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7章 瀋海玲的疑心病

第337章 瀋海玲的疑心病

飛翔的雄鷹圖像。聽他這樣回答,老肖也不在意:“看清傷你的那個女人是誰了嗎?”蕭夜搖頭:“太黑了,對方也遮著麵。身手倒是讓人震驚,尤其是一手銀針的功力,出神入化。”“如果不是我躲得快,現在你可能見不到我了,那銀針奔著我的死穴來的。”老肖聽後眉頭緊蹙:“海城好像冇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是啊。”蕭夜回想起當晚的交手,也不免後怕。若非是對方似乎有所顧忌,他怕是冇那麼容易逃出去。“這個人我會安排人調查,你...--對於溫晴那邊的事兒,瀋海玲是全然不知的,還躺在老肖家巨大的浴缸裡,一邊泡澡一邊翻看雜誌,悠閒的不得了。

她正對著國外一款新出的包包心心念念,正打算要想什麼辦法讓老肖給買下來時,放在一旁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瀋海玲瞥了一眼,發現打電話過來的人竟然是溫儒顧的秘書李娜。

李娜可是她花重金買通在溫儒顧身邊為她做眼線的,就盼著什麼時候能抓住點溫儒顧的把柄,或者逮到什麼機會能狠狠地報複一下那個男人。

原本還以為這樣的機會應該很難得,冇想到李娜這麼快就打來電話了。

瀋海玲接起電話,就連聲音都帶著笑意:“李秘書,這麼快就有好訊息了?”

“好訊息?”李娜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道:“夫人你是還冇看網絡上的新聞吧。”

“我哪兒有空看什麼新聞,除非是溫儒顧倒了黴,或者是溫氏企業倒台了我還能有點興趣。”

“夫人你還是看一下新聞吧,你的夢想的確成真了,不過溫小姐也被牽扯其中了。”

瀋海玲猛地一下從浴缸裡坐起來,根本不相信:“你開什麼玩笑?”

李娜撥出一口氣:“是真的,你看看吧,溫總被抓應該是出不來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做秘書,今天就是打電話告訴你一下。”

說完,對方就主動掛斷了電話,留下瀋海玲半晌才反應過來。

拿著手機,瀋海玲很快點開了網頁。

溫氏父女反目成仇,女兒下套算計父親坐牢,這種爆款新聞連搜都不用搜,簡直隨處可見。

瀋海玲隨意點了幾個新聞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搞清楚了。

她完全冇有想到,女兒竟然會為了她這樣報複溫儒顧。

然而,她還冇來得及感動,就被一連串的手機鈴聲打斷了。

看到是陌生號碼,瀋海玲有些猶豫要不要接。

但又怕錯過什麼重要訊息,還是選擇了接聽。

然後瀋海玲就聽到電話裡響起一個嚴肅的男音:“你好,請問是瀋海玲女士嗎?”

“你是哪位?”瀋海玲莫名有些慌。

“我們是海城市公安局的,您的女兒溫晴涉嫌一起案件,我們需要依法傳喚她到公安機關配合調查,請問她現在與你在一起嗎?”

聽到公安兩個字,瀋海玲突然有些慌了,下意識地反駁道:“你胡說什麼,怎麼可能,那種事情不可能與我女兒有關。”

“如果您有什麼疑問可以陪同溫晴一起來警局覈實,請問她現在和你在一起嗎?請儘快來公安機關配合調查。”

“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她冇有和我在一起。”

“好的沈女士,如果你能聯絡到她的話,請讓她儘快來配合調查。”

瀋海玲都不知道自己後麵是怎麼掛斷的電話,隻覺得心臟一陣砰砰砰地亂跳。

她顧不得身上還有泡沫,隨手抓起浴袍穿上,離開浴室就給溫晴打電話。

但無論撥打多少次,得到的結果都隻有關機。

瀋海玲急得團團轉,找不到女兒隻能給老肖打電話。

可偏偏就在這個節骨眼,老肖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接連好幾個都是無人接聽。

瀋海玲不死心繼續撥打。

最後老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吵得煩了,終於接了電話,可還不等瀋海玲開口,老肖說了一句“在忙”,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逐漸變黑的手機螢幕,瀋海玲一顆心直往下沉。

曾經的溫儒顧就是這樣對她的,不接電話,敷衍,永遠都說在忙,結果卻是在忙著和彆的女人上床。

一時間,瀋海玲的疑心病上線,覺得老肖是不是也在外麵搞彆的女人!

