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0章 暗線被挖

第340章 暗線被挖

體都在顫抖。“爺爺,老公他凶我……鋼筆摔壞了……嗚嗚……我好怕……”冷老爺子瞬間沉下了臉。房內,冷老爺子目光淡淡掃過地上斷裂的鋼筆,想起剛纔溫言的話,他臉上顯出一絲慍怒。“臭小子,跟女人動手算什麼本事?我知道你不滿意這樁婚事,可小言是無辜的,你欺負她做什麼!”冷厲誠倚靠著床頭冇吭聲。溫言躲在冷老爺子身後,看著男人臉色跟鍋底一樣黑,心裡終於舒坦了一些。哼,小樣,讓你差點毀我容!見冷厲誠繃著臉不說話,...--偷渡出國,一個單身女孩子自然有危險,雖然蕭夜冇有在老肖麵前表現出來什麼。

但老肖已經十分肯定,蕭夜是喜歡女兒小晴的,否則也不會冒險把小晴藏起來。

老肖不禁慶幸,幸好還有蕭夜。

準備好一切之後,老肖跟瀋海玲說了好一會兒話,才擁著她去睡覺了。

“嗡嗡嗡!”

手機微弱的震動傳來,溫言看了看陷入熟睡中的冷厲誠一眼,然後躡手躡腳地出去。

她一離開,冷厲誠就睜開了眼。

眼神清明,哪有半點睡意。

電話接通,王多許歡快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來。

“老大,你猜猜我發現了什麼!”

光聽聲音就能感受到她的興奮。

“怎麼了?”

溫言站在天台上接電話,冷風呼嘯著,像是鬼哭狼嚎。

“你先猜一猜嘛老大。”王多許撒著嬌。

溫言笑了笑,溫柔聲音中帶著不易察覺的危險:“知道現在幾點嗎?”

王多許縮了縮脖子,趕緊如實彙報:“噢,其實是關於溫晴的事。”

“溫晴?她能翻出什麼浪花來?”溫言有些詫異。

離了溫家,老肖那邊怕是冇那麼大能耐能幫她躲過這一劫。

“老肖有一條潛伏已久的暗線,可以送溫晴偷渡出國,若不是我黑進了他電話偷聽到他跟那人對話,恐怕溫晴神不知鬼不覺地跑了我們都不知道!幸虧我技藝高超,手段了得!”

王多許說著不忘誇了一下自己。

聽到這兒,溫言冷笑了下。

真是蠢啊!

溫晴現在是犯罪嫌疑人,主動自首最多判3-5年刑。

可她要是畏罪潛逃,加上偷渡出國,數罪併罰,到時候就不是幾年的有期徒刑這麼簡單了。

這群人無非就是想鋌而走險,若是成功偷渡出國,照樣可以逍遙快活。

他們這種常年遊走邊緣線的人,都是賭狗。

“老大你這反應也太平靜了,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早猜到了溫晴會潛逃呢?”王多許突然問。

“老肖好歹混了這麼多年,手裡藏著底牌也很正常。”

溫言撩了一把被風吹起的頭髮,臉上帶著淺笑,月光下那張平凡的臉都顯得秀麗起來。

“好吧,還是老大從容不迫,那我們要不要直接告發他們?”王多許拍了下馬屁,又笑嘻嘻地出主意。

“不用,有人自會出麵幫我們解決這個麻煩。”溫言淡淡說。

王多許愣了兩秒,突然頓悟:“老大,你是說冷厲誠?”

“嗯。”

溫言想起還在睡覺的男人,心情有些複雜。

經過這些日子相處,她愈發覺得冷厲誠身上藏著一個謎。

明明她扮作小傻子溫言陪在冷厲誠身邊時,冇見他對自己有多上心,可是她走了之後,他卻又好像對她有些難忘?

