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0章 調教好的趙瑩瑩

第330章 調教好的趙瑩瑩

每次聞了都很反胃。也是因為這個,他不喜有人接近自己,被外人傳他有極度的潔癖。小傻子不懂化妝,身上氣味乾乾淨淨,雖然衣服穿的不怎麼合體好看,但並不讓他厭惡,也正是因此,昨晚他才勉強容忍她睡在地板上。“老公,你一直看小言,小言是不是很好看呀?”溫言突然伸手在麵前晃了晃。冷厲誠收回視線,薄薄眼皮垂下:“既然吃完了就回去了。”溫言點點頭,雖然她今天目的還冇完全達到,但來日方長不是嗎?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溫儒...--掛斷電話,蕭夜微微勾起唇角,露出個意味不明的笑。

叫醒了還在睡的趙瑩瑩,兩人一起去了溫晴所在的酒店。

一路上趙瑩瑩都有些不安,緊緊抓著蕭夜的衣襬,幾次想要張口說點什麼,最終還是閉了嘴。

再次見到趙瑩瑩,溫晴的臉色比之前一次還要冷,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她親密挽在蕭夜胳膊的手上。

好半晌才移開了目光,重新打量著這個女人。

溫晴嗤笑一聲看著蕭夜:“看來你當真把人調教的不錯。”

此刻的趙瑩瑩雖然仍舊穿著一身素色的白裙,但卻與之前大不相同。

外麵長及腳踝的白紗及其清透,一眼便可看見裡麵的同色短裙以及修長的美腿。

上身也是一樣,看似保守,實則卻是半遮半掩的更顯誘人。

可無論她穿的怎麼樣,隻要對上那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仍舊會覺得她是純潔無瑕的小白花。

“滿意嗎?”蕭夜問道。

溫晴自然滿意,滿意到恨不得現在就將這個女人給毀掉。

她走過去,捏起趙瑩瑩的下巴:“既然本事學會了,那就好好做事。”

說著,她從包裡拿出一張溫儒顧的照片。

“你的任務,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把這個男人釣到手,引誘他和你發生關係,並且……”

溫晴的話還冇有說完,趙瑩瑩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慘白。

“我不要!”

趙瑩瑩大聲喊了一句,隨即轉頭看向一旁的蕭夜,試圖讓他幫自己說話。

可下一秒,她寄予了全部希望的男人隻是對她輕輕點了點頭。

趙瑩瑩後退兩步,不敢置信地看著蕭夜,麵色驚惶不安。

“不,我不要去……”她仍想負隅頑抗。

溫晴冷笑一聲:“你想不去?你以為給你的那些錢是做慈善呢?這些天吃的喝的玩的,哪一樣不是我的錢?你想撂挑子不乾,那就還錢!”

趙瑩瑩根本不願意相信,她轉過頭撲到蕭夜懷裡。

“我是蕭哥的人,我不要去勾引彆人!”

她仰著頭,一雙漂亮的眼睛看著蕭夜,滿滿都是祈求:“蕭哥,蕭哥你纔不會讓我去做那種事情對不對,我求你了,你帶我走好不好,蕭哥?”

溫晴本就看她不順眼,現在她竟又在蕭夜那裡撒嬌裝可憐,看著就更覺得煩了。

她衝上前,一把拽住趙瑩瑩頭髮,不等她反應,一巴掌狠狠地甩了過去。

“彆給臉不要臉,真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我今天就告訴你,收了我的錢,這事兒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敢不聽話,我就把你在夜總會陪酒、跟男人鬼混的事情全都曝光出來!把你的照片貼滿你們學校!”

趙瑩瑩聽完之後簡直要崩潰了,甚至忘記了臉上被打的疼。

“我不,我不去!”她哭的滿臉是淚,十分狼狽。

蕭夜見狀皺了皺眉,他走過去將趙瑩瑩擁在了懷裡。

“瑩瑩彆哭,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做那種事情的。”

聽到蕭夜的聲音,趙瑩瑩逐漸安靜下來,一雙漂亮的眼睛霧濛濛地看著他:“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不過既然拿了錢,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

不等趙瑩瑩說話,蕭夜繼續安撫:“但也隻是讓你勾引那個男人上床而已,並不是真讓你們發生什麼關係。”

說著,他靠近了趙瑩瑩的耳邊輕聲道:“而且,我也捨不得你被那種人碰啊。你放心,關鍵時刻,我會過去救你的。”

見趙瑩瑩不回答,蕭夜挑了挑眉:“怎麼,你不相信我嗎?”

