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28章 瀋海玲和老肖重歸於好

第328章 瀋海玲和老肖重歸於好

去好多次,小言不想被餓死,纔開始吃蟲蟲的……”溫言說著難過地低下了頭。冷厲誠心臟狠狠一抽,有什麼酸酸漲漲的情緒在胸臆擴散。她以前究竟過的什麼日子?!他深吸了口氣,忍住了這股澀意。“買裙子的錢我還是有的,你把卡給他們!”溫言聽話地把黑卡遞給店長。店長雙手接過黑卡:“兩位請稍等,我這就去辦理收款!”她這還是第一次摸到黑卡!店長雙手顫抖地辦理完付款,又恭敬地將黑卡和包裝好的衣服送過來。“謝謝店長姐姐。”...--黑色小轎車疾馳而至,穩穩停在瀋海玲身邊。

瀋海玲努力地想抬起頭,可她冷得發抖,頭怎麼也抬不起來。

餘光中瞥見轎車門被推開,一雙男人的腿出現在視野裡。

是誰,是誰來了……

一雙有力的手臂輕輕托起了她的身體,她被抱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小玲,不要怕,我來了,會冇事的。”

她聽出來了,這是老肖的聲音。

瀋海玲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發不出來,最後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老肖心疼地看著懷裡昏迷過去的女人,噬人的眼神看向前麵的豪宅,裡麵的人究竟對他的女人做了什麼?

如果不是他提前安排人盯著瀋海玲,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找過來,他的女人要是出事,他跟那些人冇完!

老肖咬了咬後槽牙,暫時忍下這口氣,將瀋海玲抱上了車。

脫下外套,老肖把人抱上了車,找了一家最近的酒店,又叫了胡醫生過來給瀋海玲看診。

索性人冇什麼問題,就是淋雨著涼了有些發燒,另外還有一點氣火攻心。

得知瀋海玲冇事,老肖也放下心來。

胡醫生見狀不禁揶揄幾句:“看不出來啊老肖,這麼大年紀了還能又見春天,你這是要晚節不保啊。”

“少胡說八道,她就是小玲。”老肖瞪了他一眼。

胡醫生一驚,又仔細看了床上的瀋海玲幾眼。

“我之前聽你說起的,怎麼跟這個不一樣?不會是找錯了人吧?”

“我女兒親媽,我能認錯?”老肖又瞪了胡醫生一眼。

胡醫生心裡犯嘀咕。

老肖跟他說起過瀋海玲,在老肖嘴裡,瀋海玲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女人,在老肖最困難的時候跟他上刀山下火海,隻為跟他在一起。

可是現在床上躺著的這個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貴婦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能跟老肖一起出生入死的女人吧?

說句不好聽的,這樣的女人會看上老肖?

胡醫生想了下,還是不放心地叮囑了一句:“看她這樣多半不是個安分的,你可彆這麼大歲數了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鈔票啊。”

老肖自然知道他是關心自己,也冇有跟他計較。

“行了你,這邊冇你事兒了,趕緊滾吧!”

胡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走了。

老肖照顧瀋海玲倒是儘心儘力,親自幫她洗了澡換了衣服塞進被子裡,並且貼心地餵了藥。

瀋海玲睡醒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一睜眼就看到老肖坐在床邊守著自己。

“你醒了?喝不喝水?”

瀋海玲點了點頭,很快就喝到了老肖喂到嘴邊的熱水。

人在生病的時候,往往都很脆弱,瀋海玲也是一樣。

偏偏又在這個時候感受到了老肖的在意和關心,這一瞬間,她的心突然就軟了下來,看著老肖的眼神也終於有了些溫情。

她回憶起了兩人青梅竹馬時候的情誼,冇想到時隔多年陪在自己身邊的竟然還是老肖。

瀋海玲心中感動,想到之前在董夫人宴會上被那麼多人羞辱,不禁俯在老肖的肩頭哭了起來。

老肖也許久冇有感受過這女人的脆弱了,將人抱在懷裡輕輕安撫。

然而,瀋海玲豐腴的身體很快讓老肖有些心猿意馬,緩緩地,他的手不聽話的已經伸進了她的睡衣裡。

瀋海玲此刻還沉浸在老肖的柔情之中,也就冇有拒絕,任憑老肖將她推倒在床上。

男人高大魁梧的身軀迅速壓了上來。

很快房間裡就響起一陣令人耳紅心跳的聲音。

套房門口,溫晴不知何時來了,美豔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詫。

她原本是接了老肖的電話,急匆匆趕過來看瀋海玲的,卻冇想到入眼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幕。

溫晴坐在外間的沙發上,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想到剛剛所看到的場景。

老肖身上的肥肉,還有瀋海玲沉迷其中的陶醉表情,簡直……有些噁心。

她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母親竟然是這樣的水性楊花。

剛傷心欲絕地離開了溫儒故,之前還口口聲聲地說絕不跟老肖發生任何關係,轉瞬就能跟老肖勾滾到一起去。

可偏偏是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還被兩個男人偏愛過。

可她呢?

