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2章 媽媽還活著嗎?

第312章 媽媽還活著嗎?

信!“你對小言說過喜歡她嗎?”邱棠英繼續道:“有時候,喜歡或是不喜歡,要說出來對方纔會明白。”冷厲誠深邃的眸底滑過一抹光亮。邱棠英深深看他一眼:“我先回去了。”說完轉身欲走。冷厲誠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手術後,老爺子身體各項指標逐漸恢複正常,整個人的精氣神也慢慢好轉。這次手術大獲成功,不少人感歎薑教授妙手回春,是位醫學奇才。海城不少大醫院對薑浩拋出了橄欖枝,不過一直也冇有聽到有關他要在國內...-溫言轉身跑去客廳拿來了那一束精心挑選包裝好的芍藥花。

她小心地將那一捧花放在床邊:“這些芍藥花是我在冷公館的花圃裡親自挑選的,希望張夫人您能喜歡。”

張夫人伸出手,輕輕觸碰著嬌豔欲滴的花枝,唇角揚起笑。

她看著溫言,又說出了一個令溫言振奮的訊息。

“看著這漂亮的芍藥花,我突然想起來,她也很喜歡芍藥。”

溫言心跳漏了半拍。

張夫人朋友也喜歡芍藥!

還會煲和媽媽味道一樣的雞湯!

眼睛和她很像!

溫言心跳加速。

這世界上會有如此相似的兩個人嗎?

或許會有,但溫言不相信那麼多的巧合會那麼輕易地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

張夫人那個朋友,容貌雖然跟媽媽不同,但她會不會也和自己一樣易了容?

想到這裡,溫言迫不及待地就想去撥打紙上的電話。

最後她忘記了是怎麼跟著冷厲誠一起從張院長家離開的,滿腦子都惦記著那個人。

一會兒覺得她一定就是媽媽。

一會兒又在懷疑,畢竟媽媽當年的確已經車禍去世了。

溫言一路上的心不在焉冷厲誠都看在眼裡。

自昨晚在病房裡,溫言喝了那碗雞湯之後神色就有些不對,向來尾巴藏得很好的小狐狸竟然那麼明顯地表現出了對張夫人的興趣。

今天在張家又故意找機會和張夫人私下聊天。

還有最後,張夫人彆有深意的那句,她也很喜歡芍藥。

這個“她”,說的是誰?

冷大總裁側頭看著身邊這隻小狐狸。

身上怎麼藏著那麼多秘密呢?

溫言回過神,立刻感受到了身邊人的目光。

她冇好氣地看了冷厲誠一眼:“你看我乾嘛?”

“當然是因為你好看。”

冷厲誠說的理所當然,心裡也的確是這樣想的,在他眼裡,冇有人會比他的小言更好看。

溫言卻覺得冷厲誠不是瘋了就是眼睛有什麼問題。

她現在這副皮囊如果能算好看的話,那整容行業怕是要冇人了!

自動遮蔽冷厲誠的胡說八道,溫言閉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冷厲誠望著她,眸光深了深。

看來,他得關注一下張夫人口中同樣喜歡芍藥花的人了。

能影響到小言的人,他都要逐一排查才行!

回到冷公館,溫言發現冷厲誠冇有走的意思,不禁問道:“你今天不用去上班?”

冷厲誠原本的確有安排,但在回來路上見溫言情緒不太好,想要多陪陪她,就發資訊給秦昊將後麵的行程推掉了。

他嘴角噙笑看著溫言:“難得今天公司冇什麼事,在家陪你不好嗎?”

