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章 母子勢同水火

第34章 母子勢同水火

被人欺負,嗚嗚……”店員哭得跟死了至親至愛一樣傷心。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想向冷厲誠告她狀,直說就好了,非得這麼拐彎抹角的嗎?不過可惜了,她現在可是一個傻子。傻子是聽不出話外話的!冷厲誠打量的眼神看過來時,溫言高興地揚起了頭,仰著小臉自豪地問:“老公,你是不是想誇小言聰明呀?”冷厲誠看著她冇說話,目光若有所思。“你們都說小言傻,可是小言一點都不傻,剛纔小言拿手機拍下穿新衣服的照片,下次去給外婆看看...-邱棠英穿著寬鬆的休閒服,手裡牽著一條狗繩,狗繩另一端係在一條凶猛的狼狗脖子上。

狼狗全身純黑,皮毛髮亮,一雙眼珠子惡狠狠地瞪視人,跟邱棠英阮媚的氣質完全不搭。

溫言眨了眨眼,身體不自覺縮了起來,像是害怕這條狼狗,她倒退了兩小步,藉著這個動作,不著痕跡地將指縫間的銀針隱藏起來。

剛纔她感覺到危險時,身體比大腦更快一步地做出了反應。

銀針在手,敵死我手。

不過邱棠英是冷厲誠親媽,也是她名義上的婆婆,她倒不至於下狠手。

“漂亮姐姐,你找小言嗎?”溫言大大的杏眼盯著邱棠英,又指了指身後的花圃,“我在捉蟲子呀,它們可好玩了。”

“那你捉到了什麼蟲子?”邱棠英淡淡問。

“小言捉了好多,給漂亮姐姐看。”溫言獻寶一樣舉起了手,想要上前一步,可看了看一旁虎視眈眈的狼狗,她又嚇得縮回了身體。

邱棠英看了她手一眼,平靜的目光也有些不淡定了。

她以為這個傻子媳婦最多跟蚯蚓、蛐蛐玩捉迷藏,誰能想到她捉了這麼多的……屎殼郎!

那麼臟的東西,她倒是抓得牢牢的,還玩得這麼興奮。

“真的這麼好玩嗎?”邱棠英問道。

“對啊,它們這麼可愛,漂亮姐姐,你要不要玩一下,你摸一下它們,殼是硬的哦……”溫言小心翼翼伸出手來。

邱棠英秀眉微蹙後退了半步:“既然這麼好玩,你怎麼不拿去跟冷厲誠一起玩?”

溫言耷拉下眉眼:“老公今晚很不開心,飯都冇吃多少,小言害怕他會生氣……”

“他很不開心嗎?”邱棠英麵色微微一變。

“他還讓小言不要待在房裡,他要自己一個人待著,漂亮姐姐,你是老公的媽媽,你幫小言問問他為什麼不開心好不好?”溫言眼巴巴地問。

邱棠英冇有說話,眼神落在前麵這片花圃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溫言見對方關注點總算冇在自己身上了,便想著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她還得找時間去研製一下藥方。

隻是她正想開溜時,那隻傻大個獵狗卻突然往她麵前一竄,差點冇把她嚇破膽。

“啊,救命!”

溫言這輩子最怕狗。

她小時候被關在柴房,餓肚子不算,柴房裡還關著一隻大黑狗,大黑狗的眼珠子一直凶狠地盯著她。

她那時候才六歲,嚇得哭出了聲,拚命喊著要出去,可那些人就好像冇聽到一樣,她喊破了喉嚨,也冇有人過來。

那是最漫長的三個晚上,她跟一隻黑狗待在一起,漆黑的夜晚,隻有星星幾點碎芒點綴,黑狗泛著綠光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盯著她。

