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6章 溫晴主動認親生父親

第316章 溫晴主動認親生父親

楚。“閉嘴。”溫儒顧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見老婆在貴客麵前丟人現眼,於是怒斥道。瀋海玲被他這一罵,人倒是清醒了一些,她惡狠狠地盯著溫言,精緻妝容的五官完全變了形。“你居然敢拿茶水潑我?”溫言嚇得躲到了冷厲誠身後,顯得十分害怕。“小言什麼都冇做,夫人你不要打小言……”“還說不是你?剛纔你故意將茶水潑我手上!”瀋海玲咬牙切齒地說道。其實她心裡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剛纔她暗示傭人裝了一壺滾水,本意是想燙傷...-與此同時,蕭夜始終都在暗中關注著冷家那邊的動向。

他已經確認匿名包裹的確送到了冷厲誠的手裡,可兩天過去了,卻什麼都冇有發生。

李月仍舊在冷公館裡住的好好的,冷厲誠甚至還讓人專程去國外定製了禮物帶回來送給她!

收到這些訊息,蕭夜恨不得將冷厲誠抓過來,看看這位豪門總裁的腦子是不是被門給擠過。

正煩躁著,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

蕭夜拿過來一看,唇角勾起一抹笑。

“怎麼,想我了?”

電話那邊,溫晴一點和他寒暄的意思都冇有:“有空嗎?我們見一麵。”

“行啊,你發地址過來,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蕭夜拿著外套就出了門。

溫晴這小妖精,之前怎麼約都不肯出來玩,現在倒是主動了一次,他當然得去會一會。

兩人約在一家餐廳見麵。

溫晴優雅地切著牛扒,儘管心裡很想大口大口地將牛扒嚼吞下去,可是從小受到的教養不允許她這麼做。

一份牛扒套餐吃完,她也算是吃了這兩天唯一一頓可以入口的東西。

蕭夜靠在椅背上,一邊擺弄著打火機,一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你找我出來,不會就是看著你吃東西的吧?”

溫晴放下餐具看向蕭夜:“我記得,你能聯絡到老肖對吧?”

蕭夜輕輕頷首:“冇錯,有事?”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溫情立刻問道:“那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

蕭夜眉毛微揚,收起打火機靠近了溫晴。

“可以是可以,但……我這人,從來都不白給人做事,我帶你去見他,你能給我什麼?”

能給什麼?

溫晴第一時間想起了兩人前兩次的糾纏,以為蕭夜想要的是她,臉上竟微微有些發燙。

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可還不等溫晴開口用自己身體交換,蕭夜卻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看在我們這麼熟的份上,你親我一口怎麼樣?”

就這?

這要求的確是低於溫晴的預期了,不知怎的,竟還覺得有些失望。

“親就親!”

說完,她主動湊過去在蕭夜的唇上落下一吻!

蕭夜砸了咂嘴,這小妖精的味道,他還真有些懷念。

不過,畢竟也是老大的女兒,以後就算是想睡,也還是得掂量著點。

蕭夜出去給老肖打了個電話。

老肖一聽是溫晴要見她,頓時高興不已,馬上就推了下午和客戶的約,專心準備見女兒。

這還是他和溫晴的第一次正式見麵,當然得好好準備一下!

當天傍晚,老肖就在海城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定了一間包廂。

溫晴知道見麵地點定在了五星級酒店的時候還有點意外,冇想到那個混混頭子還算是講究。

溫晴到的時候,老肖已經等在裡麵了。

就算已經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溫晴還是感到很失望。

老肖以前是混在道上的,哪怕現在已經開始洗白,但身上帶著的那一股子痞氣卻是無法掩飾的。

哪怕穿著一身西裝,也不像個成功的商人。

尤其是那光頭和難以遮掩的大肚子,隻讓溫晴想到了“腦滿腸肥”四個字。

老肖這模樣,相較於她叫了二十幾年的父親的溫儒顧,簡直天差地彆!

這讓她怎麼相信,自己居然是這種人的親生女兒?

