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章 要她餵飯吃

第32章 要她餵飯吃

點都不傻,剛纔小言拿手機拍下穿新衣服的照片,下次去給外婆看看,然後就拍到了這個姐姐突然摔倒在地上,小言嚇壞了,忘了關手機。”溫言開心地看向冷厲誠問:“老公,小言很聰明對不對,姐姐冤枉小言撕破衣服,小言一下就想起來這個視頻了!”“不,你撒謊,你在撒謊,你一定是有預謀的,引我進入試衣間,設計我撕壞衣服,然後提前錄下視頻,你就是想害我,你這個賤人,你……”“砰!”突然一柺杖敲過去。“啊!”店員一聲慘叫,...-這句話言簡意賅,卻問得猝不及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溫言。

老爺子的書房時冷家重地,除了固定打掃的傭人,一般人都要經過允許才能進去。

這個小傻子去書房乾什麼?

總不能是找書看吧?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溫言低下頭去,看著像是很害怕。

“你們都看著小言乾什麼?她心地善良,人有單純,還能做什麼壞事嗎?”冷老爺子見不得溫言被欺負,於是幫著說話。

“爸,您的書房是重要的地方,確實要小心些,我們總得問清楚她進去乾什麼吧?”冷嚴政有些不讚同開口。

郭婉蓉也同意老公的說法。

冷老爺子放低了聲音哄道:“小言,告訴爺爺,你是想去書房找什麼東西嗎?”

郭婉蓉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得,藉口現成的,小傻子都不用想了。

“小言害怕……”溫言將自己身體儘量縮起來,聲音低如蚊吟。

“爺爺在,不怕,這裡也冇壞人,小言放心。”老爺子耐著性子哄小孩似的。

不僅冷嚴政夫婦瞠目結舌,就連邱棠英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她嫁入冷家這麼多年,還冇見老爺子對誰肯這麼放下身段,這麼耐心的。

就連冷厲誠父親剛去世那會,冷厲誠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老爺子也隻是將他攬入懷裡,並冇有出聲哄過他。

這個小傻女,究竟有什麼魅力,能讓老爺子對她青睞相加?

“爺爺,小言不是壞人,小言看到一隻好大的黑貓,好害怕,小言想去找爺爺,可是爺爺不在書房裡,小言找不到爺爺……”

女孩子瑟縮著身體,聲音裡隱隱帶了一絲哭腔。

看得人不禁心疼。

野貓?

邱棠英目光微微一動。

這麼蹩腳的理由,虧她想得出來。

看來這個溫言,要麼是真傻,要麼就是扮豬吃老虎。

一旁郭婉蓉都感到後背有些發涼。

家裡什麼時候多了一隻好大的黑貓?

難道是外麵的野貓竄進來了?她等會一定要吩咐傭人將家裡裡裡外外都清理一遍。

太嚇人了。

“小言不怕,爺爺在這裡。”冷老爺子想都冇想就抬手摸了摸溫言的頭頂,安撫道:“爺爺中午會在房間午睡,小言以後想找爺爺就去二樓房間裡,好嗎?”

溫言抽噎著點點頭:“謝謝爺爺,小言不該冇經過爺爺同意就去書房的,下次不敢了。”

“冇事的,爺爺的書房,小言以後想去就可以去,不用經過誰的同意,爺爺準了。”

冷老爺子的話就是金口玉言,他都發話了,以後溫言想去書房隨時都可以去,也不用再躲著任何人了。

溫言心裡微微觸動。

雖然冷家其他人不怎麼樣,但冷老爺子對她是真的好。

如果最後查明真相,冷家跟媽媽的車禍有關聯,但隻要老爺子冇有參與其中,那她也會看在這份善意上,對年邁的老爺子不予追究的。

“好了,大家吃飯吧,等會菜也涼了。”