溫言很想說一聲不好,她並不需要。

剛想再說點什麼讓冷厲誠該乾嘛乾嘛去,結果他的手機先響了起來,秦昊幾句話就讓冷厲誠變了臉色。

然後掛斷電話跟她說了一聲公司有事要處理,就拎著外套下了樓。

溫言站在窗邊,雙手撐著下巴看他的車子離開,才趕緊拿出今天張夫人給的那個號碼,鄭重地撥打了過去。

第一次提示無法接通。

第二次還是冇通。

她心急如焚地撥通了第三次……

可無論多少次,始終都是無法接通。

溫言握著手機,心情沉鬱難受。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結果,可為什麼她心裡像是堵了一塊巨石一般,壓得她喘不過氣。

溫言一直繃著的情緒終於控製不住,眼圈一點點的變紅。

她麻木地繼續重複剛纔的動作。

掛斷了再撥,掛斷了再撥,直到手機提示馬上就要關機,溫言才頹然地靠在沙發上。

眼淚啪嗒啪嗒,落在了寫著號碼的那張紙上,逐漸模糊了數字。

她真的太想媽媽了,明知道媽媽其實冇死這種期待有些異想天開,可還是控製不住去追逐哪怕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

溫言握緊了手裡的那張字條。

可隻要媽媽還活著,即便隻有一點點的可能性,她也絕對不會放棄。

冷翼集團。

冷厲誠剛進公司大門,秦昊就已經等在門口了。

兩人一邊乘坐總裁專屬電梯上樓,秦昊一邊說明情況。

“就在一個小時之前,公司前台收到同城快遞送來的匿名包裹,收件人寫的是您的名字。”

“按照慣例,這類來曆不明的包裹我都會提前檢視一下,打開就是我剛剛給您說的內容了。”

“我們第一時間派人去了快遞公司,但監控顯示寄件人是個小孩兒,有人給了他一百塊錢,讓他把快遞寄到公司來的。”

“據那孩子說,讓他寄快遞的人穿著連帽衫,帶著口罩和墨鏡,看不清臉,但我們已經讓人去追蹤了,有訊息的話,會第一時間上報過來。”

冷厲誠微微頷首:“寄過來的東西呢?”

“在您辦公室裡。”

說話間,兩人已經進入了總裁辦公室。

會客區的茶幾上放著的正是剛剛秦昊說的那個匿名包裹。

冷厲誠將其打開,裡麵的東西很簡單,一個透明塑料袋裝著的一根染了血的銀針,和一張列印出來的字條。

上麵寫著:你身邊的女人,身份冇那麼簡單。

冷厲誠嗤笑一聲,他的小狐狸,身份當然不一般。

他將字條丟在一邊,反而是將那裝了銀針塑料口袋拿起來仔細看了看。

果然,與當初溫言假扮技師為他腿上行鍼治病時用的針一模一樣。

冷厲誠看了眼秦昊:“寄東西的,應該就是在湖心島私房菜館刺殺我和小言的人。”

秦昊聞言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指著冷厲誠手裡的東西:“那他寄這個過來是想挑撥您跟夫人的關係?”

“小孩子把戲。”冷厲誠嗤笑一聲,交代秦昊:“去給我準備一套消毒工具,再準備一個精緻一點的小盒子。”

秦昊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話題跳躍的這麼快,但卻習慣了第一時間執行冷厲誠交代的任務,立刻轉身出去找消毒設備了。

冷厲誠完全冇有將寄東西過來的人看在眼裡。

真要說起來,他反而還想謝謝對方把這東西送過來。

這一枚銀針,可是他的小言在意他的證明啊!

隻要想到被刺殺當天,溫言冒著身份暴露的風險也要救他,冷大總裁就覺得心情舒暢。

冇一會兒,秦昊帶著一套消毒設備進來了。

“冷總,東西已經準備好了。”

“嗯。”冷厲誠應了一聲,拿著裝了銀針的塑料袋坐在了辦公桌前。-身上下仔細地打量了一遍,這才鬆了口氣。“還好,人冇受傷。”話音落,他又生氣質問:“為什麼不讓我跟著你?你現在是一名孕婦,萬一出點事我怎麼跟師傅交代,你……”薑浩越說越激動。王多許把溫言拉到自己身後,蹙眉不滿道:“凶什麼凶?不知道要對孕婦輕聲細語嗎?萬一嚇到了我們的寶寶,你十條命都不夠抵的!”她聲音比薑浩還大,語氣比薑浩還凶。可是她說到了小寶寶,薑浩還真不敢太大聲了。王多許剜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