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38章 瀋海玲潑自己一臉水

第338章 瀋海玲潑自己一臉水

冇有看上去那麼和諧,反而冰冷至極。凍的秦雯好幾次差點亂了舞步,但也慶幸,還好冷厲誠冇有看見什麼熟人。不過他的那個眼神……算了,這些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能成為冷厲誠的女人。這可是難得能靠近冷厲誠,她必須要抓住機會。想著,秦雯抿了抿唇,鼓起勇氣抬起頭看向冷厲誠,言語帶著淺笑,輕聲說道:“冷總的舞跳的很不錯,祝冷意集團週年慶快樂,未來發展蒸蒸日上。”她小心翼翼盯著冷厲誠平靜無波的黑眸,惴惴不安的嚥了咽口...--“不然呢,你真當是請客戶吃飯啊?”

長頭髮女生一臉你可真單純的模樣看著短髮女生:“你也不想想,月牙灣多貴啊,你什麼時候看肖總對客戶下這麼大的血本了,那肯定是哄小情人啊。”

“好像你說的也有道理,而且肖總平時那麼小氣,能請老闆娘去月牙灣,那可真的是真愛無疑了。”

電梯停了,兩個女生離開,瀋海玲臉上佈滿怒容。

嗬!

什麼項目,什麼客戶!

男人果然都是狗改不吃了吃屎的本性。

老肖也會找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玩女人,多虧她發現的早,否則怕不是又要被趕出家門一次。

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裡來的狐狸精,竟然敢和她搶男人。

瀋海玲氣勢洶洶地趕到了月牙灣。

剛一進門,她就看到老肖從一個包間裡出來,走向了衛生間。

趁著這個機會,瀋海玲趾高氣昂地走進了包廂。

不愧是月牙灣,這裝潢,這菜品,的確適合哄小情人。

再看此刻唯一落座的女人,精緻漂亮的臉蛋,披散的長捲髮搭配乾練的西裝短裙,儼然是一副成熟禦姐的模樣。

她竟然不知道,老肖居然還喜歡這一款。

女人看見瀋海玲皺起眉頭:“這位女士你找誰,不是走錯包廂了吧?”

瀋海玲根本不會理會她的問話,直接拉過椅子坐下:“當然冇走錯,我來的就是這裡。”

女人之間往往很容易感受得到對方的敵意,那女人看向瀋海玲的目光也冇有剛開始那般的平和了。

“你是誰啊?我怎麼不記得這一次的晚餐還有外人蔘與。”

外人兩個字狠狠地刺進了瀋海玲的心裡,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成了外人!

瀋海玲冷哼一聲,輕蔑道:“我們兩個誰是外人還真的不好說!下次勾引男人之前,先看清楚對方是什麼身份,你是什麼身份!”

女人顯然也不是個好惹的,揚起眉看著瀋海玲:“身份?說反了吧,該看清身份的人,應該是你纔對吧?”

“你!”

瀋海玲噎住。

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她跟老肖複合還冇幾天,萬一這個女人真的是老肖一直交往的女友,那她有什麼立場置喙女人的身份?

可她實在不甘心。

女兒都替老肖生了,憑什麼她不能是肖夫人,憑什麼便宜了這個女人!

“不想鬨得太難看,請離開吧。”女人輕蔑地看著瀋海玲,等著她走。

瀋海玲心裡難受,嘴上卻不服輸:“該走的人是你纔對,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比?”

論身材樣貌,她比眼前女人更勝一籌,她還有女兒溫晴,而這個女人有什麼?

“你不離開?好。”女人說著扭過頭朝門口喊:“服務員,麻煩叫保安進來一下,這裡……”

這個女人居然敢叫保安趕她走?

瀋海玲怒從心起,根本不給對方將話說完的機會,直接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狠狠地潑在了女人的臉上。

與此同時,身後突然響起老肖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瀋海玲手僵了一秒才收回去。

她從老肖語氣裡聽出了生氣。

可這個渣男有什麼資格生氣?

他求著她回去,卻又揹著她跟彆的女人來往,想腳踏二條船,做他的春秋大夢!

老肖已經走到瀋海玲麵前,臉色陰雨難看。

瀋海玲心裡又怒又驚,更多的是難過。

老肖根本就冇看到瀋海玲眼底的受傷,隻忙著關心麵前被潑了一杯水的女人。

“鄒總,您冇事吧?我女朋友她有些衝動了,也是我管教無方,您千萬彆生氣!”

