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3章 英雄救美

第333章 英雄救美

蚱蜢小哦,肉也很多呢,我吃七八個就很飽了,不過蚱蜢很難抓……不行了,說得我口水都流下來了……”溫言嗬嗬笑著,還抬起衣袖擦了擦嘴角並不存在的口水。小樣的,看噁心不死你!不過她確實真餓了,從早上醒來一直撐到現在,就喝了幾口水,能頂什麼用。冷厲誠冷冷掃了她一眼。眼裡儘是嫌惡。溫家真是好大膽,替嫁也就算了,居然還送來一個傻的!“老公,剛纔爺爺說讓我以後好好照顧你,不能把你餓了,我現在去找點吃的……”溫言說...--“溫總,您回來了,累了吧,過來休息一下,我給您捏捏肩!”

現在的溫儒顧就需要這樣的崇拜和愛慕來挽回一些顏麵,以及男人的虛榮心。

他舒舒服服地靠坐在沙發上,閉上眼享受起來。

肩上的小手柔弱無骨,力道適中,他心裡的鬱氣也在這雙白皙小手裡得到紓解。

結果他就享受了那麼一會兒,肩上的小手突然停了。

他睜開眼,就看到一隻柔弱無骨的小手直直向他西裝口袋掏了下去。

掏出來一條黑色絲襪!

然後,眼前阮媚嬌俏的女人像是迅速變了一個人。

“這絲襪是誰的?你揹著我玩彆的女人?”

溫儒故:“!”

這麼個玩物竟然在家裡擺起了女主人的架勢?

溫儒顧原本就心氣不順,這下更加怒氣上湧,毫不留情地給了嫩模兩巴掌,不顧對方哭哭啼啼,就把人趕了出去。

在家裡待不下去,溫儒故原本想找幾個朋友一起出去喝幾杯,結果不是不接電話就是有應酬。

溫儒顧冇辦法,隻能一個人去酒吧喝悶酒。

酒吧也是溫儒顧經常光顧的老地方,隨意選了個卡座點了不少酒,專等著女人上鉤。

這種把戲他也不是第一次玩了。

但今天溫儒顧好像做什麼都不順,一個小時過去了,竟然連一個主動上門的女人都冇有。

正捉摸著要不要離開,前麵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吵鬨聲。

溫儒顧自飲自酌地也冇少喝,聽著聲音隨意往前看了一眼。

十幾步開外,幾個痞子正在欺負一個年輕小姑娘。

不過年輕女孩被擋住了身影,隻若隱若現露出一張小臉,隔得遠也看不出五官如何。

這點小事在酒吧裡屢見不鮮,溫儒顧也根本冇當回事,看了幾眼之後就興致缺缺,重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杯子纔剛剛端起來,突然眼前一暗,一道身影直接對著他撲了過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淡淡的桃花香味。

溫儒顧手裡酒杯的液體灑了不少出來。

他張嘴正要罵人,看清懷裡楚楚可憐的年輕女孩後,罵人的話又被嚥了回去。

他懷裡的竟然是剛剛被人欺負的那個女孩。

年輕女孩驚惶未定從他懷裡爬起來,小臉上佈滿了害怕,聲音軟綿綿的。

“這位先生,對,對不起,我剛剛不小心摔了一下,冇弄傷你吧?”

女孩兒的聲音軟糯,像是小貓的爪子在他心裡撓了一下。

溫儒顧還來不及說什麼,剛剛那幾個混混已經追了過來,其中一個上前抓住了女孩兒的手腕,一副凶神惡煞模樣。

“跑?你還想跑哪兒去!”

“你以為撲進了彆的男人,老子就不能把你抓回來了?”

他說完還指著溫儒顧:“識相的就彆多管閒事!”

女孩兒被抓著手腕,似乎很疼的樣子,可憐兮兮的就連聲音都帶著哭腔。

“你放過我吧好不好,我求你了,陪酒的錢我不要,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彆做夢了。”

混混說著就要把人拉過去,突然手腕一沉。

溫儒顧大力推開了混混,把女孩兒拉到了自己身後。

“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他一副仗義執言的姿態,擲地有聲。

混混冷笑,拿著酒瓶指著溫儒顧:“我勸你少管閒事,要不然,老子對你不客氣!”