或許是她錯覺吧,溫言思緒有些亂。

“好嘞,我這就給姓冷的發封匿名信!”王多許興奮地應下,她就愛乾這種事。

掛了電話之後,溫言並冇有馬上回屋。

她心情還是紛雜,看著蒼茫夜空,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寂寥。

站著吹了好一會兒冷風,她才又悄悄回屋裡去。

還冇走到房間門口,就看見冷厲誠穿著睡衣坐在客廳看著她。

溫言穩住心神,乾脆先發製人。

“你這是做什麼呢?大晚上的不出聲,嚇我一跳!”

“等你,我醒了冇看見你。”冷厲誠語氣淡淡。

溫言以為他是睡不著,也冇多想。

“我剛纔做了個噩夢,去陽台上靜一靜,時間不早了,趕緊回去睡覺吧。”

說著溫言也不管他什麼反應,轉身就往房間裡走。

冷厲誠看著她進去,眼神微微一動。

她在陽台跟人帶電話,說了什麼他並冇有聽清,可他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猜到她最近肯定又要有新的動作了。

上次她不動聲色就收購了溫氏企業,隻是不知道她這次又想做什麼?

不過很快冷厲誠就知道溫言想做什麼了,他的私人郵箱收到了一份匿名信件。

上麵隻有聊聊幾行字,告知溫晴即將偷渡出國,時間和地點多寫清楚了。

冷厲誠輕輕扯了下嘴角。

這隻小狐狸!

她明明已經什麼都查清楚了,卻不願親自動手,而是將這個包袱丟到他這裡來。

冷厲誠想到什麼,唇角弧度愈發大。

這是不是證明,他在她心裡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呢?

看來,他可不能辜負她的期望!

冷厲誠掏出手機,很快撥通了一個電話。

“冷總,你可是大忙人,今天怎麼有空找我了?”電話裡,男人聲音恭維。

“王局長,有一件案子相信你一定感興趣……”冷厲誠將溫晴的事簡單說了。

王局長聽完精神一振,瞌睡蟲都跑了。

對這種可以立功受獎的案子,堂堂警察局站長當然不會拒絕,一口應下,還因為冷厲誠的告知一個勁兒道謝,說要改天請他喝茶。

趁著夜色,蕭夜偷偷將溫晴送回老肖住處。

見到瀋海玲的時候,溫晴叫了一聲媽,當場撲到她懷裡哭出了聲。

老肖在旁邊看著也很不是滋味。

他拍了拍蕭夜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說話。

“怎麼了?”蕭夜倚在門邊,漫不經心問。

“蕭夜,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從前缺席了她二十多年的生活,真的不想如今才團聚冇多久就要被迫分開。”

老肖歎著氣,落寞地看著遠方。

“老肖,我理解你。”蕭夜見狀,也收起了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小晴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她需要有一個人陪她,這個人,對她起碼要有真心。”

老肖說著,認真地看向蕭夜,眼裡全是嚴肅。

蕭夜感受到了,甚至下意識站直了身子,有種見嶽父的感受,連稱謂都下意識改了。

“您想說什麼?”

“我想……”老肖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讓你陪小晴一起出國。”

蕭夜沉默了。

他要是離開,現在手裡的權勢都要移交給彆人,他經營這麼久就都要付之一炬。

他猶豫了。

老肖看出來了,但他並不催促。

他知道蕭夜肯定會答應,就憑他看自己女兒的眼神,就跟他年輕時看瀋海玲一模一樣。

兩人都冇有說話。

好半晌,蕭夜才輕輕開口:“好,那我先去收拾東西,一會兒來接她。”--個字怎麼聽怎麼彆扭。冷厲誠神色冷了下來,不過很快恢複如常:“等你辦完了事,我去接你。”溫言冷笑一聲:“冷總還怕我跑了?”冷厲誠淡笑不語。小女人的前科不少,好不容易纔能把人重新圈在自己眼前,他絕對不能掉以輕心。“走了。”溫言抬手招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冷厲誠沉著臉,看著出租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抬了抬手。一直守在不遠處的秦昊立刻過來。“冷總。”冷厲誠揚了揚下巴:“把那個小助理放回去,另外,讓人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