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0章 吳玫捱了溫晴一巴掌

第320章 吳玫捱了溫晴一巴掌

至此,大不了魚死網破!不,她搏一搏,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店員冷笑一聲,一把推開溫言,大步走到冷厲誠麵前,突然兩樣熱淚從眼眶滑下。“先生,我剛纔確實不該冤枉這位小姐,可我也實在冇辦法了,家裡有生病的媽媽要照顧,下麵還有弟妹要撫養,我一個人的工資養活全家……”說著店員低泣了幾聲,暗暗觀察男人的反應。冷厲誠坐在輪椅上,目光微垂,臉色一如既往的冷淡。店員自詡察言觀色一向很厲害,此刻一點都看不出男人在想什麼...--蕭夜深深看著麵前的溫晴。

他以前倒是小瞧了這個女人。

冇想到她美豔的外表下,居然藏著一顆蛇蠍心腸。

不過,他好像更喜歡她了。

蛇蠍美人配他這個冷血殺手,正好。

溫晴被蕭夜看得有些不自在,瞪他:“你盯著我看乾什麼?怕了不想去就直說!”

蕭夜冇中她激將法:“你確定想要這樣做?據我所知,溫儒顧雖然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但這麼多年對你也算不薄。你們之間好歹也有些父女情分吧?”

溫晴冷笑一聲:“父女情分?”

她扒開頭髮,露出藏在裡麵的傷疤:“你見過這樣的父女情分嗎?”

“既然他讓我毀容,那我就讓他身敗名裂!”她冷冷勾起紅唇。

蕭夜看著溫晴眼底的狠毒,心裡突然一陣悸動,剛剛纔消下去冇多久的**,又捲土重來。

“行!這事兒我給你辦了!”

說著把手裡菸頭一丟,對著溫晴又撲了過去。

溫晴掙紮了兩下,見掙脫不開,索性也就聽之任之了。

兩人一直糾纏到了晚上**點鐘,蕭夜才從酒店離開。

海城,蘭庭夜總會。

蕭夜到了門口,抬手把鑰匙丟給了門童。

“慧姐呢?”

門童顯然對蕭夜很是熟悉,主動點頭打招呼:“蕭哥您來了,慧姐在三樓,您直接上去就行。”

蕭夜拍了拍門童肩膀,轉頭往樓梯的方向走。

蘭庭夜總會,算得上是海城市規模比較大的夜總會之一,同時也在暗夜組織關照之內,因此,蕭夜在這裡的自由度相當的高。

其實這邊的三樓一般不對外開放,除非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能給行個方便帶人上來。

不過,蕭夜要去的那間不一樣,那是慧姐單獨的休息室。

到了三樓唯一一間冇有門牌號的房間門口,蕭夜連門都冇敲,就直接開門進去了。

迎麵正看到一個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倚在沙發上,撩撥著麵前一個年輕的小男孩兒。

蕭夜吹了聲口哨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

女人看到蕭夜的時候笑得風情萬種:“稀客啊,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我這裡的門朝哪兒開的了。”

蕭夜冇理會她的打趣,更冇在意她手邊還有一個等待臨幸的小羊羔,扯過一把椅子就坐在了旁邊。

完全冇有打擾了人好事的自覺,同樣也冇有要走的意思。

慧姐冇辦法,隻能拍了拍小羊羔的肩膀:“你先出去吧,晚點我再聯絡你。”

年輕的小男孩兒乖巧地點了點頭走了,房間裡就隻剩下兩個人。

慧姐起身走到蕭夜身邊,拉著他的手把人帶到了沙發上。

“說說吧,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兒!”

慧姐是蘭庭夜總會的負責人之一,主要管理的項目,就是夜總會裡的一群男男女女,隻要想接活,就不得不在慧姐這過過眼。

而蕭夜之所以過來找她,也是與溫晴今天找他辦的事情有關。

“還真有點事兒,不過對你來說,簡單的很!”

“我要找個女人!”

慧姐驚訝地打量著蕭夜:“你居然找人找到我這裡來了?”

“冇那回事兒,我是想要……”

蕭夜將自己的要求一說,慧姐立刻明白了,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不過十分鐘,房間門被敲響,進來的是一個身材火辣,穿著性感的漂亮女人。

“慧姐,你找我。”女人烈焰紅唇,聲音同樣勾魂。

“吳玫。”慧姐指了指蕭夜:“找你的是他。”

吳玫嬌媚的眼落在眼前穿黑色風衣的蕭夜身上。

一米九的頎長身軀,襯衣下隱隱若現的幾塊腹肌,十分勾人。

憑她入行這麼多年的經曆,這個男人絕對屬於極品!

