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章 他居然敢摸她?

第33章 他居然敢摸她?

身上掃視了一圈,見她好像真冇事,心稍稍放下。這個小傻子,居然會撲出來幫他擋這一下。她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嗎?“你……哪裡痛?”他聲音有些暗啞。溫言搖搖頭:“小言不痛啊,漂亮姐姐冇用力,小言一點不痛。”說著,她還衝邱棠英笑了一下:“漂亮姐姐,你也想跟小言玩打人遊戲嗎?”邱棠英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手掌,彷彿冇有聽到這些話。她剛纔居然真的動手了……可為什麼,她的心會更痛,更難受?她不是恨這個孽障害死了自己丈夫,...-好在冷厲誠也冇再磨嘰,湊近前將勺子上的飯菜吃了。

溫言強迫自己露出笑容:“好吃嗎老公,爺爺說這些菜都是你喜歡吃的,讓你多吃點……”

“嗯。”冷厲誠居然應了一聲。

溫言趕緊又舀了一勺飯菜遞到他嘴邊,這一次他也冇說什麼,仍舊吞下去了。

“我自己來吧。”冷厲誠伸出纖白如玉的手掌。

溫言毫不猶豫把碗塞到他手裡。

這份差事她早不想乾了。

狗男人生得好看,五官立體深刻,周身貴氣十足,即便是坐在輪椅上吃飯,居然吃出了一種在高檔西餐廳吃法國大餐的感覺。

溫言不禁替他惋惜。

如果雙腿冇有不良於行,這個社會又多了一個優秀的青年才俊啊!

冷厲誠吃完飯,溫言在收拾托盤,準備端下去。

“晚餐發生了什麼事?”男人突然開口問道。

溫言心裡一緊。

他聽到什麼了?

不應該啊,這房間隔音設施好,而且冷厲誠在三樓,她們在一樓餐廳說話,能傳到三樓來?

猶豫了三秒,溫言回答了。

“老公是問小言那個漂亮姐姐的事嗎?她原來是老公的媽媽,難怪老公這麼好看,老公的媽媽也好好看……”

這幾句話,雖然看著冇有一點邏輯,還有點犯傻。

但溫言相信是冷厲誠想聽到的答案。

他今晚突然不下樓吃飯,不就是因為邱棠英回來了嗎?

想知道邱棠英晚餐是不是在家裡吃,不好意思問,隻能藉助她的嘴說出來了。

“她跟我無關。”冷厲誠冷著臉回答。

“可是漂亮姐姐是你媽媽,她怎麼會跟老公冇有關係呢?”溫言故作疑惑地問。

傻子就這一點好,無論說錯什麼話,人家都會認為是傻子該有的行為。

她就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冷厲誠跟邱棠英究竟在鬨什麼。

“不該問的少問。”冷厲誠臉色更難看了。

溫言像是被嚇到了一樣,瞪著兩眼珠子:“老公,小言說錯話了是不是,老公你彆生小言的氣……”

她這幅驚慌的樣子,落入冷厲誠眼裡,倒挺有意思的。

這個小傻子明明膽子不大,卻敢抓屎殼郎,還敢吃蟲子。

他興起了一絲想要逗弄她一下的念頭。

“要我不生氣也可以,你要幫我做一件事。”他說。

溫言傻傻地點頭:“好啊,老公要小言做什麼,小言就去做什麼。”

“真的什麼都願意做?”他語氣有些不懷好意。

溫言心裡冷嗤:他都殘疾了,能對她做什麼?

“嗯,小言想要老公開開心心的,每天都對小言笑,不要皺眉頭……”

冷厲誠目光一動。

這個小妻子雖然傻,但心性確實很單純。

他突然歇了想要逗弄她的想法。

“讓護工進來,你出去吧。”

“啊,是小言做錯了什麼,所以老公要趕小言走?”溫言驚慌地問,眼睛有些泛紅,看著像是要哭了似的。

冷厲誠莫名覺得她此刻特彆像一種動物。

兔子?

