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1章 老肖一家三口團圓

第331章 老肖一家三口團圓

定還想更進一步……想到那個可能性,溫言有一種不想給他治腿的衝動了。給他治好了腿,他卻要占自己便宜,那恩將仇報,說的就是冷厲誠這樣的。見冷厲誠不說話,溫言隻好不解問:“老公你怎麼了?”“摸摸我。”溫言瞳孔震了一下。適合嗎?大庭廣眾,朗朗白日。將這三個字說得如此坦然自若,擲地有聲。狗男人難道是憋久了,想那個想瘋了?“我額頭如果燙就有病,不燙就冇病。”冷厲誠說到這裡歎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小言,這是基...--老肖呼吸都粗重了幾分,抬手就捧著瀋海玲的臉親了下去。

瀋海玲被他親得喘不過來氣,舉起雙拳去捶打他身體。

她這點力道錘在老肖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

老肖一把抓住她雙手,又親了她好一會兒,才讓她在房間裡休息,他下去安排晚餐。

結果老肖這邊纔剛走,瀋海玲的手機就響了,一看到螢幕上的號碼,瀋海玲就心中一顫。

打電話過來的是她上次借用珠寶的那個妝造工作室。

從董夫人家宴會那天到現在已經過去好久了,可那些珠寶和衣服她一件都還冇還呢。

珠寶已經沾了雨水,高定禮服更是成了抹布,一想到要賠的錢瀋海玲就一陣肉疼,可不賠卻又不行。

董家宴會已經足夠丟人了,萬一這件事情再傳出去,她恐怕就再也冇辦法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猶豫著,瀋海玲還是將主意打到了老肖的身上,既然想要讓她和女兒回來,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等老肖再回來,看到的就是瀋海玲掩麵哭泣的側臉,那楚楚動人的模樣絲毫冇有因為年紀打折扣,看得老肖一陣心疼,趕緊把人摟在懷裡問是怎麼了。

瀋海玲自然將全部過錯都推到了那些嘲諷她的人身上,主要突出自己是怎麼可憐無助。

“我也不是故意的,更冇想到他們會這麼對我,那麼狼狽地就被趕了出來,當時還下著大雨,我全身都濕透了……”

瀋海玲邊說邊直接撲到了老肖的懷裡:“如果不是你來救我,我不敢想象自己後來會遭遇什麼。那一套珠寶和禮服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真的賠不起。”

瀋海玲裝模作樣哭了一會,見老肖冇給什麼迴應,心裡有些忐忑,於是故意歉疚地道:“我知道我不應該連累你的,我會自己解決,你……”

“你是我老婆,什麼連累不連累的。”老肖大手一揮:“不就是幾件珠寶和一件衣服麼,我幫你還了!”

“真的嗎?”瀋海玲一臉崇拜地看著老肖:“老肖,你真的對我太好了。”

“對你好不是應該的麼,你是我女兒的媽媽。”

感受著美人在懷的傾心依賴,老肖身為男人的自尊心的得到了大大的滿足,隻是在聽說一套珠寶和一件衣服要將近一千萬的時候,險些都冇崩住表情。

可大話都已經能放出去了,也隻能捏著鼻子忍了。

下午的時候,溫晴拎著行李箱過來。

母女兩個人也有一段時間冇見了,瀋海玲原本還有些尷尬,但溫晴卻是當之前什麼事情都冇發生,母女倆默契地誰都冇提。

晚餐的時候,一家三口第一次吃了一頓團圓飯。

這樣妻女在旁的生活,老肖曾幻想過無數次,終於算是圓滿了,哪怕又因為瀋海玲花了差不多一千萬,也不覺得那麼難以忍受了。

倒是溫晴知道這件事情,臉色都變了。

那可是一千萬啊,她能揮霍多久呢!

結果瀋海玲換回來的卻是泡了雨水的珠寶!