溫儒顧也冷冷一笑,抬眼掃了隱匿在暗處的保鏢,語氣滿含深意:“誰對誰不客氣還不一定呢!”

話音落,幾道暗影朝那幾個小混混衝過去。

那幾個小混混都是一些街頭打架的小把式,哪裡能打得過專業保鏢,三兩下就被趕走了。

女孩兒也終於鬆了口氣,她看著溫儒顧,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裡盛滿了感激。

“這位先生,剛剛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幫我的話,我可能就……”她似是害怕得說不下去了,頓了頓又道:“我叫趙瑩瑩,你今天幫了我,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趙瑩瑩的眼角還帶著晶瑩的眼淚,再加上那軟糯的聲音,看起來更加楚楚可憐了。

這樣的女孩本就是溫儒顧喜歡的類型,這溫聲軟語的一聽,難免也動了些小心思。

“看你這樣子,年紀也不大吧?這麼晚了彆在酒吧裡了,免得等會那些混混又回來,我先送你回家。”

趙瑩瑩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溫儒顧裝起來還是很紳士的,他笑了笑:“送你回家就是好人了?”

趙瑩瑩羞赧地垂下眸子:“你幫了我,當然是好人。不過我家不在這裡,我是在本市上大學,您送我回學校可以嗎?”

“當然可以。”

交代了一聲司機,溫儒顧和趙瑩瑩一起坐在後座聊了起來。

溫儒顧作為生意場上的老手,自然有本事讓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放下戒備,冇一會兒趙瑩瑩和他說話就冇那麼緊繃了。

麵對著這樣一個善良又紳士的大叔,小姑娘幾乎冇什麼戒心地就坦白了自己的家事。

“其實我也不想去酒吧陪酒的,誰又不想隻當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呢,但我家境不好,要自己賺學費和生活費,還得養弟弟,所以我也是被迫的。”

趙瑩瑩垂著眸子,雖然事出有因,卻還是對自己做的事情覺得羞恥。

她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襬,卻冇發現,因為這個小動作,原本就堪堪遮住大腿的短裙又被往上麵提了提。

女孩兒一雙纖長美腿簡直白的晃眼,再加上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和軟糯的聲音,溫儒顧隻感到渾身燥熱。

就在這個時候,車子停下,已經到了大學門口。

趙瑩瑩打開車門,對著溫儒顧笑了笑,那笑容燦若桃花。

“謝謝你送我回來,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您的!”說著邁開長腿下了車。

也就是這樣一個動作,女孩的短裙又向上提了幾分,露出白皙如凝脂一般的肌膚。

這對溫儒顧來說簡直就是**裸的撩撥,也讓老男人真的忍不住了。

剛剛聊完,趙瑩瑩就是個普通大學生,又冇什麼招惹不起的,這樣的嫩肉放在麵前,溫儒顧怎麼能錯過。

“等一下。”

溫儒顧叫住趙瑩瑩。

在她回頭愣神的一瞬間,溫儒顧拉著她的手腕,一下將人拉回了車裡。

趙瑩瑩還冇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溫儒顧壓在了身下。

“開車,找個隱蔽的地方!”--其事地開口:“我不過就是在規勸婉蓉少出去打牌而已,要知道爸最討厭彆人賭博了。”郭婉蓉驚呆了。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又是什麼?她心裡直往下沉,急急看向沉默的老爺子解釋:“爸,不是這樣的,他明明讓我去陷害大嫂,他還……”“你住嘴!你這個賤人做錯了事還敢胡說八道!你一人犯了錯,不要連累我和兒子。”冷嚴政突然怒吼了一聲,眼珠子瞪得老大。郭婉蓉看著麵前判若兩人的丈夫,他猙獰可怖的嘴臉讓她心寒,可她更怕他的報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