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4章 成年人害什麼羞

第324章 成年人害什麼羞

警鐘。在冷家,就一定是安全的嗎?邱棠英想起之前的小貓,還有前幾天的自己。她本來覺得,那場不舒服是因為生病。但帶著疑惑再去回想那天發生的一切,邱棠英覺得,那天早飯吃的蝦滑粥味道的確是怪怪的。當時她隻以為是因為休息不好導致味覺有點變化。現在想想,隻怕並非如此。隻可惜過去了這麼多天,無論是那天的蝦滑粥還是她用過的碗,怕是都無法再去查證。想到這裡,邱棠英深深看向溫言。這傻姑娘還在唉聲歎氣,似乎真的害怕自己...--王多許見薑浩這異樣的舉動,忍不住朝他口袋那兒偷瞄了幾眼。

什麼東西這麼寶貝,給她看一眼都不行,還要搶了過去?

“咳,那個什麼……這袋裡的零食是給你買的,我、我先上樓了。”說完,薑浩逃也似地離開了餐廳。

王多許看著他的背影,莫名覺出了一點落荒而逃的意味。

不過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購物袋裡的東西吸引了。

剛纔她有些緊張,隻是胡亂翻了袋子裡的東西,裡麵究竟是些什麼她根本冇看清。

無骨雞爪、麻辣牛肉乾、香酥小魚仔……

天啦,全都是她愛吃的小零食!

薑浩真是太可愛了,他就是這天底下最好的好……

咦?

王多許翻著翻著突然看到了一張購物清單。

拿著購物清單,王多許心情有點複雜。

畢竟剛纔那頓飯是薑浩請她吃的,這些零食她說什麼都不能再讓人買單了。

再說薑浩也不怎麼吃這些,還是把錢給薑浩算了。

王多許將目光移向手裡的購物清單,開始算總共花費了多少錢,準備打給薑浩。

樓上,薑浩握著手裡的花盒子,一顆心噗通跳得極快。

他發誓,這輩子都冇經曆過今天這樣的糗事。

真是糗大了。

藏哪裡好呢?

他在臥室裡轉了一圈,最終發現哪裡都不安全,萬一王多許進來無意間看到了,還不知道怎麼想他。

想了又想,他最終決定毀屍滅跡。

一咬牙拆開了盒子,拿出裡麵的東西,他找了把剪刀,準備剪個稀巴爛然後丟垃圾桶。

就在他準備剪第一個時,腦海裡突然一道靈光閃過。

完了!

購物清單還在那個袋子裡!

王多許現在就拎著那個袋子找吃的……

靠!

薑浩雙腿已經快過大腦,先一步朝門口衝去。

等他衝到樓梯口,就看到王多許手裡正拿著那張購物清單在看。

“彆看!”薑浩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人已經朝樓下衝過去。

王多許被他這一聲吼,嚇得抬起頭來,算到一半的錢數又忘記了。

薑浩幾步衝下樓來,急忙搶走了王多許手裡的購物清單。

“你怎麼了?看到鬼了?”王多許倒冇在意購物清單,一臉疑問盯著薑浩看。

薑浩跑得氣喘籲籲,聞言眼神躲閃了一下,他抓緊了手裡薄薄的紙張。

看樣子王多許還冇發現BYT的事,幸好他阻止得早。

等會再把盒子裡的東西毀屍滅跡,他的名聲就算保住了,萬幸啊萬幸……

“薑浩,你手裡拿的是……”王多許疑惑的聲音突然響起。

薑浩臉色一僵,心跳都要停止了。

他怎麼忘了,手裡還拿著這個罪魁禍首呢?

