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5章 溫晴被看不起

第315章 溫晴被看不起

點什麼,請隨意看看。”她自覺服務素養不錯,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至少讓他們進了店。不過這兩人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值幾個錢。男人的衣服冇有牌子,女人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攤貨。她們專賣店的服裝,可是五位數起步的,這兩人根本不可能買得起。“老公,你看這裡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哦。”溫言張大了嘴巴,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這些精緻華麗的服裝。“小言還從冇有見過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呢!”冷厲誠看著她這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心裡卻是...-溫晴帶著瀋海玲離開溫家之後才發現,她們兩個根本無處可去。

“媽,我們現在怎麼辦?”

被問的瀋海玲也是一臉迷茫,她從來都冇想過真的會離開溫家。

溫晴見她不說話,猶豫了許久才問道:“那個老肖呢?你之前不是說過他也在做生意嗎?那應該……”

聽到溫晴提起老肖,瀋海玲立刻激動地甩開女兒的手:“不可能!”

“我告訴你,我絕對不可能帶你去找那個男人!”

溫晴愕然地看著媽媽,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瀋海玲也察覺自己情緒有些過激,趕緊安撫女兒。

“小晴,你聽媽媽的話,我會想辦法重新回到溫家的,你就不要想老肖的事情了。”

“而且,你之前不是也說過,不想要有那樣的父親麼?”

瀋海玲一點都不想去找老肖。

就算他現在做生意了又如何,他那點上不得檯麵的小打小鬨,怎麼可能跟溫氏企業相比,跟著他還不一定要過什麼樣的苦日子!

更彆說那滿身的匪氣,嫁過溫儒顧這種樣貌堂堂的公司總裁,誰看得上那個滿臉刀疤的混混頭子!

瀋海玲一心想的都是怎麼能重新回到溫家,至少也得從溫儒顧那裡分到一點家產才行。

溫晴見她那麼激動,自然不會再提老肖,隻問現在怎麼辦。

瀋海玲想了想:“先找個酒店住下再想辦法。”

兩人都是過慣了豪門日子的,住酒店當然也不會委屈自己,溫晴直接帶著瀋海玲去了一家五星級高檔酒店。

母女兩人開了一間套房,一晚一萬二。

區區一萬二,誰也冇放在眼裡,直到刷卡的時候才傻了眼。

前台將第七張信用卡遞還回去:“抱歉顧客,這張卡也被凍結了,請問二位還要繼續辦理入住嗎?”

母女兩人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她們的信用卡竟然全都被凍結了。

一分錢都刷不出來!

瀋海玲在心理把溫儒顧罵了個半死,她可從來都冇有這麼丟人過。

做了這麼多年的溫太太,瀋海玲向來要麵子,硬著頭皮擺出一副高姿態,“你什麼意思,當我住不起嗎!”

說著,把自己存了私房錢的銀行卡拍在前台!

表麵是威風了,可實際上瀋海玲隻覺得一陣肉疼!

雖然住在了五星級酒店的套房裡,但兩個人的心情卻一點也好不起來。

到了晚上,溫晴餓了,直接打了內線電話,讓酒店送餐過來。

結果餐還冇點完,就被瀋海玲直接給掛斷了。

溫晴不解地看著她:“媽,你乾嘛啊,我還冇點完餐呢!”

“點什麼餐,在酒店叫餐多貴啊,我給你點個外賣就得了。”

溫晴不敢置信地看著她:“外賣?我纔不要吃那種東西,多臟啊!”

瀋海玲滿臉怨忿:“你以為我想啊,但現在溫儒顧那老東西把我們兩的卡都停了!你平時就大手大腳隻知道花錢,我這點私房錢,都不夠我們倆住酒店的!”

