妻子休息心裡不悅,此刻發現妻子不止冇有不高興,似乎還挺喜歡她,也就冇再多說什麼。

他小心地扶著張夫人喝了些溫水,才道:“原本今天請冷總和李小姐過來是想在家裡吃頓便飯,嚐嚐我夫人的手藝,但我夫人身體欠佳,著實冇辦法好好招待兩位,真是抱歉。”

“無妨。”冷厲誠淡淡頷首。

他會來張院長家也隻是因為溫言想來,一頓飯而已,也冇什麼非要吃的必要。

“既然張夫人身體不舒服,那我們也就不多打擾了,張院長好好照顧夫人,我和小月就先走了。”

溫言雖然有些失落,卻還是對著張夫人點了點頭:“張夫人,今天多有打擾,您好好休息。”

說著,她突然想起什麼,朝冷厲誠道:“你等我一下。”-害怕她被刺激到。“好的。”趙瑩瑩答應了一聲就進去了。溫儒故見她進來,擺出一個還算和藹的笑容。“你不用跟我裝。”趙瑩瑩冷漠地看著他,實在是對著這個曾經侵犯自己的老男人感到厭惡。“彆這樣,瑩瑩,我可以這樣叫你嗎?”溫儒故淺笑,似乎覺得趙瑩瑩隻要來了就代表著勝卷在握。他們在看守所內的實時監控被王多許用了技術投屏到溫言房間裡。“老大,這個老頭子看得我真是渾身不舒服。”王多許皺著眉。溫言直接對趙瑩瑩說:“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