“我當然相信你。”害怕蕭夜生氣,趙瑩瑩立刻抓住蕭夜的衣襬:“我當然相信蕭哥,我答應你。”

蕭夜笑著輕撫趙瑩瑩瓷白的臉頰:“真乖。”

說罷,對著溫晴揚了揚眉,得意一笑,像是在展現自己的調教成果。

溫晴卻冷著一張臉,轉身就走。

蕭夜把趙瑩瑩送回了學校,讓她好好休息,隨後又重新回到了酒店,站在溫晴的房間門口給她打電話。

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溫晴才肯把門給打開,卻並冇有讓人進去的意思。

“怎麼,你不是去陪那朵菟絲花了?還回來找我做什麼?”

蕭夜抬手輕輕捏住溫晴的下巴:“怎麼,吃醋了?”

“滾!”

溫晴說著就要關門,卻被蕭夜眼疾手快攔住。

“嗬!冇吃醋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溫晴攔不住人,索性也就不管了,轉頭氣哼哼地回了客廳,拿過剛剛喝了一半的杯子,將裡麵的紅酒一飲而儘。

蕭夜嘖嘖兩聲:“當初讓我調教人的可是大小姐你啊,這麼快就忘了。”

溫晴當然記得,可心裡還是說不出的不舒服,眉頭緊皺:“你來找我做什麼?”

“我的任務完成了,當然得來找你討要忙了這麼多天的薪水,你想怎麼結算?”

溫晴冷哼:“誰說你的任務完成了?後麵的事情可還冇安排呢。”

蕭夜坐在沙發上,一把將溫晴拉進懷裡:“說說看,想要讓我怎麼做?”

溫晴竟也冇掙紮,靠近了蕭夜的耳邊,輕聲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他。

兩人剛商量完冇多久,溫晴就接到了老肖的電話。

瀋海玲在酒店裡休養得差不多了,老肖就把人給接回了自己家,眼下給溫晴打電話,也是希望她能搬過去一起住,這樣他們也算是一家團圓了。

溫晴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找老肖要了地址,說晚一點會自己過去。

蕭夜在一旁將電話裡的內容聽了個差不多。

“看來以後想要單獨見你就冇那麼容易了。”

他總不能跑去老大的家裡睡他女兒吧。

溫晴卻冷哼了一聲:“有你的菟絲花,說不定今天出了這個門,你就忘記我長什麼樣了。”

“那怎麼會!”

蕭夜笑著攔住溫晴的腰:“不過,今天先讓我解解饞也是應該的。”

說著一個翻身將溫晴壓在了身下。

另一邊,老肖掛斷電話之後對著瀋海玲道:“看吧,你還說女兒不能願意過來和我們一起住,這不是答應得很爽快麼。”

瀋海玲麵色微微一變,擔心被老肖看出來,趕緊垂下眼。

她之前在溫晴麵前說過,絕對不會去找老肖,可現在她跟老肖先住到了一起,還不知道女兒會怎麼想。

“你怎麼了?”見瀋海玲不說話,老肖走近前來。

她故作親昵地瞟了一眼老肖:“小晴答應來住,還不是因為你纔是她親爸,父女連心,懂不懂?”

被她媚眼這一瞟,老肖半邊身體都酥了。--這句話還是半威脅的意思。陳醫生伸手接過支票,低頭瞅了眼上麵的數字,看著長長的幾個零愣了愣。“這……這有點太多了。”“沒關係,是你應得的,收下吧。”“可這些錢太多了,我不能收……”王多許笑了笑,她把支票塞進陳醫生手裡。“陳醫生,這錢是賠償您的精神損失和出診費,畢竟您剛剛一路上過來,也被嚇得不輕,這是您應該得到的賠償。”陳醫生被說的有些心動。畢竟誰能不愛錢呢。“但醜話說在前頭,你收了錢,就要忘掉今天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