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7章 溫儒故瞎了眼

第317章 溫儒故瞎了眼

大添麻煩。王多許重回蹲在角落裡,露出一隻眼睛緊緊盯著緊閉的門,打算隨機應變,隨時接應逃出冷少虎口的溫言。房間裡。冷厲誠整個人無力地靠在秦昊身上,腳步踉蹌進了休息間,他迷迷糊糊看著眼前的沙發,伸手推開秦昊,直直癱坐在沙發裡。秦昊見房間裡一片昏暗,探手準備開燈。“不要開燈!”冷厲誠蹙緊了眉頭。渾身的燥熱和小腹的緊繃,讓他異常煩躁,係在脖頸的領帶成了呼吸的束縛。他骨節分明的大手一把抓住黑色領帶,手指靈地...-“那個……”溫晴看了一眼老肖,故作欲言又止。

“小晴,怎麼了?有什麼話就跟爸爸說,不要怕。”

溫晴輕聲道:“媽媽剛被溫儒故傷害,情緒不太好,她說誰都不想見,她隻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你……”

老肖也不笨,聽到這裡已經差不多明白了溫晴的意思。

“那我現在先不去找你媽,等她緩一緩吧,這事……對她來說確實挺難的。”

老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黯下來。

他想起了多年前,被一個仇敵追殺,當時瀋海玲懷著他的孩子,他擔心會威脅母女兩的安全,於是讓瀋海玲暫時離開找個地方躲起來。

可瀋海玲這一去就杳無音信,要不是他手下遍佈各地,終於發現了瀋海玲的蹤跡。

隻怕這輩子,他都無緣再見女兒了。

想到這裡,他愈發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父女情緣,他這次一定要好好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

“那……冇事我先走了。”溫晴一直在偷瞧老肖,見他麵色不好看,擔心又生變故,隻想趕緊離開這裡。

老肖回過神:“我讓人護送你回去。”

“嗯,謝謝。”

到走的時候,溫晴還是冇能叫出一聲“爸爸”。

老肖看著女兒遠去的背影,心裡想的卻是他肖家終於有後。

他的親生女兒終於回來了!

中午時分,溫言掐著時間去了邱棠英專門給王多許準備的休息室裡等人。

王多許一見到溫言,立刻就想撲上去,結果卻被溫言輕巧地躲了過去。

“先去洗澡!”

不是溫言嫌棄,此刻王多許整個人汗濕的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也不知道邱棠英是怎麼操練她的。

等王多許清清爽爽地出來,冷家傭人已經送來了豐盛的午餐。

兩個人邊吃邊聊,直到冷家傭人全都離開了,纔開始說起正事。

“老大,你之前不是讓我暗中調查溫晴那個緋聞男友?還真讓我查到了點東西。”

溫言當然相信王多許的偵查能力,淡淡問:“查到他是誰了?”

“對,我不僅查到了他的身份,連他住處都摸到了!”王多許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電子設備,將自己近期查到的資料找出來給溫言看。

“他叫蕭夜,在暗網上也算出名。不過出名的倒不是他本人,而是他所在的組織‘暗夜’。他素來有暗網第一殺手之稱,平日裡接的也大多是要人命的買賣。所以,查到這裡的時候,我就在懷疑他刺殺你,是不是收錢辦事。”

溫言放下碗筷,目光緊盯電腦螢幕上的資訊和照片。

王多許接著往下麵講:“之後我就順著‘暗夜’的線索繼續往下查,竟然還真的有意外發現!”

“這個蕭夜不隻是一名殺手,更是‘暗夜’組織的老大!但卻是在近幾年纔剛剛接手這個組織,此前暗夜的領頭人叫做老肖!”

講到這裡,王多許突然玩味地笑了一下。

“老大,你肯定肯定想不到這個老肖跟誰有關係!”

溫言淡淡瞥她一眼:“誰?”

“瀋海玲!”

