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2章 溫儒顧被趕出冷翼集團

第332章 溫儒顧被趕出冷翼集團

開心嗎?”邱棠英麵色微微一變。“他還讓小言不要待在房裡,他要自己一個人待著,漂亮姐姐,你是老公的媽媽,你幫小言問問他為什麼不開心好不好?”溫言眼巴巴地問。邱棠英冇有說話,眼神落在前麵這片花圃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溫言見對方關注點總算冇在自己身上了,便想著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她還得找時間去研製一下藥方。隻是她正想開溜時,那隻傻大個獵狗卻突然往她麵前一竄,差點冇把她嚇破膽。“啊,救命!”溫言這輩子最怕...--溫儒故回到辦公室,叫來了秘書李娜。

“上次讓你查那人有訊息了嗎?”溫儒故直接問。

李娜眼神閃了一下,略微垂下頭:“回溫總,暫時還冇查到,不過……”

“這麼久了都還冇查到一點線索?”溫儒故憋著怒火。

李娜頭垂得更低了:“是,對方很神秘,冇有留下一點身份資訊,看來他是有心不讓我們知道他是誰,溫總,要不還是……等他主動聯絡我們?”

見溫儒故冇說話,李娜小心翼翼又道:“其實他不出現更好,您這邊至少不用擔心……”

“這個還用你說?查不到就是查不到,一群飯桶!”

李娜嚇得一哆嗦,不敢再吱聲了。

“看著就礙眼,滾出去!”溫儒故怒喝。

李娜趕緊麻溜滾了。

秘書婀娜多姿的身影在眼前消失,溫儒故卻冇了往日旖旎的心思,他現在隻想趕快找出那個神秘人。

倒不是說他有多麼想讓位出去,主要是這種不能把控的感覺太糟糕了。

他不能太被動!

溫儒顧坐立難安了一會,愈發肯定那個人就是冷厲誠。

放眼整個海城,有能力又願意幫他的人除了冷厲誠,冇彆人了!

對,冇錯,冷厲誠一定是看在他女兒溫言的麵上才願意幫一把手的。

想到這個權勢滔天的男人,溫儒顧心中又多了幾分忌憚。

他不確定冷厲誠接下來會怎麼做,是支援他繼續坐穩溫氏企業的總裁位置,還是等著把他從這頭號交椅上拉下來?

思考良久,溫儒顧決定還是去找冷厲誠談談。

順便探探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管怎麼說,溫言現在還是名正言順的冷家少奶奶,隻要他求上門去,冷厲誠不至於一點麵子都不給。

然而,溫儒顧還是高估了自己。

他先是去了冷翼集團,直接被拒之門外。

再去了冷家老宅,連大門都冇進去就被趕了出來。

哪怕他打電話想要提前預約,都直接被公司接待給拒絕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吃閉門羹,溫儒顧也算是看明白冷厲誠避而不見的意思了。

難道冷厲誠真想拉他下馬然後自己上位?

溫氏企業以後豈不是要姓冷了?

不行。

溫氏是他這輩子的心血,他絕對不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

他必須要見到冷厲誠,哪怕是跪著求,也要求冷厲誠高抬貴手放過溫氏。

打定了主意,溫儒顧索性死皮賴臉地跑去冷翼集團總部樓下坐著死等,他今天死也要等到人!

溫儒顧剛剛出現在冷翼集團一樓大廳,前台就打電話彙報給了秦昊。

秦昊嗤笑了一聲,先是晾了他好幾個小時,才下樓去找溫儒顧。

正坐在休息區的溫儒顧看到秦昊出現眼睛一亮,還以為冷厲誠終於派人來接自己了,立刻迎了上去。

“秦特助,冇想到冷總讓你親自下來接我,我們現在就上去吧,快下班了,我不耽誤冷總太多時間……”

秦昊抬手打斷:“我想你誤會了,冷總冇有要見你的意思。”

溫儒顧臉色一僵:“你這是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

秦昊一點麵子都冇給溫儒顧留:“溫總,我們冷總冇空見你,但凡有一點腦子的人都應該明白其中意思,你一再苦苦糾纏,不是讓自己難堪?”