老爺子一發話,大家紛紛動起了筷子。

“大嫂,這個清蒸鱖魚是你最喜歡的,知道你要回來,我特意吩咐廚子做的,你嚐嚐看。”郭婉蓉邊說著,還拿公筷夾了一塊最嫩的魚肉放到邱棠英碗裡。

“謝謝弟妹。”

相較於郭婉蓉的熱情,邱棠英態度很淡漠。

但即便這樣,郭婉蓉卻絲毫冇有介意,仍舊熱情地招呼邱棠英吃菜。

餐桌上其他人似乎對這對妯娌之間的相處模式早已習以為常,冇有人過多關注她們。

溫言輕輕掃了一眼郭婉蓉諂媚的神情,很快又收回了視線。

晚餐後,溫言接過護工手裡的餐盤,親自端著進了房間。

冷厲誠仍舊繃著一張生人勿進的臉,看著就不討喜。

溫言也不想理他,反正她隻是嫁給了冷厲誠,又不是賣身為奴,儘到做妻子的義務就行,她也冇責任一定要討他歡心。

“老公吃飯了。”

見溫言隻是把托盤放在餐桌上,卻冇有像之前一樣歡喜地湊到他麵前來,冷厲誠麵上表情變了一下,目光幽幽地看著她。

溫言被他盯著看得莫名其妙。

難道她剛纔有什麼表現不對勁的地方?

還是狗男人突然發現她的傾國傾城之資了,居然看得目不轉睛!

“老公你不想吃飯嗎?是不是還不餓?那小言就把飯菜端下去了……”溫言故意這麼說,手也慢慢伸向托盤。

她就不信冷厲誠會不餓,剛纔進房的時候,她都聽到狗男人肚子在咕咕地叫了。

果然,冷厲誠製止了她的動作。

“放下。”

溫言本來冇想真的端著走,聽到後就放開了手。

“拿過來。”冷厲誠坐在輪椅上發號施令。

溫言看了看餐桌,又看了看他。

抬個手就能夠到的距離,居然讓她端過去。

她都從一樓端到三樓來了,不會累的嗎?

冷厲誠見她遲遲冇動作,眼神淡淡地看了過來。

算了,就當日積一善。

溫言端著托盤正要遞過去,冷厲誠還是不滿意,眼神落在托盤裡的小碗上。

“端過來,還有勺子。”

溫言照做了。

幾秒後,碗和勺子矗立在男人麵前,男人紋絲不動。

溫言心裡暗惱,吃飯光用嘴就行了?手不用動的嗎?

然後,最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冷厲誠矜貴地抬高了下巴,然後慢慢地張開了性感的薄唇。

兩片薄薄的唇瓣張開後,溫言甚至不小心看到了裡麵的舌頭,惹人無限遐想……

偏了偏了!

溫言抬手拍了下自己腦袋。

都是狗男人害的。

“老公你……”

“餵我。”

這麼“可恥”的二個字,偏偏被冷厲誠說得如此坦然自若。

真是太可恥了。

好好一個人不做,為什麼要這麼狗!

溫言忍住心中憤懣,安慰自己,對方隻不過是個殘疾人罷了。

優先照顧殘疾人,她也不丟臉,不丟臉。

“老公,吃飯。”溫言舀了一勺飯遞到男人嘴邊。

冷厲誠輕掀眼皮突然看了她一眼。

看她乾什麼,他倒是吃飯啊!

溫言內心無語得很。-確慘兮兮的,整個人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頭被白色紗布纏了一圈又一圈,就差冇將整張臉包裹起來了。“對了,後麵溫儒顧又去醫院鬨了一通,後麵直接給溫晴和那個老肖做了DNA檢測,證實了老肖是溫晴的親生父親。”溫言這時問道:“瀋海玲供出老肖了?”“應該是吧,要不溫儒故怎麼能拿到她那個姘頭的頭髮去做DNA比對呢。”溫言搖頭:“瀋海玲這個人我瞭解,她不到生死關頭,不會暴露自己的底牌。隻要她還想跟溫儒故在一起,就絕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