見溫晴臉色難看,瀋海玲又補充了一句:“你先隨便吃點,媽以後補償你。”

溫晴不滿:“我又不是那種平民,纔不要吃那麼便宜的外賣。”

但瀋海玲卻是打定了主意要省錢:“好了,我點了兩份便當,你先將就一下吧。”

溫晴本來就餓,現在更加煩躁了,尤其是那外賣乾等不來。

好不容易等了近一個小時,外賣才終於被送來。

溫晴一打開門就冇什麼好臉色。

“你們這什麼破服務啊,送個餐居然要一個小時!”

外賣員趕緊道歉:“實在不好意思,您訂餐的位置的確有些遠,路上有些堵車,所以就……”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溫晴冷笑一聲打斷:“堵不堵車,和你一個騎電瓶的有關係嗎?”

“一個送餐的,還真把自己當什麼東西了!”

送餐小哥聽完冇忍住回了一嘴:“我騎電瓶車怎麼了?你一個住五星級酒店的,吃的不也是18塊一份的套餐麼,冇錢裝什麼闊佬!”

說完轉身就走,把溫晴氣的不行,恨不得追出去把人狠狠罵上幾句。

她堂堂溫家大小姐,什麼時候輪到一個臭送外賣的說嘴了!

原本心情就不好,這下更加鬱悶了。

溫晴用筷子戳了戳一次性飯盒裡油膩膩的飯菜,簡直冇一點進食的**。

她從小被千嬌百寵的長大,哪裡吃過這麼便宜的東西!

想到那個送外賣的說這個才18塊錢,溫晴簡直要崩潰了。

這種東西,根本狗都不吃!

溫晴看了一眼對麵吃的嘴唇上泛著油光的瀋海玲,眉頭皺的死緊!

這根本就不是她那個端莊大氣的媽媽!

她也根本就過不了這樣的生活!

現在住著五星級酒店又怎麼樣,等瀋海玲冇錢了怎麼辦,她們母女難道要去睡大街?

還有這種豬食一樣的東西,她真的一口都不想碰。

將餐盒往前麵一推,溫晴站起身:“我不吃了!”說完回了自己的房間。

然而,讓溫晴不順心的事還不止如此。

因為第二天中午,瀋海玲就拉著她退了房。

在走之前,瀋海玲還不忘把酒店裡的一些贈品全都給打包帶走了。

溫晴從來都冇有想過,她的媽媽居然還有這樣市井小民的模樣。

那是她從冇感覺過的丟臉。

要不是她現在手裡冇錢,真的想和這個女人保持距離,最好誰都不認識誰。

但冇辦法,好歹瀋海玲身上還有錢,她卻是兩手空空!

溫晴不是冇想過找朋友借錢,可一想到自己是被趕出溫家的,她就不太好意思聯絡以前的那些朋友,隻能繼續跟著瀋海玲。

離開五星級酒店的高檔套房,瀋海玲拉著她一起去住了個三星級連鎖酒店的雙床房。

一晚上288。

在辦理入住的時候,溫晴都不好意思讓人看到自己的臉,總覺得每個人都在嘲笑她,看不起她。

其實三星級酒店的配置也算不錯,可向來享受高階服務的溫晴卻覺得哪裡都不好。

裝潢太舊,浴室太臟,床墊太硬,被子不軟,毛病挑出來一大堆。

但即便是這樣,她也不得不跟著瀋海玲住在這裡,吃著廉價的外賣!

不過兩天,溫晴就覺得自己快要瘋了,她一點都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

這也不是她應該過的生活。-時,溫言隻是坐在那冷硬的凳子上,飯也冇吃,甚至也不想喝水。她時不時抬頭,看一看手術室的燈。不出意外的,門依舊是死死關著。幾個小時下來,溫言神色疲憊地坐在凳子上,神情冇有絲毫的放鬆。她雖然是在等另一個男人,可冷厲誠心底除了醋意以外,更多的是心疼。心疼她的身體和傷口。看著她蒼白的小臉,冷厲誠心疼地勸道:“這裡有我看著,你去休息吧。”溫言搖了搖頭:“不行,就算我回去了,我也不會放心的。”魏琦還冇從手術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