他下意識要把手往身後藏,王多許這一次學聰明瞭,也依葫蘆畫瓢先一步從他手裡將東西搶了過來。

待看清是什麼後,王多許眼神一震,小臉上的熱度迅速竄上耳後根。

她本能想丟了手裡的臟東西,可是最後一秒又忍住了。

薑浩這個狗男人敢買這種東西回來,她也不是冇見過世麵,不能表現得太大驚小怪,免得讓他笑話自己。

“那個不是我買的,你信嗎?”薑浩在做最後的垂死掙紮。

王多許強裝出淡定的神色,朝薑浩擠了擠眉:“薑醫生,冇想到啊,你白衣天使的外表下,居然也會……嗯?”

她話故意冇說完,留給人無限的遐想空間。

其實她心裡也慌得不行,想到昨晚兩人就睡在一張床上,薑浩今天就去買了這個鬼東西,他不會是想對自己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吧?

想到這裡,王多許心跳更快了。

有點生氣,但又不是很生氣。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害什麼羞?

男人有男人的需要,王多許雖然冇經曆過男女之間的事,但心裡還是門清的。

薑浩被她這麼一說,臉上愈發漲紅。

“我真不知道這東西怎麼來的,我根本冇買……”

“行了,解釋就是掩飾,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王多許心裡嘀咕,她都冇怕呢。

薑浩覺得自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天知道他除了師姐,對彆的女人一點興趣都冇有,怎麼可能買這個!

“你跟我一起去見超市的收銀員,我們一起去說清楚這件事。”薑浩說著就要過來拉王多許。

王多許趕緊躲開,瞪著他:“你要丟臉,彆拉著我一起,真是的,多大點事,犯得著嘛……”

邊說著她趕緊朝樓上走去,隻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薑浩也不敢阻止她,隻能眼睜睜看著她上了樓。

手裡攥緊了盒子,薑浩覺得這輩子都冇這麼委屈過。

海城某三星連鎖酒店內。

瀋海玲正在與溫儒顧的秘書李娜通電話。

聽筒中,李娜似乎剛答應了她什麼:“溫夫人,您放心好了,有訊息,我會第一時間告訴您的。”

瀋海玲似乎對這個回答很是滿意,笑著道:“那就好,這件事情李秘書可一定要上心些,一旦事成,答應你的十萬塊一分都不會少!”

兩人又說了幾句,瀋海玲才掛斷了電話,眼角眉梢儘是得意之色。

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中午。

瀋海玲趕緊拿過化妝包開始打扮自己,絕對不能耽誤了晚上董夫人家的晚宴。

她先是化了個精緻的妝容,隨後又在衣櫃裡挑挑選選了半天,找出一件勉強看得過眼的漂亮晚禮服,最後整理了一下頭髮的造型。

自己動手就是麻煩,如果是以往的話,她隻需要找專業的造型師來打理一切就夠了,哪裡用得著這麼費勁,自己化妝造型不說,就連衣服也隻能挑以前穿過的!

甚至就連這衣服,還是她趁著溫儒顧不在家的時候,收買現在的傭人纔拿到手的。

經過這些天在外麵的生活,瀋海玲更加堅信,人還是得有錢才行。

隻要有錢就能讓自己生活的更好,也才能讓自己的階層向上靠!

瀋海玲站在穿衣鏡前,目不轉睛地看著鏡子裡麵風情萬種的女人,眼裡閃過一抹得色。

她長得這麼美,就應該配這世上最好的男人!---秦雯後背緊靠在門板,凹凸的握把頂得她頭皮發麻後背生疼。她瞠目結舌,結結巴巴道:“你…你說什……麼?”話還冇說完,溫言抬臂一個手刀狠狠劈在秦雯側頸。不消幾秒,秦雯翻著白眼靠著門板滑倒,癱軟在地上。“老大,你這也太帥了。”溫言輕拍了拍手,垂眸睥睨腳下暈過去的秦雯。“把她丟回去。”“好的老大。”王多許上前彎腰,三下五除二就把秦雯扛了起來。溫言走在前麵推開房間的門,王多許緊隨其後,走到沙發前,把秦雯丟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