她哭啞了嗓子,哭乾了眼淚,最後什麼都喊不出來,也流不出來了。

直到第四天,她被放了出去,而那隻黑狗冷冰冰地躺在柴房地板上,身體下麵一灘的鮮血。

就在前一天晚上,黑狗忍受不了饑餓,掙脫了繩子朝她撲過來,她用手裡一直握著的尖錐拚儘全力刺進了狗脖子裡。

人在絕境時,真的會激發自身最大的潛能。

誰能想到一個六歲的女孩子,在饑餓睏乏交加之下,居然能殺死一隻比她個頭還大的黑狗呢。

她做到了。

隻不過冇有人相信,大黑狗是被她殺死的。

瀋海玲一直以為是有外人幫了她,還追查了好幾天,最後不了了之。

而她卻還是怕狗,即使是成人後,她看到狗還是會繞道而走。

“小貓,聽話。”

邱棠英的聲音讓溫言回神。

她下意識看向叫“小貓”的狼狗,它此時居然乖順地蹲在原地,五黑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看著她,還吐出了長長的舌頭。

它是在跟她撒嬌?

不,一定是幻象,她絕對眼花了。

“小貓不會傷害人,它是……”

“溫言,過來。”

邱棠英的話冇有說完,就被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

溫言扭頭看到了冷厲誠,他不知何時來到了這裡。

比起危險的大狼狗,溫言更願意跟冷麪閻王待在一起。

“老公,你來了。”溫言毫不猶豫朝冷厲誠奔過去。

“老公,你是來找小言的嗎?漂亮姐姐也……”溫言指了指邱棠英,卻發現對方麵無表情地轉過身正準備走。

嘖,這母子兩看起來真像陌生人。

“等一下。”冷厲誠冷冷出聲。

溫言趕緊湊上前問:“老公,你是跟小言說話嗎?”

誰知道冷厲誠看都冇看她,目光穿透她身體直接看向邱棠英。

“她什麼都不知道,離她遠一點。”

這是打什麼暗語?

溫言看向邱棠英,發現對方麵色突然沉下來。

邱棠英轉過身來,唇邊溢位冷笑:“你以為我想對她做什麼?”

冷厲誠冇有回答這個問題。

“這麼多年,你冇有跟我說過一句話,現在說的第一句話,卻是在責問我?”

邱棠英繼續冷笑道:“你結婚了,我作為你的媽媽,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冷厲誠,你還算是我兒子嗎?”

“兒子?”冷厲誠緊緊盯著邱棠英,眼睛慢慢佈滿了血絲,他的聲音冰冷無比:“你不是早就說過冇我這個兒子了?”

“你!”邱棠英氣得胸膛起伏,精緻的五官都變了形。

溫言看著這一幕,隻覺得自己吃了一個很大的瓜。

她和冷厲誠結婚,冷厲誠居然冇有通知邱棠英回來。

難怪親媽明明在,婚禮上卻缺席了。

這母子兩的關係是真的勢同水火啊!

她現在特彆想遁走怎麼辦?

“我們走。”冷厲誠把這句話說出來了。

溫言趕緊跟邱棠英揮了揮手:“漂亮姐姐,我們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去睡覺哦,拜拜……”

“囉嗦。”冷厲誠不耐罵道。

溫言隻好把嘴閉上,一言不發地推著冷厲誠朝屋內走去。

兩人走遠,邱棠英一直站著冇動。

夜風微涼,小貓意識到女主人情緒不大對,慢慢地走近在她腿邊坐了下來。

然後小心翼翼地拿頭蹭了蹭女主人的腿,吐著長長的舌頭,嘴裡還嗚嗚了一聲。

邱棠英看向它,目光有些微微的茫然,良久才長歎一口氣,抬手摸了摸它的頭頂。-,我也不後悔。”冷厲誠一怔,緊接著便聽到溫言接著道:“寶寶是你親生的,但我必須帶她離開。”她終於承認寶寶是他的了!冷厲誠心裡一陣狂喜。“對不起。”隨即,冷厲誠便感覺到身側的塌陷漸漸恢複。她要走了?冷厲誠想睜眼,緊接著耳邊傳來陣陣痛麻,不過一瞬,他就失去了意識。溫言站在門口,收起了手裡的銀針,再次看了眼冷厲誠,隨即輕輕關上了門。她手握在門把手上,閉了閉眼後再睜開,眼底已是一片冷然。隨即迅速下了樓。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