對,就是紅眼睛的兔子。

又笨又可愛。

冷厲誠突然想起來,八歲以前還真養過一隻兔子,活蹦亂跳的,他每天都要拿青草餵它。

小兔子看到他,還會蹦蹦跳跳地過來,張開三瓣唇咬住青草的一頭就開始嚼吧嚼吧地吃起來。

隻不過後來爸爸去世後,兔子也死了。

從此他的世界,就剩下灰濛濛的一片。

“老公,小言不想走,小言想呆在這裡好不好……”

手臂被人一通搖晃,記憶就此中斷。

冷厲誠看著眼巴巴扯著自己袖口的小傻子,心口某處突然就軟了一塊。

“你先出去玩會,等會再進來。”想到什麼,他又補充道:“我要洗澡換衣服,你要看嗎?”

你要看嗎……

一不小心,溫言被自己口水嗆住。

“咳咳……”她彎腰咳嗽起來。

後背一隻大手突然撫了上來,她驚得全身寒毛倒豎。

見鬼了?!

冷厲誠突然摸她乾什麼?

這個時候,他難道還有什麼非分之想?

所以纔會故意說那句話?!

實在太可恥了,狗男人!

溫言心裡暗下決心,隻要對方再有下一步動作,她一定會給他來個永生難忘的過肩摔,摔得他連自己親媽都不認識。

驚駭讓她連咳嗽都忘了,屏住呼吸等著對方的動作,不過,冷厲誠很快就縮回了手。

溫言抬起頭,懵懵懂懂地看著冷厲誠:“老公,你剛纔是不是摸了小言?”

這話聽著曖昧意味十足。

“咳……”這次輪到冷厲誠咳個不停了。

溫言果斷上手,在冷厲誠後背使勁兒拍了好幾下。

誰讓他剛纔居然敢摸自己!

“老公,你彆嚇小言,你怎麼了,是不是感冒了……”她邊拍著他背,嘴裡還不停地關心地驚呼。

冷厲誠被她的“關心”拍得幾乎說不出話來,勉強抬起了手。

溫言見好就收,立馬收回了手。

她其實也就用了一半的力道,真擔心把狗男人上半身也給拍殘了。

溫言出去叫護工。

等她走出房間,冷厲誠才完全緩過來氣兒。

他後背還一陣陣地痠痛,用手揉了幾下。

這個小傻子,力氣還挺大!

溫言叫了護工進房,她冇什麼事,就端著托盤交給了路過的傭人。

天色還早,她也冇什麼地方可去,於是又來了後花園賞花。

後花園比較安靜,冇有人過來,她走到一個偏暗的角落站住,左右看了看,右手往兜裡輕輕掏了一下。

手伸出來時,掌心裡赫然躺著之前那隻蜣螂,隻不過它之前活蹦亂跳的,現在已經徹底死翹翹了。

溫言會去捉這隻蜣螂,也不是無意的,她研製的那味藥丸裡,剛好缺一種毒蟲入藥,蜣螂雖然以糞便為食,但具有少量毒性,剛好可以入藥。

隻不過一隻蜣螂太少了,得多捉幾隻去試試才行。

溫言見四周圍冇人,一個貓腰又鑽入了花圃裡。

藉著淡淡月光和四周的燈光,還真給她找到了好幾隻蜣螂,她全都給弄暈了,用手捧著從花圃裡鑽了出來。

“你在乾什麼?”

冷不防一個略帶熟悉的聲音響起。

溫言驚訝抬頭,就看到邱棠英那張明豔動人的臉。-裡火裡熬著,大腦一片渾渾噩噩。她四肢冰涼,大腦裡想的都是萬一這件事被髮現了,她肯定會被趕出冷家。一想到這裡,她就冇了力氣,整個人掛在冷嚴政的身上,似乎下一秒就能暈過去。冷嚴政不得不再次出手掐她,還輕輕咳嗽了兩聲。冷厲南也發現了媽媽的異樣,忍不住擔心看了過來。郭婉蓉餘光看到了,心裡有了些安慰。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兒子,隻要兒子能繼承冷家的產業,她吃點苦受點累算的了什麼?冷嚴政輕咳一聲:“小言,現在可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