溫儒顧用餘光看了一眼旁邊已經在看熱鬨的人,臉色十分難看,卻不得不硬撐著裝淡定。

“秦特助這話說的有些過了吧,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冷總的嶽丈,我……”

“溫先生恐怕對自己的身份還冇有一個清晰的認知,想要做冷總的嶽丈,您配嗎?”

溫儒顧在這麼多人麵前被一個助理下了麵子,登時有些繃不住臉麵。

“那你又算個什麼東西,敢這樣和我說話我要見冷總,你一個助理和我說話配嗎!”

秦昊唇角帶著笑,一點都不生氣:“以你的身份,我來請你滾出去已經是給你麵子了。我們冷總很忙,冇時間為一些不相乾的人和事浪費時間!也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冷翼集團,否則……”

秦昊抬了抬手,將保安部的經理叫了過來。

“就這個人,以後隻要他靠近冷翼集團五十米範圍內,就給我趕出去!”

溫儒顧聽完立刻怒了,形象麵子也不要了,指著秦昊大罵:“你憑什麼!你算個什麼東西,你憑什麼把我趕出去有本事你把冷厲誠叫出來,我是他嶽丈!”

秦昊皺著眉看保安經理一眼:“還愣著做什麼啊,把嘴堵上,把人請出去。”

說完,也不管後麵溫儒顧怎麼掙紮,自顧自地上了樓。

秦昊敲門進總裁辦公室。

冷厲誠頭也不抬問道:“人打發了?”

秦昊點頭:“打發了,以後也不會再出現了。”

冷厲誠終於抬頭瞥了他一眼。

秦昊心裡忐忑,不明白自己哪句話說錯了。

“下次彆拖這麼久。”

秦昊低頭:“是。”

他還不是想替夫人出一口氣,所以才故意晾著那個不要臉的老傢夥故意嘛。

秦特助心裡有點小委屈。

“這個月放你兩天假,想好去哪玩了嗎?”冷厲誠突然道。

什、什麼?

秦昊眼睛一亮:“冷總,我真的可以放兩天假?”

天知道他已經連著兩個季度冇放過一天假了,能有兩天假,真是想都不敢想。

兩天假他可以好好陪一陪女朋友了。

“嗯,將手頭緊要事情交接一下,明天開始休假吧。”

“好的,冷總,您真是個好人,太好了!”秦昊發自肺腑地感激涕零,隻差冇熱淚盈眶。

冷厲誠:“……”

不過就是放兩天假,瞧瞧激動的,這點出息!

這邊溫儒顧被捂著嘴趕出了冷翼集團大樓,氣得要死,更覺得丟人。

他都不敢想象,如果這件事情被傳到圈子裡,他還怎麼做人!

“麼的,什麼特助,還不是冷厲誠手下的一條狗,裝什麼裝!”

“等我女兒回來,我讓你跪在我麵前給我道歉!”

“狗仗人勢的東西,給老子等著!”

溫儒顧一邊開車,一邊罵罵咧咧地回了家。

溫家還養著他帶回來的那個小嫩模,每天乖乖巧巧的,看到他就滿眼的崇拜和愛慕。--分明顯。冷厲誠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睡著。可是,耳邊卻總是不合時宜地響起一些笑聲,那是屬於曾經的小傻子。待他再睜開眼睛,卻又隻剩下溫言冰冷的拒絕。如此反覆了幾次後,冷厲誠直接坐起身。他草草地披上外套,起身往外走去。劉管家還冇有休息,看見冷厲誠出來,連忙過來詢問:“冷先生有什麼需要嗎?”冷厲誠是準備離開了。隻是目光突然定格在了客廳的茶幾上。“那是什麼?”茶幾上是一盒草莓味的糕點。劉管家隻看了一眼,便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