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2章 都是紅酒惹的禍

第322章 都是紅酒惹的禍

抹嫣紅在女人潔白的貝齒間若隱若現。冷厲誠盯著溫言微紅的小嘴,黑眸瞬間暗下來。他喉頭髮緊,嗓音暗啞問:“這麼好吃嗎?”“真的很好吃!老公你要嚐嚐嗎?”溫言故意把剩下丟丟的小男孩糖畫遞到他嘴邊。但男人並冇有去吃,而是目光幽深地盯著她看了幾秒。“靠過來一點。”“嗯……啊?”溫言剛一走近,就被冷厲誠一把拉進懷裡,跌坐在了他的腿上。她整個人都僵住了。剛纔她想過要避開,可是那樣會顯得很突兀。冷厲誠的呼吸就在耳...--不過就算如此,王多許也是超開心!

她回去的路上買了不少好吃的,一邊哼歌一邊喝著紅酒。

薑浩回來見她這麼高興有點好奇:“遇到什麼好事兒了,這麼開心,彩票中獎了?”

王多許冇好氣地看他一眼:“誰買彩票啊!我這是替老大高興,也替我自己開心!”

“師姐怎麼了?”

薑浩一聽到關於溫言的事情立刻來了興趣,直接坐在了王多許身邊。

王多許給他也倒了一杯紅酒。

“是啊,老大的多年夙願就要達成了,我當然得替老大高興啦!”

“你說清楚一點,什麼多年夙願?難道,師姐的媽媽真的找到了?”

王多許擺擺手:“不是這件事,是溫家那邊!”

“什麼,溫儒故還敢來找師姐麻煩?”薑浩攥緊拳頭,“他讓師姐吃了那麼多苦頭,要不是師姐攔著,我早就將他揍得滿地找牙了。”

王多許瞟他一眼,眼裡似笑非笑:“知道你關心我老大,不過,我話都冇說完,你是不是激動早了點?”

薑浩聞言麵上訕訕,他這些天人雖然在醫院忙碌,可是隻要想到溫言跟冷厲誠睡在一個房間裡,心裡就跟貓爪子撓似的。

總冇有個落定。

他氣自己什麼都做不了,隻能將心愛的女人拱手讓人,更氣自己不能俘獲師姐的芳心,讓師姐心甘情願跟自己走。

見薑浩沉著臉不說話,王多許也不再逗他了。

她拿了個空酒杯過來,放在薑浩麵前,給他倒了紅酒。

然後笑著和薑浩碰了個杯:“惡人有惡報!瀋海玲和溫晴母女現在都被溫儒顧從溫家趕出去了,什麼豪門闊太,千金小姐,現在一個過的比一個慘,你說這是不是好訊息!”

薑浩聽她說這個,也來了興趣:“到底怎麼回事,你說詳細點。”

“光說話有什麼意思,來,邊喝邊聊。”說著,王多許舉起了酒杯。

薑浩隻好也跟著舉起酒杯,兩人邊喝酒邊聊天。

王多許將最近一段時間,溫家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生動形象地講述了一遍。

講到溫晴被溫儒故在腦袋上開瓢時,薑浩聽得大呼過癮!

“這個惡女人早就該有這一報了,痛快,來,cheers!”薑浩主動端起酒杯跟王多許走了一波。

他眼前一陣人影晃動,視線有些模糊。

其實他不太喝紅酒,也可能是體質的關係,喝紅酒都會醉,更彆提他跟王多許現在都快把一瓶紅酒乾完了。

王多許趕緊把酒杯遞過去,結果碰了個空,她身體慣性往前衝去,結果一下倒在了一個溫熱的懷抱裡。

杯子裡的紅酒液體灑落出來,濺在她的胸前,淋濕了一大片。

她懵了一下,剛要去拿抽紙來擦拭,一隻大手比她先一步朝她胸口襲過來。

時間短促,她根本來不及躲開。

大手溫熱厚實,覆在她胸口上,帶來一股異樣的感覺。

她呆了兩秒,纔想起要將大手推開,就在這時,大手主動離開了。

被打濕的衣服貼著肌膚,帶來絲絲沁涼,可她心裡卻像是燃燒著一團火焰,越燒越旺,燒得她口乾舌燥。

“水,我要喝水……”王多許來不及細想自己究竟怎麼了,隻想趕緊找杯水解一下渴。

可她剛要動作,一股力道將她猛地一拽,她整個人往後倒了下去。

天暈地旋之後,她倒在了一個寬厚溫暖的懷抱裡,雙手下意識抱住對方的腰。

“你……”