不過,溫情也並冇有將對瀋海玲的不滿表達出來,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吃完飯,聊了一會兒才各自回房。

老肖這麼多年一直是一個人,雖然偶爾能出去打打牙祭,可那種單純的發泄和現在摟著有感情的老相好還是不一樣的。

**之下,當然得好好地折騰一番。

老肖有多賣力,瀋海玲叫得就有多肆無忌憚。

一部分原因是想要討好老肖,另一部分原因則是老肖那方麵的能力的確比溫儒顧強上太多了。

雖然老肖長得醜了些,可關上燈,這對於瀋海玲來說就是一種享受,但在溫晴那邊卻成了折磨。

她選的房間與主臥相隔了兩間房,但還是能將瀋海玲高亢的叫聲聽得清清楚楚。

不堪入耳!

溫情覺得有些不恥,卻又抗拒不了被帶動起來的強烈生理反應,明明回來之前與蕭夜剛剛發泄過,現在又覺得心癢癢了。

拿著手機,溫晴煩躁地給蕭夜撥去了電話。

好一會兒電話才被接聽。

“怎麼,這麼快就想我了?”男人的說話聲中帶著粗重的喘息。

溫晴立刻察覺不對:“蕭夜,你在做什麼?”

“嗯,蕭哥,輕、輕一點……”

不等蕭夜回答,她就聽到了電話另一邊,趙瑩瑩軟糯糯的求饒聲,不用想也知道兩人正在做什麼親密的事情。

“蕭夜,你混蛋!”

溫晴直接摔了手機,坐在床上好半天都冇緩過氣來。

這個不要臉的男人,竟然又跟那個小-賤-人搞在一起!

可是算再怎麼生氣,她的計劃還是得繼續下去。

她忍了。

溫儒顧這邊,自從趕走了瀋海玲母女,他隻覺得一切都變得順遂起來,在外麵找起女人來也更加的肆無忌憚。

先是在外麪包養了一百八十線的小演員,後來乾脆帶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嫩模回了溫家。

溫氏企業自從上次瀕臨破產邊緣又突然被神秘大佬現身挽回之後,就一直備受關注,因此,時不時就會有些記者蹲點,想要挖第一手資料。

結果,溫氏企業那個神秘的大股東冇挖到,卻拍到了溫儒顧帶嫩模回家的照片和視頻。

對方甚至都冇和溫儒顧商量,就直接將視頻和照片釋出到了網上,頓時又是一陣熱議。

更有不少人譴責他低俗的行為,拉低了溫氏企業的形象。

公司董事會其他成員對此也很不滿意,臨時召開了股東大會,將溫儒故請到了公司開會。

股東們在會議室裡密談,會議室外麪人心惶惶。

三三兩兩的員工聚集在一起,都在討論這次溫儒故闖下的亂子會不會給公司帶來實質性的危害。

難道溫氏企業真的要換姓改名了?

三個小時過去,會議室的門被推開。

依次走出大家熟悉的麵孔,最後出來的正是溫儒故。

眾人從他繃著的臉上看不出多少端倪,不過總歸心情不是很好就是了。

溫儒故心情的確不爽,剛剛就被那些倚老賣老的股東們批了一通,如果不是他這次不小心落下把柄在他們手裡,他肯定要懟回去。

現在的處境他再清楚不過。

就算他現在還占著董事長的位置,那也隻是因為持有公司最大股份的神秘大佬一直冇出現罷了。

隻要那人一冒頭,他這個位置也很難再保留。

可那個人真的會是冷厲誠嗎?--裡的監控不知道什麼時候全都壞了!本來安保隊長還抱有一絲僥倖,覺得冇什麼大事發生的話,這一段可以儘量遮掩過去。冇想到,總裁和經理親自過來查監控!安保隊長戰戰兢兢地把情況說了。冷厲誠神色一凜。經理更是生氣,直接一巴掌把他拍到旁邊:“冇用的東西!”冷厲誠坐在電腦前,簡單地恢複了一下。冇有任何用處,監控係統整個被病毒入侵,就丟失了從昨晚到今早將近八個小時的監控。冷厲誠握緊拳頭狠狠地砸在辦公桌上。經理膽戰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