她明明喜歡的人是冷厲誠,卻錯讓給了溫言那個小賤人,自己反而陰差陽錯的和蕭夜那種混混搞到了一起!

霎時間,溫晴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抓起車鑰匙,溫晴一分鐘也不想在這裡多留。

可還冇等走出房間,手機就響了。

打電話的人是蕭夜。

“什麼事。”心情不好,溫晴的態度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蕭夜早就已經習慣了她的情緒反覆無常,也不在意:“你讓我找的人,已經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你要不要見一見。”

溫晴一怔,冇想到蕭夜找她是為了這個。

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溫晴打起點精神。

“行,你把人帶去酒店吧,我這就回去,大概一個小時之內能到。”

掛了電話,溫晴冇再看裡麵的房間一眼,轉頭就走。

一個小時後。

溫晴回了酒店,按照蕭夜發過來的地點進了一個包廂。

裡麵隻有蕭夜和另外一個女人。

見溫晴進來,蕭夜也把那女人給拉了過來:“看看,這個符合你的心意麼?”

溫晴冷著臉把那女人打量了一遍。

女人比溫晴看著的大些,卻是一副小白花的打扮,一身白色長裙長及腳踝,黑髮如瀑垂到腰間,身材看似纖弱,但卻凹凸有致。

再看那張臉,一雙大眼睛楚楚動人,此刻正怯懦地看著她。

有那麼一瞬間,她竟覺得是溫言在看著自己,莫名地就對這女人多了些不喜。

“你叫什麼名字?”溫晴的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溫度。

女人似乎被嚇到了,聲如蚊訥地回答道:“我叫……趙瑩瑩。”說完求助一般地看向帶她來到這裡的蕭夜。

蕭夜冇看她,跟溫晴道:“這個看著怎麼樣?是本市的大學生,在夜總會裡兼職陪酒,這纔剛上班就被我給挖過來了,還是個雛兒。”

溫晴冷下臉:“她不行。”

“怎麼不行?”

蕭夜抬手捏著趙瑩瑩的下頜左右轉了轉:“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小白花麼!哪兒不行了。”

溫晴有些煩躁:“我說不行就不行,這麼嫩,一看就冇有經驗!”

“就這樣的,一點手段冇有,怎麼指望她能迷住那個老傢夥!”

蕭夜聽她這樣說,笑了笑:“經驗這這種東西,完全可以積累啊。更何況,一張白紙更好畫畫,想怎麼調教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調教?”溫晴嗤笑一聲:“行,那你親自來調教她,怎麼樣?”

“我?”蕭夜差點被氣笑了,但更多的卻是失望。

這麼長時間以來,她對溫晴算是掏心掏肺,一點小事情也親自幫忙跑前跑後。

結果,他在溫晴的眼裡算什麼?

隨隨便便就把他拱手讓給彆的女人,她心裡有一點他的位置嗎?

看來這個女人不隻是蛇蠍心腸,她根本就是個冷血的。

又或者說,她本就冇有心纔對!

蕭夜笑了笑:“行,那我就親自調教給你看看。”

外麵混了這麼多年,蕭夜自然也是其中老手,牽著趙瑩瑩的手輕輕一拽,女人就嬌弱無骨地靠在了他的懷裡。--能跳起來打人。見溫言不作聲,薑浩不死心,他突然想到什麼,說道:“師姐,你一直這樣東躲西藏也不是個辦法,我有一計,可以瞞天過海。”溫言好奇看了他一眼:“什麼?”“跟我在一起。”溫言瞪大了眼。她聽錯了?還是薑浩說錯了?薑浩解釋補充:“讓我做孩子的父親!”薑浩說完,那張俊秀的臉上有些微紅。他說的是解決辦法,卻也是他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如果溫言願意,他真想一輩子這樣照顧她和她腹中的孩子。溫言直接呆住,哪裡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