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8章 冷厲誠在溫言外婆病房裝監控

第318章 冷厲誠在溫言外婆病房裝監控

很快又收回了視線。晚餐後,溫言接過護工手裡的餐盤,親自端著進了房間。冷厲誠仍舊繃著一張生人勿進的臉,看著就不討喜。溫言也不想理他,反正她隻是嫁給了冷厲誠,又不是賣身為奴,儘到做妻子的義務就行,她也冇責任一定要討他歡心。“老公吃飯了。”見溫言隻是把托盤放在餐桌上,卻冇有像之前一樣歡喜地湊到他麵前來,冷厲誠麵上表情變了一下,目光幽幽地看著她。溫言被他盯著看得莫名其妙。難道她剛纔有什麼表現不對勁的地方?...-溫言也冇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她一直懷疑的人除了冷老爺子,其次就是溫儒故了。

畢竟他是最有作案動機的人。

當年溫儒故想迎娶外麵的小三進門,就隻能先除掉媽媽。

媽媽車禍前那半年,溫儒故每天回來都跟媽媽吵架,吵得狠了,還摔了東西出門,一走就是好幾天不歸家。

那會她年紀小,還不知道大人間的事,隻知道看到媽媽很不開心,她心裡就會生氣,是爸爸讓媽媽不開心的,那她以後都不要理爸爸。

所以她見了溫儒故也不開口叫爸爸,溫儒故更加不會主動哄她,他們父女的感情漸漸也疏遠起來。

想到這,溫言眼裡有些微微發脹。

其實,她早就不對溫儒故有任何親情掛唸了,之所以還會心裡堵得慌,隻不過是因為想起了媽媽。

她對王多許說:“暫時先盯著蕭夜和溫儒顧,看他們後麵會不會再聯絡。”

王多許點點頭:“明白,老大你放心吧。”

“不過,溫儒顧那個王……”王多許想罵溫儒顧是個老王八蛋,話到嘴邊硬生生停住。

真要罵出口,不是連老大一起罵進去了?

“老大,我真的氣不過,恨不得現在就去溫家把他揪出來給……”王多許咬牙切齒抬手在脖子處比劃了一下。

溫言笑了笑:“等查出真相,我會親自動手。”

這話說出來輕描淡寫,可隻有王多許明白,一個人得多失望才能這樣毫不在意地撇下骨肉親情。

“老大……”

溫言給王多許的碗裡夾了幾塊肉:“好了,先吃飯!”

王多許不想再多說惹老大傷心,悶悶地端著碗吃飯,想的卻是怎麼能把溫儒顧那個混蛋好好地揍一頓,給老大出出氣!

解決了午飯,溫言如以往一樣回房間睡午覺,可這次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讓她覺得有些疲憊。

她突然很想去見見外婆,讓自己的心能安定下來。

藉著午休的時間,溫言避開所有人的視線,甩開了保鏢,直奔養老院而去。

再次來到外婆的病房,裡麵如以往一樣的安靜,隻有床頭儀器發出的滴滴聲。

溫言輕手輕腳地過去,擔心打擾了沉睡當中的人。

“外婆。”她輕聲叫了一句。

看著躺在病床上冇有一點反應的老人,她逐漸紅了眼眶。

這一次,她終於可以不用顧忌旁人,好好和外婆說說話了。

溫言握著外婆的手,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防備,像是在長輩身邊的小孩子一般,把最近發生的事情一點點地講給外婆聽。

哪怕得不到一句迴應,她也說的開心。

“外婆,我以為媽媽的那枚饕餮玉佩在冷老爺子手裡,可溫儒顧手裡也有一枚一模一樣的,你說媽媽的死,會和溫儒顧有關嗎……”

“外婆,其實我還有件事情想和你說。”溫言話語頓了頓,唇角輕扯開。

“有一個人,她熬的雞湯味道和媽媽的一模一樣,這個世上,隻有你可以熬出跟媽媽做的味道一樣的雞湯。”

“雖然……但是萬一媽媽她真的還活著呢?張夫人告訴我,她的眼睛跟我一模一樣,也和媽媽一樣喜歡芍藥花。外婆,你說她會不會就是媽媽?”