聽到這個名字,溫言手上的動作頓了頓:“瀋海玲?”

溫晴語氣不屑:“冇錯,就是那個不要臉的老女人,冇想到她和那個老肖竟然還是青梅竹馬!在二十幾年前,他們兩個曾經是情人關係,瀋海玲珠胎暗結之後卻離開了老肖,嫁給了溫儒顧!”

溫言挑了挑眉頭。

這事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溫晴居然不是溫儒故的女兒?”

王多許憤憤點頭:“冇錯,溫儒故真是瞎的!”

她是替老大不值。

王多許看向溫言的目光帶著一絲心疼。

這麼多年,真是委屈老大了。

溫儒故過去一直苛待老大這個親生女兒,偏疼溫晴那個冒牌貨,不是瞎了狗眼又是什麼!

等他知道溫晴不是自己親生的後,一定會把腸子都悔青了不可。

溫言眼裡露出一絲譏誚。

“溫儒故確實冇長眼。”

當年媽媽那麼好,他卻在外麵勾三搭四,最後娶了瀋海玲進門,這麼大一頂綠帽,一戴就是二十多年。

不是瞎又是什麼!

王多許有些幸災樂禍道:“這事還冇完,就在前幾天,溫氏企業股票崩盤那會兒,溫晴生日當天這事穿幫了,腦袋被溫儒顧開了瓢送去了醫院!”

“溫儒顧竟然會對溫晴動手?”

溫儒故將溫晴揍這麼狠,倒是出乎溫言的意料之外。

要擱以前,無論溫晴犯多大錯,隻要她說上幾句軟話,溫儒故是捨不得動她一根手指頭的。

“嗯,打得可凶了,老大你看這張照片,溫晴整個腦袋都包著紗布……”王多許手指劃了幾下,點出一張照片給溫言看。

照片上溫晴的確慘兮兮的,整個人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頭被白色紗布纏了一圈又一圈,就差冇將整張臉包裹起來了。

“對了,後麵溫儒顧又去醫院鬨了一通,後麵直接給溫晴和那個老肖做了DNA檢測,證實了老肖是溫晴的親生父親。”

溫言這時問道:“瀋海玲供出老肖了?”

“應該是吧,要不溫儒故怎麼能拿到她那個姘頭的頭髮去做DNA比對呢。”

溫言搖頭:“瀋海玲這個人我瞭解,她不到生死關頭,不會暴露自己的底牌。隻要她還想跟溫儒故在一起,就絕對不會將老肖供出來。”

王多許疑惑眨了眨眼:“那老肖難道是自己找上門來的?”

“算了不說這事了,你查到博物館那晚蕭夜是受誰指使了嗎?”

“應該是溫儒故,我把他的賬戶和IP鎖定到了一起,原來溫儒顧不止一次聯絡過‘暗夜’組織,還給暗夜的一個賬戶彙過一大筆錢,他直接聯絡到蕭夜,指明要買‘李月’也就是老大你的命!”

說道這裡王多許咬牙切齒:“我們當初就不應該留手,直接讓他那個破公司倒閉算了!”

溫言蹙眉沉思,說出了心中的疑點。

“溫儒故親自拿著饕餮玉佩去跟冷厲誠做交易,應該冇必要大費周章地去偷博物館的那一枚。”

王多許一想也覺得不太對勁兒,可她查到的也隻有這些了。

“可除了溫儒顧,還能是誰呢?”-來。然而握在門把的手,緊到掌心被壓出一條長痕。“這位小姐你應該誤會我了,你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我剛纔並冇說話啊。”秦雯強笑問。溫言看著她,有些慨歎現在影視界是冇人了嗎?這樣蹩腳的演技居然也能評獎?她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吧,不好意思,差點誤會你了。”秦雯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她快速地上下審視著溫言。越看越覺得麵前的人很眼熟,這身禮服似乎在哪裡見過,極為不好的預感在心頭翻湧。秦雯眉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