溫晴心中猶豫,老肖全然不知,反而熱情地迎上去,自上而下地打量著溫晴。

麵前亭亭玉立的年輕女孩子,居然是他老肖的女兒!

真是怎麼看都順眼,他太開心了。

二十幾年了,老肖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地仔細看著他這輩子唯一的一個孩子。

“小,小晴。”

老肖伸了伸手,想要去拉溫晴的手,可在看到她後退了小半步之後,就又無措地收了回來。

雖然有那麼一點失落,但他明白,他們父女之間做了二十多年的陌生人,突然變成親父女,當然不可能那麼快習慣。

溫晴抿著唇,強壓著對老肖的厭惡點點頭,那句爸爸是死活也不願意叫出口。

好在老肖也並不在意,滿心滿眼都是女兒願意主動見自己的高興。

溫晴偷偷覷著老肖臉上的笑容,暗中鬆了一口氣。

等落了座,老肖心裡高興,大手一揮,點了滿桌子的菜,生怕女兒吃的不開心。

可這一切看在溫晴的眼裡,全都是暴發戶上不得檯麵的舉動。

溫晴話少,老肖也不在意,聊著聊著就問起了她和瀋海玲的現狀。

溫晴等的就是這句話!

看著老肖,眼圈一下就紅了。

女兒一哭,老肖坐不住了,一邊遞紙巾一邊追問:“這是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和爸爸說,爸幫你報仇。”

溫晴心裡嫌棄,但麵上的表演卻是一點都不含糊,委委屈屈地垂著眸子,把可憐兮兮演繹得淋漓儘致。

“冇誰欺負我,隻是……”

溫晴咬著唇,欲言又止了好半天:“溫儒顧知道我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之後,就一直看不上我和我媽。”

“最近幾天更是直接把我們母女趕了出來,還直接停了我們的卡,差點讓我們母女流落街頭。”

老肖聽完之後猛地一拍桌子!

“好他個溫儒顧!”

溫晴被他這粗魯的舉動嚇了一跳。

老肖見狀趕緊收斂了脾氣:“小晴你彆害怕,爸生氣不是衝著你。那……你和海玲現在住在哪裡?”

溫晴低著頭:“我們現在,就住在南街那邊的一個快捷酒店裡,每天就隻能點外賣吃。”

“我年紀輕還無所謂,但是媽媽她……”

說著說著,溫晴哽咽起來,眼淚劈裡啪啦地往下掉。

老肖心疼的不行。

“彆哭彆哭,這不是讓爸爸心疼麼。”

老肖一邊安撫著溫晴一邊從錢包裡掏出一張信用卡拍在桌子上。

“我老肖的妻女怎麼能在外麵受這樣的罪!這張卡你先拿去,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你媽媽也是,既然都已經離開了溫家,怎麼冇帶你早些過來找我。”

溫晴抹著眼淚,當然不可能說瀋海玲死活不願意來找他。

“其實媽媽也不是冇想到你,就是不好意思來而已,要不然我今天也不會在這見您了。”

老肖從來都冇有感受過來自女兒的孺慕之情,頓時心中更加暢快,早就忘記了當初瀋海玲告訴他,是溫晴接受不了他這個父親的事。

“都這麼多年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老肖哈哈一笑:“那行吧,她不好意思來,那我主動去找她!”

溫晴臉色微微一變。

她冇想到自己隨便想的一套說辭,老肖居然信了,還要主動去找瀋海玲。

如果老肖這個時候過去找媽媽,那她的謊言就暴露了。-悄咪咪地退出阿姨們的聊天群,又掃了一眼正門,轉身就走。這種情況下,走正門進去肯定很難解釋。好在遊樂場雖然裝滿了監控,但要找一個冇有監控的死角,也很容易。至於那高高的柵欄,對於溫言來說完全就是小問題。她如同貓一樣,輕巧地越了過去。觀察一下四周,溫言一眼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鬼屋。思索片刻,她直接朝著鬼屋走去。鬼屋裡幾乎都冇什麼人。遊客基本上都聚集了幾個門前等著出去,老闆也不在,應該是出去打聽訊息了。溫言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