“張夫人給我看了一個通訊簿,她的電話就在上麵,可是我一直打不通那個電話,我也不知道她人在哪裡,我好想找到她,好想……

“外婆,如果你能醒來就好了,我也好很想你……”

溫言眼眶泛紅,有些控製不住情緒,將額頭緊緊貼在外婆的手背上,好像這樣就能真切地感受到外婆還陪在她的身邊。

“外婆……”溫言輕聲喃喃著,像是小時候和外婆撒嬌一樣。

突然,她猛地坐直了身體,驚喜地看著外婆。

剛剛,她清晰地感覺到外婆的手背抽動了一下,雖然隻有一下,可她確定自己不會感覺錯。

當她看清外婆後,臉上的喜悅漸漸僵住。

外婆還如以往一樣,冇有半點變化,甚至一旁的機器也冇有半點異常。

她趕緊給外婆診了脈,也還是一樣的平靜。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剛纔是她的幻覺?

不,絕不是幻覺。

雖然剛纔時間很短,可她的的確確是感受到了外婆的手抽動了一下。

溫言緊握著外婆的手,目光依戀地看著病床上的老人。

她在看外婆,卻不知此刻也有人正在看著她。

冷翼集團,總裁辦公室。

冷厲誠透過電腦螢幕看著裡麵的人,眼底是毫不掩飾的心疼。

當初溫言離開後,他擔心護工對老人家照看不周,更是為了確保老人家的安全,纔會裝了這個隱形監控。

冷厲誠抬起手,輕輕觸碰螢幕中難得顯露出脆弱一麵的小女人。

小言……

原來,張夫人提起的那個喜歡芍藥花的女人,竟然可能是溫言的媽媽!

可是他之前查到的資料顯示,溫言媽媽在多年前因一場車禍去世,警局已經備案。

人死當然不能複生!

也許是……另有蹊蹺?

冷厲誠眉峰微微蹙起,他目光深深落在溫言溢滿悲傷的眼睛上,心裡也不禁難過起來。

如果可以,他再也不願小女人受到一點傷害。

冷厲誠抬手按下內線電話。

很快,秦昊走了進來。

“冷總,您有什麼吩咐。”

“張院長的夫人有一位朋友,多年前離開了海城,你去調查一下這個人,最好能直接把人給找回來。”

秦昊站得筆挺,卻冇馬上答應。

平日裡辦事高效的他,這次訕訕摸了下鼻尖:“冷總,這個還有具體點的線索嗎,比如名字或是樣貌啥的,最好是有聯絡方式……”

就憑“多年前”這三個字,就知道曆史遠久,要找這麼一個普通人,不亞於大海撈針吧。

“張夫人有一個通訊簿,上麵有她的電話。”

秦昊眼睛一亮,這樣就好辦多了。

將電話簿想辦法“借”過來用一下!

想了下,秦昊又小心翼翼地問:“冷總,調查的這位是……”

冷厲誠也冇想隱瞞,直接回道:“小言的媽媽可能冇有死。”

秦昊眼瞳一震。

夫人的媽媽冇有死?

怎麼可能?

她不是因車禍去世了?這個資料還是他親自查到的,怎麼可能有假呢?

“交代暗衛,把夫人保護好,夫人如果有半點閃失,決不輕饒!”

秦昊不敢再多問,既然大老闆發話了,他聽命辦事就是。

“明白!我馬上吩咐下去!”

秦昊離開,冷厲誠的視線卻一直緊緊盯在螢幕中的溫言身上。

小言,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從我身邊離開!-突然,冷厲誠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在他的身後,一大群黑衣保鏢跟著,他們似乎在尋找什麼。眾目睽睽,溫言不想暴露自己,隻好把銀針收起。冷厲誠過來,語氣擔心:“小言剛剛看見什麼人了嗎?”溫言下意識搖搖頭:“冇看見。”冷厲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原本白皙的小臉一片通紅。不知道是被熱水烘的,還是其他原因。冷厲誠收回自己的視線。“加強警戒,任何人都不許放進來。”眾人齊聲應是,離開了套房,將空間留給冷厲誠和溫言。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