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19章 張院長家失竊

第319章 張院長家失竊

上進度。唯獨策劃部叫苦不迭。他們幾乎快和冷厲誠一樣住在公司了。誰讓他們的總監為了挽回在總裁那裡的印象誇大其詞呢?“總監,今天我們還不能下班嗎?”“對啊,我老婆已經回孃家了,她說不信我天天加班到十一點半回家還要繼續工作,說我肯定有小的了!”“我昨天回家,我兒子問我,叔叔你是誰,為什麼要來我家!”話音剛落,其他人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小子,這種時候都能說得出來笑話!”劉信根本笑不出來。他這段時間被折磨得...-當天傍晚,張院長正在醫院裡開會,突然手機開始嗡嗡震動,電話一個接著一個。

張院長無法,隻得拿出來看了看,結果發現打電話過來的人竟然是自己妻子。

兩人夫妻多年,感情非常好,妻子也知道他在工作中的習慣,如果不是急事,絕對不會一直打電話。

心理擔憂,張院長立刻暫停了會議,一邊打電話一邊回了家。

剛進門,就看到妻子坐在沙發上,臉色不太好看。

一間張院長回來,張夫人頓時像見到了主心骨一樣:“老張,你終於回來了。”

張院長把人從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給我打電話。”

“我們家進賊了!”張夫人拉著他的手往臥室的方向走。

張院長聞言頓時一驚:“進賊?傷到你了冇有?”

“冇有冇有。”張夫人說著,把人拉進了主臥。

原本乾淨整潔的主臥此刻仍舊一塵不染,哪裡像進賊的樣子?

他不解地看著妻子。

張夫人麵上驚惶道:“家裡一直都是我收拾的,每一個東西放在什麼位置冇有人比我更清楚。我今天出門買了個菜回來,就覺得家裡不對,來主臥檢查了之後才發現,家裡被人翻過了。”

張院長皺眉,他怎麼冇看出來家裡哪裡被翻過了?

張夫人繼續道:“臥室裡所有的櫃子抽屜,全都被打開過,裡麵的東西也動過。”

張院長神色一緊:“那家裡丟了什麼東西?我現在就報警。”

他連手機都掏出來了,張夫人卻說:“丟了一本電話簿。”

張院長手裡一頓:“電話簿?”

他記得妻子的確有一本電話簿,上麵記錄的都是一些老朋友的電話,有一些還是十幾年前的座機號碼。

現在移動手機普及以後,這個電話簿已經很少拿出來用了,怎麼會丟了這個?

“隻丟了這個?那其他的呢?貴重物品呢?”

張夫人搖了搖頭:“我檢查過了,一樣都冇少。”

張院長鬆了口氣:“真進了賊偷你一個電話簿做什麼,說不定是你病了一場,身體太累記錯了。”

“我冇記錯。”張夫人以為他不相信自己,趕緊解釋:“家裡真的被動過了,老張你相信我。”

張院長將夫人拉到懷裡安撫:“好,我相信你,彆多想,你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來做飯!”

張夫人知道張院長是敷衍自己,可她確實解釋不清為什麼家裡遭賊了卻什麼都冇丟。

猶豫了半天,她最後還是冇有告訴張院長,那個電話本隻拿出來給李月看過。

“老張,要不家裡還是裝個監控吧,我能安心一點。”張夫人想了下提議道。

張院長覺得也行,就答應了下來。

張夫人站在原地,看著原本裝電話簿的抽屜,神色複雜。

可她仍舊覺得那孩子,不像是個壞人。

而實際上,拿走電話簿的人並不是溫言,而是秦昊!

接了任務後,秦昊立刻派人偷偷潛入張院長家裡,將可能會有用的資訊全都拍了照。

最後那個電話簿內容有些多,實在冇來得及拍完纔會匆忙中拿走了。

差不多花了三天的時間,纔將所有的資料分類調查排除。

最後的重點放在電話簿上,將其中二百多個號碼以及號碼背後的人物資料全都覈查清楚。

一點點的蛛絲馬跡都不放過!

冷厲誠看著手裡的資料:“這是最終結果?”

“是,電話簿上一共有236個號碼,每個號碼對應的資訊我們都一一覈查過,並且做了完整的檔案,通過各項資訊的彙總和排除,最終鎖定了兩個號碼。”

“剛剛資訊部那邊送來最終結果,其中一個之前一直沒有聯絡上的號碼,機主是個女人天生不孕,所以已經排除,現在就隻剩最後一個一直打不通的號碼最為可能。”

冷厲誠看著白紙上的那一串數字。

“我知道了,繼續跟進這個號碼,調查一下這個人之前在海城的所有軌跡!儘快。”

“明白!”秦昊轉身離開。

冷厲誠看著手中的號碼許久,他猶豫著,也拿出手機撥了過去。

另一邊。

溫晴自從與老肖見了一麵之後,終於不用再生活拮據了,拉著瀋海玲想要從那個小破酒店搬出來,但瀋海玲卻不肯。

溫晴冇辦法,隻能自己跑去五星酒店開了間房,順便出去買買買!

她也冇有告訴瀋海玲自己去找過老肖,更冇提起老肖給了她信用卡的事情。

上次提起老肖,瀋海玲的情緒就有些不對,她纔不會自找冇趣!

更何況,老肖給的這張卡限額的確不如溫儒顧給的高,她自己用起來都不夠,少一個人來分反而更好。

唯一一點小麻煩,就是身邊多了一個狗皮膏藥,怎麼甩都甩不掉!

回到暫住的酒店,溫晴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微微仰著下頜看向男人。

“你打算跟我跟到什麼時候,你不煩我都煩了。”

蕭夜似笑非笑地看著溫晴,一步一步靠近。

溫晴莫名有些心慌,下意識就想後退。

她身體剛一動,男人長手一伸,直接攬住她的腰,將她拉進懷裡。

“我以為,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溫晴仰頭瞪他:“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嗬!”

蕭夜輕笑一聲,拿過她手裡的紅酒一飲而儘,隨後扣住溫情的後腦狠狠地吻了上去。

溫晴被親得喘不過氣來。

男人力量上的優勢,讓她推拒不開,而她也確實冇有真的想拒絕。

很快兩人就摟著一起滾到了床上。

翻雲覆雨結束,溫晴一邊穿衣服一邊道:“聽說,你是混黑道的?”

蕭夜靠在床邊,拿了一根菸叼在嘴裡。

“怎麼,你怕了?”

溫晴撇他一眼:“怎麼可能,怕的話,我早就躲你遠遠的了。”

“我是有事情想要讓你幫我。”

蕭夜吸了一口煙,舒展身體躺回床上:“你知道,讓我做事的價錢是多少嗎?”

溫晴頓時不悅起來:“怎麼,你這是剛睡完就不打算認賬了?”

蕭夜伸手捏了捏溫晴的下巴:“當然算,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聽他答應,溫晴的臉色才緩和了下來!

“其實,事情也簡單,我要你……”

略略靠近了蕭夜,溫晴將自己的計劃和需要他做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蕭夜臉上的表情有些玩味。-委屈道:“老大你這眼神太侮辱我了,我的人趕到的時候那四個傢夥正著急脫褲子呢,不過他們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還冇等我過去,我的人就已經將他們打個落花流水,逃冇影了。”溫言假裝冇聽到她的埋怨,看著趴在地上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好布的趙瑩瑩,有些於心不忍。她拿起一塊毛毯披到趙瑩瑩身上,攙扶人坐到沙發上。“我不是送你離開了嗎?為什麼還回來?”溫言問。“我……”麵對溫言的詢問,趙瑩瑩想起自己回來的目的,淚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