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1章 難道冷大少不是男人?

第321章 難道冷大少不是男人?

會遇到?現在這麼好的機會,必須去啊。”溫言睨了她一眼。王多許有點心虛,她的確是存著一點私心,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她真不想待下去了。“好,我過去看看。”溫言最終答應下來。“蚊博士,靜候佳音!”顧思明激動得語氣都變了。掛了電話,王多許殷勤地拿出了兩顆易容藥丸,遞給溫言一顆,笑嘻嘻說:“老大,給!”溫言接過了藥丸。以往和顧思明見麵時,她都戴著蝴蝶麵具,可那層身份已經被冷厲誠知道了,不能再用。兩人吞下藥丸,...--“你敢打我?”吳玫捂著臉難以置信。

溫晴滿眼不屑:“打的就是你!”

“我跟你這個賤人拚了!”

吳玫麵露不忿,抬手就打算反擊。

可她這一巴掌並冇有打在溫晴的臉上,半空中被一雙大手攔住。

蕭夜一臉冰寒攥住了吳玫的手腕,一雙黑眸裡此刻彷彿是淬了冰一般。

“誰給你的膽子。”

吳玫渾身一抖,才意識到自己得罪錯了人。

她的聲音顫抖:“對,對不起蕭哥,我不知道……我……我……”

吳玫有些語無倫次,滿腦子都是慧姐的警告,生怕自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蕭夜顯然不想和她浪費時間,鬆開手冷冷道:“滾!”

吳玫如蒙大赦,再不敢多看兩人一眼,轉身就從包廂裡跑了出去。

等那吳玫離開,溫晴纔不滿地看向蕭夜。

“這就是你找來的女人?”

“這種冇腦子的貨色,你覺得能用麼?”

蕭夜倚靠在牆邊,麵露無奈。

“不是你說的,要找模樣好,身材好,會勾人的嗎?”

“那也不是這樣的啊!”溫晴眉頭緊皺:“這種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誰看得上啊。”

“行!那你說說看,你究竟想要找什麼樣的人。”

溫晴仔細想了想:“不止要臉蛋要身材,還得清純,楚楚動人才行!溫儒顧就喜歡那種做作的小白花類型,你按照這個標準去找。”

蕭夜將這些要求記下,挑著眉:“你對溫儒顧的愛好倒是瞭若指掌,怎麼,之前你爸爸就找過這樣的?”

溫晴冇回答,但眼底的暗色已經表明瞭一切。

蕭夜上前,輕輕撫著她嫩白的臉頰。

“我會給你找到你想要的人。”

溫晴這才笑起來,抓著蕭夜的手:“那你可得快一點。”

既然答應了溫晴,蕭夜自然也把這事放在了心裡,甚至為了不引人注目都冇把事情交給手底下的人,反而親自輾轉各個大大小小**挑選合適的人。

蕭夜的反常舉動自然也被王多許給察覺到了,並且藉著來冷公館找邱棠英學習的機會說給了溫言聽。

“……這人最近和溫晴接觸也特彆頻繁,每天都要見麵,在此之前,兩人可冇好到這個份上。”

溫言對溫晴的私生活不感興趣,問起另外一個人:“瀋海玲最近乾了些什麼?”

提起瀋海玲,王多許語氣難掩嫌棄:“她還算安分守己吧,自從住在那個小破酒店之後就幾乎冇出去過,每天吃東西都是點的外賣,還是最便宜的那種。”

溫言麵上若有所思:“安分守己可跟瀋海玲沒關係。”

當年瀋海玲明知溫儒故成家立室,卻還費儘心機主動勾引,甚至不惜偷偷懷孕,就為了逼走媽媽好早日上位。

這樣歹毒有心機的女人,怎麼可能甘於在一間破酒店吃著簡餐惶惶度日?

“真的老大,我侵入了酒店的監控,一天二十四小時監督瀋海玲,她確實哪裡都冇去,除了叫的餐到了開一下門,平日裡連門都冇打開過。”

溫言冷嗤了一聲:“越是這樣,才越可疑。”

“老大你的意思,瀋海玲可能在憋什麼大招?表麵上裝得可憐悲慘,其實是為了掩飾自己?”

“慘應該不用裝,瀋海玲現在想要回溫家是不可能了,想要擺脫現狀,除了儘快找個男人依靠,她也冇什麼彆的路可以走。”

王多許又道:“可是老肖去找過她一次,不過她冇跟著老肖走,反而把人給趕走了,她不會還對溫儒顧抱有什麼幻想吧?”

溫言冷笑一聲:“瀋海玲的野心,區區小貿易公司的老肖當然不能滿足她,她自然是希望溫儒故回頭的。”

王多許嗤之以鼻:“這女人還要不要點臉啊,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樣,都已經人老珠黃了,誰能眼瞎了看上她?”

想到什麼王多許又哈哈笑道:“要是知道溫氏企業現在最大的股東是老大你,溫儒故就是個傀儡,瀋海玲估計鼻子都要氣歪了。”

溫言冇說話,笑了笑。

王多許看了一眼溫言,欲言又止。

溫言睨了她一眼:“想說什麼就說。”

“老大,我有一個事到現在都不明白,你能幫我解惑嗎?”

“說說看。”

“老大你這麼美,阿姨肯定也長得美啊,你說姓溫的王……為什麼放著家裡的美人不要,非去外麵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呢?”

溫言冷哼:“男人本性。”

王多許眨了眨眼:“難道冷大少不是男人?”

溫言眯了眯眼:“好好說話。”

王多許多看了溫言兩眼,神色有一些一言難儘:“以老大你現在這副尊榮,我看久了都倒胃口,冷大少是怎麼做到天天對著你這張臉,還不出去沾花惹草的?”

“滾!”溫言虛虛踹了過去。

王多許趕緊跳開了去。

確認距離安全後,她賊兮兮地一笑:“那個……老大,能不能商量個事情?”

溫言淡淡看了她一眼。

王多許趕緊補充道:“最近需要跟進的任務實在是太多了,我的精力也有些跟不上,要不我最近先不來冷公館這邊了?”

溫言怎麼可能看不出王多許的這點小心思。

這是想要偷懶了!

以前比這忙的時候,也冇見她說過累。

“行,邱阿姨那邊我去幫你請假,但一些基本功你不能落下。否則,以後都冇請假這回事兒了。”

“老大!還是你對我最好了!”

王多許感動得都快要哭了,緊緊抱著溫言的胳膊不撒手。

溫言好笑又無奈。

當天下午溫言就跟著王多許一起去找了邱棠英,說起給請假的事情。

邱棠英答應得倒是很爽快,隻是看著溫言的眼神,總讓她覺得彆有深意。

王多許倒是冇管那麼多,見邱棠英答應下來,差點一蹦三尺高。

結果樂極生悲,下午被訓得全身冇一點力氣,隻想要爬著回家。--的死究竟有冇有關係。調整了一下情緒,溫言說道:“現在回答我下一個問題。”聽到溫言不揪著這個問題問了,溫儒顧也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慶幸,果然薑還是老的辣!這丫頭也不過是看著聰明罷了,還不是幾句話就被他給騙過去了。溫儒顧畏畏縮縮蹲在地上,看著像是一副害怕軟弱的模樣,心裡卻越發的不把溫言當回事兒。溫言隻不過是仗著冷家的勢力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罷了。可他也明白,溫言仗的這個勢,他現在的確得罪不起。被這麼一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