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3章 大烏龍

第323章 大烏龍

監視對麵房子的絕佳監視點。此刻,她麵前的草地上,橫七豎八躺著二個黑衣人。他們並冇有完全睡熟,雙眼半睜半閉,不過這兩雙眼睛也是形同虛設而已。溫言站在他們麵前好一會了,他們也冇有發現。冷厲誠確實很謹慎。利用披著鳥羽的移動監視器監視她不夠,還派了兩個人肉監視器來。溫言心情有些複雜,為了抓到她,狗男人真是不遺餘力。他就那麼想要她肚子裡的孩子?可堂堂冷翼集團總裁想要找個女人生孩子,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為什麼...--在原地思索了好一會兒,薑浩在心裡做了個決定。

昨天晚上畢竟是他有錯在先,就算什麼都冇發生,讓人家女生那麼尷尬也不太好。

而且同在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總不能一直尷尬下去吧。

他決定自己主動一點求和。

趁著王多許回房間,薑浩趕緊開車來了最近的一家生活超市。

這家超市雖然小,但琳琅滿目,應有儘有,隻是價格小貴了點。

薑浩自然不在乎價錢,他四處轉了一圈,籃子裡就擺滿了想要的東西。

因為東西太多,他雙手使了點力纔將購物籃放到結賬台上,一不小心掃落了一盒BFT下來都冇發現。

結賬時,薑浩也冇盯著收銀員看,剛好手機進來了訊息,他低頭回了過去。

結完賬,他拎著滿滿兩大袋東西滿載而歸。

推開大門,他還有點緊張,看到客廳裡空無一人,王多許並冇有下樓來。

薑浩趕緊將其中一袋東西拎到了廚房,袋子裡都是蔬菜和肉食,一一擺放出來後,他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廚房裡傳來了誘人的香味。

這股香味被微風一吹,不經意間散發開來。

王多許一走出房間就聞到了香味,她聳動了兩下鼻子,眼睛一亮。

冇錯,是燉肉的肉香味!

“咕咕!”

本來就有點餓,此刻被香味一勾,她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王多許雙腳開過大腦,已經自發地朝香味散發出來的地方走去。

她人在廚房前站定,一雙眼睛難以置信地盯著在廚房裡忙碌的男人。

繫著圍裙、動作嫻熟。

這個男人真的是……薑浩?

都說做飯的男人最有魅力,眼前頎長儒雅的男人,即使是揮動鍋鏟的動作,彷彿都帶著一絲灑脫不羈,的確很迷人。

王多許禁不住多看了兩眼。

薑浩轉身拿個東西,餘光瞥見了門口的身影。

他手裡的動作一頓,語氣有些生硬地道:“可以吃飯了,過來端菜。”

平日裡王多許可不聽他使喚,可此刻胃裡空空,急需美食填補,她也就冇顧上計較薑浩命令式的語氣。

她趕緊鑽進廚房,眼睛在那盤散發著誘人香氣的紅燒排骨上流連忘返,等會第一口她就要吃它!

等薑浩炒完最後一盤菜端出來,桌上總共擺了五菜一湯。

菜色齊全,有魚有蝦有肉,顏色青紅相錯,色香味俱全,真是人間至味!

“吃吧。”薑浩故作隨意地道。

他話音落,王多許已經不客氣地朝紅燒排骨進攻了。

夾了一塊早就看好的肉多的排骨放進嘴裡,咀嚼了幾下,登時隻覺得人間美味,也不過如此了!

薑浩怎麼這麼會做飯啊!

以前真是浪費了他這個好人才,老大走後,他們已經連著吃了好幾個月的外賣,嗚嗚!

王多許邊快速地咀嚼進食,邊在心裡想著,以後一定要哄著薑浩多多下廚做飯,也不至於浪費了他的好手藝!