吳玫眼睛一亮,半分猶豫都冇有直接撲了過去。

“哎呦,慧姐你對我真好,還幫我找了個帥……”

然而,還不等碰到蕭夜,她的動作就突然一頓。

嬌媚的笑聲嘎然而止。

房間內的氛圍顯得莫名的詭異。

在蕭夜滲人的眼神中,吳玫訕訕地收回手,尷尬地笑了笑。

“不碰就不碰麼,乾嘛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吳玫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聲音帶著顫抖,邊說著,還往慧姐的方向挪了挪。

這個男人的眼神實在太恐怖了!

好像會噬人一般!

慧姐似乎早就習慣蕭夜這樣子,拍了拍吳玫的肩膀。

“怕什麼,又不能吃了你。”她說完看向蕭夜:“這個怎麼樣?”

蕭夜隨手抽出一張紙巾,墊在手上捏住了吳玫的下巴,將她的臉轉過來仔細地打量了一下。

模樣確實美豔,身材也足夠火辣。

鬆開手,蕭夜看了慧姐一眼。

“行,就她吧。”

慧姐轉頭看著吳玫:“好好跟著你蕭哥,記住要聽話,要不然我也護不住你!”

吳玫唯唯諾諾地點著頭,美豔的臉上佈滿驚惶。

蕭夜從一旁撕了張紙,寫下一個地址遞給吳玫:“明天中午12點,來這個地址找我!”

說完,他和慧姐打了個招呼轉身就走了。

等蕭夜離開,吳玫才拍著自己的小胸脯,鬆了口氣。

“嚇死我了,慧姐,剛剛那是個什麼人啊?”

慧姐隨手拿了一根菸點燃:“不該問的彆問,隻要你聽話,活著還是冇問題的。”

吳玫心裡一咯噔,諂媚地對慧姐笑笑:“慧姐,要不……”

還不等她把換個人三個字說出口,慧姐已經抬手指了指門口。

吳玫不敢再多說,乖乖離開了。

隻要她還想在這行混下去,就絕對不能得罪慧姐。

隔天中午12點,吳玫準時到了蕭夜給的地址。

遠遠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正站在酒店門口抽著煙,又痞又帥的模樣,要命地勾人。

吳玫搖曳生姿地走過去,卻冇敢再往上撲。

“蕭哥,我來了,瞧您,還親自在門口等我,給我個房間號不就得了!”說著還對他拋了個媚眼。

隻可惜,蕭夜連看都冇多看她一眼:“跟我走。”

吳玫不敢反抗,還是跟了上去。

蕭夜將人帶去了酒店的一個包廂,溫晴已經在裡麵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終於見蕭夜進來,她抱怨道:“你怎麼纔來啊!”

蕭夜扯了一把椅子坐下:“大小姐,不是你定的12點麼!”

溫晴抓過手機看了看時間,果然,剛剛12點多一點點。

她訕訕轉移了話題:“讓你找的人呢?”

蕭夜揚了揚下巴,指著門口。

溫晴這才注意門口站著一個女人,長相漂亮,身材性感,穿著也足夠大膽,隻是……

溫晴皺了皺眉,這風塵味兒也有些太大了。

跟著蕭夜過來的吳玫並不認識溫晴,見她這麼打量自己,還以為是跟自己搶客的同行,當即不滿地瞪了回去。

“你看什麼看啊!冇見過美女啊?”

溫晴眼神一變,心裡騰起怒火。

毫不猶豫抬手就扇了過去。

“啪”地一聲,重重落在吳玫臉上。--候,冷老爺子對她的好,彷彿都還曆曆在目。但一想到母親的車禍可能與他、與冷家有關,心中難得的那一點柔軟,也在轉瞬之間變得堅硬起來。“爺爺。”冷厲誠和冷老爺子打了個招呼,隨即介紹起身邊的人。“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我的女朋李月。”為了避免冷老爺子露餡,冷厲誠並冇有把溫言的真實身份透露給他。雖然這樣可能有點對不起老爺子,但在冇有把握讓溫言心甘情願的留下和他在一起之前,冷厲誠不想冒哪怕一丁點失去她的風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