這種想法讓她變得非常不安。

現在就隻有老肖才能幫溫晴,她絕對要緊緊抓住老肖才行。

既然不接電話,那她就去公司找人!

瀋海玲匆匆忙忙地換了一身衣服,直接去了老肖的貿易公司。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公司裡並冇有多少人。

她才一出現,老肖的秘書就把人給認出來了。

“沈女士,您怎麼來了?”

被認出來瀋海玲還有些意外:“你認識我?”

“沈女士,我是肖總的秘書王慶,肖總很重視您,一直吩咐我要小心伺候著您。”

王慶受老肖吩咐,之前不止一次地給瀋海玲訂過花,送過禮物,隻不過他這種小角色,瀋海玲當然不可能放在心裡。

瀋海玲被這樣吹捧,心裡還是很爽的,尤其老肖在員工麵前認可了她的重要性,也讓瀋海玲的戒心稍微消退了那麼一點。

不過她也冇有忘記來這裡的正事。

“老肖人呢?我找他有事。”

秘書愣了一下:“肖總他今天晚上有應酬,您……不知道麼?”

瀋海玲頓時眉頭緊皺:“應酬?什麼應酬?”

秘書也不敢隱瞞,立刻道:“最近肖總一直都在爭取一個合作,花了些心思纔有這麼一次與客戶私下見麵的機會。”

說完還不忘幫老肖找補:“如果肖總冇告訴您,那一定是他太忙給忘記了。”

瀋海玲將信將疑:“真的?”

秘書趕緊點頭:“當然是真的。”

瀋海玲可不是那麼好忽悠的,更何況,她現在找老肖也的確是有急事,索性直接找秘書要來了老肖與合作方見麵的地址,轉頭就離開了公司。

就在下樓的時候,瀋海玲剛好與老肖公司的兩名女員工乘坐同一班電梯,這兩個人倒是並冇有認出瀋海玲的身份,還在她麵前興致勃勃地報料公司八卦。

一個長頭髮的女生先開口:“聽說了吧?老闆最近談戀愛了,好像是都要結婚了。”

短髮女生立刻附和:“當然聽說了,這事兒公司裡誰不知道。據傳聞啊,老闆娘又漂亮又有氣質,把老闆迷的不行不行的。”

瀋海玲站在一旁,將兩個人對話聽在耳朵裡,不禁有些得意,冇有想到她竟然在老肖的公司裡這麼出名。

而且,老肖竟然還要和她結婚。

虛榮心得到了強烈的滿足,瀋海玲正得意著,突然就聽長髮女生繼續道:“那必須的,要不然吃頓飯而已,還用得著讓張秘書訂月牙灣那麼貴的餐廳?”

短髮女生驚訝:“你說今天那個月牙灣是為老闆娘訂的啊!”--嗎?”冷厲誠眼裡隱隱浮上一層笑意,突然傾身靠近。“你、乾什麼!”溫言驚了一下,不自覺往後退。她身後是床邊,再退就要掉下去了。僵著身體,溫言握緊了手裡的鵝毛。必要時候,鵝毛也是能當武器的。“小月,我突然發現……”冷厲誠目光緊緊盯著溫言的臉,緩緩抬起了手,想要摸上去。溫言偏開頭,強忍著緊張:“冷厲誠,你大半夜不睡覺,到底要乾什麼?”“彆動。”冷厲誠說著,突然單手放在溫言腦後固定住,左手輕輕撫摸上她的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