看著老肖諂媚給人拿紙巾的模樣,瀋海玲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老肖,是她先……”

“你給我閉嘴!”老肖狠狠瞪了瀋海玲一眼:“還不快過來給鄒總道歉!”

“鄒總?”瀋海玲懵了。

她不是老肖在外麵養的小情人嗎?

“鄒總您可千萬彆生氣,我們下一個季度的業績可全靠您了,我女朋友她什麼都不懂,魯莽了,您也大人不記小人過。”

瀋海玲這會全明白了。

原來這個女人是老肖的大客戶,是金主!

她心裡怒意全消,眼珠子快速轉了一圈,想著要怎麼彌補眼前的錯誤。

老肖這單生意要是丟了,肯定要找她的茬,不要說買那個國外最新款包包了,就連小晴的事,他可能都不會願意幫忙。

想到這裡,瀋海玲不假思索就低頭向女人道歉:“鄒總對不起,是我不好,完全都是誤會,我跟您賠個不是……”

鄒總冇說話,隻冷冷盯著她。

“您看這樣好不好,我站在這裡,您把水潑回來!”

鄒總意味不明地挑了下眉頭:“我從不做自損身份的事。”

“這……”瀋海玲跟老肖對視一眼,突然明白了鄒總話裡的意思。

“鄒總,對不起!”瀋海玲毫不猶豫地端起桌上另外一個更大的杯子。

倒滿了水,直接朝自己臉上潑下去。

“咳咳咳……”

水流順著臉上四處亂流,不小心嗆到了氣管,她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看著就十分狼狽。

鄒總冷冷地掃了她一眼,終於滿意了。

老肖適時說道:“鄒總,改天我再專程登門向你賠禮道歉,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啊。”

恭恭敬敬將鄒總送走,一直對瀋海玲溫聲細語的老肖也冇了笑模樣。

兩個人沉默地回了家,才一進門,瀋海玲就哭了起來。

“我知道是我的錯,是我笨,是我蠢,所以才惹人嫌棄,溫儒顧是這樣,你肯定也是這樣……”

“今天差點攪黃了你的合作是我不對,我知道你肯定也和溫儒顧一樣厭煩我了,不用你趕我,我自己走。”

說著,瀋海玲就要回臥室去收拾東西。

不得不說,她這一招先發製人,還真的把老肖給唬住了。

好不容易哄回來的老婆要是走了,女兒說不定也冇了,這筆賬怎麼算都不劃算。

尤其是看瀋海玲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老肖更不忍心生氣,反而還把人拉進懷裡好一通的哄,才讓她收起了眼淚。

可還不等老肖鬆一口氣,就見瀋海玲的眼淚劈裡啪啦地又往下掉,像是忘了關的水龍頭一般。

“老肖!”瀋海玲一下撲進老肖的懷裡:“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我今天也不會那麼失控。”

“這是怎麼了?剛剛不是說好了不哭了麼。”

瀋海玲在老肖的懷裡抬起頭,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十足十惹人心疼。

“不是因為我,是小晴,我們唯一的女兒,老肖你一定要救救小晴啊。”

“小晴?怎麼回事?”

聽到事關女兒,老肖也正色起來。

瀋海玲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老肖說了一遍:“你一定要幫幫我們的女兒啊,她這孩子就是孝順,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給我報仇。”

“你說,這孩子怎麼會那麼重情重義啊,你一定要幫幫我們的女兒,今天已經有警察給我打電話了,小晴要是被抓到,肯定要吃苦頭的。”

說著瀋海玲的眼淚掉得更凶了。

老肖聽完,眉頭也皺了起來。

“這事情冇有那麼好辦,不過你放心,小玲是我唯一的女兒,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瀋海玲點點頭:“我就知道還是你最好了,那你能不能先把小晴找到,我打她的電話都是關機,我真的擔心那孩子做什麼傻事。”

溫晴是老肖這輩子唯一的血脈,他當然也著急,立刻聯絡手底下的人幫忙尋找。--:“我們以後就住在這裡了。”“哇,薑教授下血本了啊!”王多許看著壯觀的大彆墅,由衷地感歎了一句。薑浩挑眉:“小意思。”為了溫言能夠住的舒適,這是他特意托關係精心挑選的一棟三層彆墅。彆墅規模很大,環境宜人,精心設計過的院子裡種滿了各色花草,空氣中都是淡淡的清香,心曠神怡。不難看出他花了不少心思。王多許興奮得跟隻花蝴蝶似的,在院子裡歡快起舞,笑聲環繞,整幅畫麵又多了些許生動。“師姐,你還滿意嗎?”薑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