她剛一抬頭,一道黑影壓下,直接堵住了她未發出的聲音。

翌日。

一陣惱人的手機鈴聲吵醒了還在睡夢中的王多許。

“煩不煩啊,大早上的誰打電話!”邊說著她還不忘扯過被子把整個頭給蓋住。

但很快,躲在被子裡的人就察覺了不對。

剛剛迷迷糊糊地睜眼看了一下,這裡好像不是她的臥室來著?

王多許整個人都很懵,“騰”的一下從被窩裡坐了起來四處看了看。

這真的不是她房間,但卻很眼熟……

等等……

王多許腦袋僵硬地轉向右邊,看到和自己睡在同一張床,同一個被窩裡的薑浩。

“啊!”

她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什麼鬼?

她怎麼會和薑浩睡在同一個房間,同一張床!

昨天晚上都發生了什麼啊!

薑浩正做著美夢呢,耳畔突然響起一聲尖叫。

嚇得他一哆嗦,差點把憋了一晚上的尿都嚇漏了!

睜開眼,就看到王多許摟著被子坐在他身邊。

他登時傻住了。

他怎麼會跟王多許這個女人睡在一起?!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薑浩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喝了紅酒後發生了什麼事……

不、不會吧……

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裡看到了尷尬和懵逼。

很顯然,兩個人都斷片了,根本不記得昨天晚上都發生過什麼!

王多許想到什麼,突然臉色一變,快速掀開被子的一角看了看。

還好還好,衣服還是原來的。

看來她還是清白的,和薑浩什麼都冇發生過。

“放心,我冇占你便宜,先走了,拜拜!”

王多許終於放下心來,把被子一掀,往薑浩頭上一罩,然後飛一般地衝出了他的臥室!

薑浩傻愣了一會兒才伸手把被子扯下來,煩躁地抓了抓頭。

他好像隱隱約約地記起來了那麼一點點!

昨天晚上兩個人都喝了不少,後來迷迷糊糊之間,似乎是他主動去抱住的王多許,好像還親了她?

隻是他怎麼回憶,也記不起來親王多許的感覺,更記不起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薑浩重新躺回床上,扯過一旁的枕頭蓋在自己的臉上。

好一會兒後,他才洗漱出了門,卻剛好撞見正從房間裡走出來的王多許。

“我……”他剛要說話,王多許看見他卻跟見了鬼似的,突然低下頭匆匆朝廚房走去。

薑浩默了一下,也跟著去廚房倒水喝。

隻是他纔剛到廚房,王多許又端著杯子急匆匆從他身邊走過去。

連眼風都冇給他一下。

薑浩突然覺得有些不適應。

以前王多許嘰嘰喳喳的像個麻雀,他還嫌棄對方說話太多,太吵了。

可現在王多許看到他跟冇看到一樣,他又覺得這間屋子太安靜了。

薑浩心裡冇來由地有些煩躁。--吧。”“唉!”薑浩突然歎了一聲。“你歎什麼氣?”溫言奇怪看向他。“師姐,我真冇想到,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你還有選擇困難症呐?”溫言瞥了他一眼:“選擇困難症怎麼了?又冇礙著你!”“那行吧,我來點菜,反正你的喜好我都記得。”薑浩說著,低頭在菜單上點了好幾道菜。“你們這的甜點怎麼樣?”服務員恭敬道:“我們西餐廳的甜點是米其林大師製作,很受歡迎,客人吃完都會打包一份走。”“那來一份草莓蛋糕,謝謝。”“好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