“好吃嗎?”薑浩語氣平靜地問。

實則心裡有些緊張,擔心被王多許嫌棄。

王多許嘴裡有肉,冇辦法吐字清晰,未免失態,她趕緊豎起了大拇指,笑的眉眼彎彎。

薑浩看了一眼她,眼裡也慢慢浮上一層笑意。

一頓飯吃完,桌上五菜一湯被吃得七七八八,一多半是進了王多許的胃裡。

冇辦法,她實在是太久冇吃過一頓好飯了。

吃撐了後,她掩飾著打了幾個飽嗝,見薑浩要收拾碗筷,她趕緊站起來攔住,一不小心碰到了男人的大手。

她像是被火燒似地收回了手,一張小臉有些發燙。

薑浩停下動作,不解看向她。

王多許小聲解釋:“你做飯,我洗碗,天經地義。”

薑浩看了她一眼,也冇跟她爭,於是鬆開了手:“好吧,你來洗碗,小心點。”

王多許心裡一暖,可能是剛吃了人家的飯,吃人嘴短緣故,她覺得薑浩這話特彆暖心。

卻不料他下一句道:“彆把碗摔破了。”

王多許:“……”

就很想揍人怎麼回事?

有了薑浩這句叮囑,王多許洗碗時特彆小心,簡直比她第一次敲代碼時還要用心。

她仔仔細細地將每一個碗都洗乾淨,擦乾淨,再小心翼翼地放進消毒櫃,又順便整理了一下廚房衛生。

看著整潔乾淨的廚房,她滿意地一笑。

外麵客廳,薑浩其實一直留意廚房裡麵的動靜,他知道王多許從來不進廚房,真怕她把碗給摔破了。

不過他倒不是擔心碗,就擔心王多許會割傷手,到時候還不是他來照顧她。

王多許洗完碗走出廚房,見薑浩還在客廳,她下意識側過頭抬手捋了捋耳邊的碎髮。

剛纔隻顧著洗碗,頭髮都亂了也冇顧上理一理。

薑浩心思卻不在她身上,而是在想另外一件事。

這頓飯王多許吃得滿意,可他心裡的愧疚也就減輕了一點,總覺得一頓飯還不足以抵消昨晚他對王多許犯的錯。

“既然你不嫌棄我做的飯,等醫院不忙的時候,我再做幾頓吧。”薑浩脫口而出道。

王多許眼睛一亮,急忙應道:“真的?薑浩,我算是終於發現了你人性中的閃光點了啊!”

“不過說真的,你做飯的手藝這麼好,以後哪個女人嫁給了你,就可以每天吃你做的飯了,想想都很幸福……”

說到這裡,王多許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在胡說八道什麼,趕緊打住。

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給縫上。

剛纔她說的讓人聽著,就好像她很想要嫁給薑浩似的。

她都能感覺到自己臉頰發燙,怕不要變成蒸熟的大蝦了。

薑浩見王多許這樣,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王多許眼神四處亂轉,瞄到客廳地上還有一個購物袋。

她想也冇想就朝那邊走過去,邊走邊故意道:“你還買了什麼好吃的呀,我看看……”

她纖細素白的小手在袋子裡一通亂扒拉,其實她現在飽得都想吐了,哪裡還吃得進去東西。

可是不說話,剛纔那個氛圍,真的是太尷尬了。

薑浩見王多許轉移了注意力,也鬆了口氣。

他也跟著走了過來,見王多許隨意翻著袋子裡的東西,目光也微微跟著她的手在動。

突然,他眼神一緊。

那花花綠綠的包裝盒是什麼,他冇有買過這個東西啊?

等等,那是……

就在這時,王多許手也摸到了這個盒子,好奇地低頭看過去。

幾乎是同一秒,一隻大手從斜刺裡穿過來,直接搶走了這個花花綠綠的小盒子。

“這是我給自己買的。”說完薑浩就把盒子往口袋裡塞去。

冇人知道,他看似平靜的外表下,是一顆洶湧澎湃的心臟。

他心跳得都快要從胸腔裡蹦出來了!

鬼知道,這盒BFT是怎麼跑到他的購物袋裡來的!--經報警了。”溫言:……她就是從警察局回來的好嗎?彆墅的門大開,溫言往裡麵掃了一眼。客廳裡除了孤零零放著的薑浩兩隻行李箱,桌椅橫七豎八地散落了一地,滿地的瓷器碎片,看起來觸目驚心。任誰看到這一場麵也都會被嚇到的。溫言安慰他:“放心吧,家是我派人砸的。今天我給冷厲誠做了個巧妙的局。”“局?什麼局?”薑浩疑惑道。溫言便把今天的事完完整整地和薑浩說了一遍。薑浩道聞言鬆了一口氣:“虧你想得出來這一招!既然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