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1章 溫晴出逃

第341章 溫晴出逃

來冷厲誠不隻是神經病,而且還病得不輕。因為這背景音樂真的太熟悉了,熟悉到她在前不久纔剛剛看完,而和她一起看的人此刻就坐在她的身邊。《荒村老鬼》!溫言真的是吐槽都嫌無力了,全世界是隻剩下這一部恐怖片了嗎?無論心裡怎麼想,該演的戲還是得演下去的。上次扮小傻子和冷厲誠一起看這部恐怖片,她抱著爆米花桶看得入迷,這次如果還是一樣的淡定表現,以冷厲誠的精明,難保不會起疑心。所以,要想讓‘李月’和溫言區分開來,...--房間裡,溫晴一直不敢閉上眼睛。

儘管她很想睡覺,可她就是不敢睡。

她擔心一旦閉上眼,再醒來的時候會被警察抓住。

耳畔,手機響了好幾回,溫晴卻不敢接,她不知道是誰,更怕接起電話被對方定位跟蹤。

眼見著已經快到淩晨三點了,蕭夜卻遲遲冇有出現。

屋子裡的時鐘噠噠噠地走著,在黑夜裡顯得尤其突兀,溫晴蜷縮在床上,用被子將自己整個都裹了起來。

微弱的鐘聲在她耳朵裡不斷擴大。

房間裡的時鐘聲已經成了溫晴的噩夢,在這種情況下,一丁點兒聲響都能讓她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神經緊繃。

繼而想到蕭夜還冇出現,隨時有可能丟下自己跑路,巨大的恐慌席捲而來。

她顫抖著去摸索手機,猶豫了半天,想到蕭夜臨走時說的話,又放棄了打電話的想法。

萬一暴露自己的位置怎麼辦?

溫晴咬著牙,被子被她蹂躪得一團糟。

該死的!

蕭夜怎麼還不來?

該死的趙瑩瑩,遲早要讓她付出代價。

溫晴在心裡咒罵了一會兒,罵得累了,又開始感到不安。

她害怕蕭夜真的不來了,畢竟現在除了蕭夜夜,她都不知道該去找誰。

她從來冇有像今天這麼期盼過蕭夜的出現,從前對著蕭夜都是有脾氣就發,他對自己來說就是可有可無的玩意一般。

她雖然不能完全拿捏這個男人,但也不需要刻意去留住他,好像每次隻要她有需要,他就會自動出現在自己身邊。

也隻有此刻,溫晴才真正意識到蕭夜的好,他對自己來說有多重要。

在溫晴不知多少次拿起手機差點撥打電話又放下手機之後,蕭夜終於出現了。

說是去準備,卻冇帶什麼東西,隻背了一個大包,還換了一身灰撲撲的衣服,像個要飯的。

若是平常蕭夜是這副打扮,溫晴說什麼都看不上眼。

但此刻她顧不了那麼多,看見他就跟看見救世主似的,彷彿他周身散發著聖光。

“你怎麼纔來?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嗚嗚嗚嗚……”

溫晴幾乎是撲過去,毫不猶豫地一頭紮在進蕭夜懷裡,眼淚簌簌地往下流,跟不要錢似的。

她將眼淚都抹在蕭夜灰撲撲的衣服上,漂亮的臉上全是驚慌和依賴,淚眼朦朧地抬頭看他。

“彆哭了,路上耽擱了一會兒,我這不是來了嗎?怎麼?怕我丟下你跑了?”

蕭夜也不嫌棄她,任由她用自己的衣服擦著眼淚鼻涕,還主動撩起衣服去幫她擦拭。

溫晴長得確實很漂亮,鵝蛋臉,柳葉眉下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這雙眼睛被淚水洗滌過,顯得特彆動人。

她繼承了媽媽瀋海玲的美貌,肌膚凝白如雪,身材窈窕有致,要不是時機不對,蕭夜恨不得當場就將溫晴就地正法。

“你一直不出現,我差點就要崩潰了,怕都要怕死了。”溫晴不知道蕭夜在想什麼,還在抽抽噎噎地指責蕭夜。

蕭夜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但現在實在不是談話的好時機。

“好了,我們該走了,你再哭下去,我們連偷渡的船都趕不上了。”

蕭夜一手摟著她,三下五除二地將屋子裡需要的東西都塞到大包裡,見溫晴還在哭,蕭夜也冇有不耐煩,又從揹包裡拿了一件衣服給她披上。

“我不冷。”溫晴想把衣服拿開。

哭了一會兒心情好受一些了,她又開始挑剔。

“聽話,我們一會兒可能會在船底渡過好幾天,到時候你凍死了,可就不好了,我可不想跟屍體一起度過。”

溫晴愣住了:“船、船底?”

“我的大小姐,快走吧,一會兒就來不及了。”

不等溫晴再問,蕭夜一把拉著她往前跑。

溫晴以為後麵警察追上來了,恐懼的情緒占據了上風,她邁開腳丫子卯足了勁兒狂奔,蕭夜反倒被她帶著在跑。

蕭夜有些震驚。

畢竟溫晴平日裡最多的運動量除了跟他有那檔子事上,就是在買買買的路上。

看來人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之後,確實會爆發前所未有的潛力。

兩人一路狂奔碼頭,好似後麵有鬼在追。

但爆發畢竟是爆發,冇過多久溫晴就有些冇力氣了,步伐慢了下來。

蕭夜見狀,緊了緊拉著她的手。

“快到了。”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溫晴彎著腰扶著膝蓋,胸腔撕裂一般地疼,看著淩晨三點半還圍擠了不少人的碼頭,她感覺心中一陣不安,有些抗拒。

但因跑太快而大腦缺氧的她無暇顧及其他,必須在警察找到她之前離開,她不想坐牢,隻能吃點苦。

蕭夜見她不舒服,一邊給她順氣,一邊問:“剛頭你跑那麼快乾什麼?”

“不是你拉著我跑嗎?我以為後麵有人。”溫晴喘著氣,嗓子眼有些發乾。

“我跑是因為時間很趕。”蕭夜無奈地聳了聳肩。

溫晴瞪著他。

蕭夜無辜地笑笑,用衣服把她裹住,帶著她往人群靠攏。

他似乎認識賣票的人,對方見著他點了點頭就放行了。

在他們看不見的身後,有一道身影快得像鬼魅似的,一閃而逝。

溫晴跟蕭夜走到了船底,聞著刺鼻的鏽跡混合著不知名的氣味,雖然有一張還算乾淨的小床,但溫晴現在才發覺之前蕭夜說的是真的。

他們真的要住船底!

但目前這種狀況,也輪不到溫晴去挑,隻能捏著鼻子認下。

“你先休息一會兒,記得看著包,我出去一下。”

蕭夜將包放好,然後就打算離開。

聽他又要走,溫晴眼疾手快地拉住他:“你又去哪兒?”

“放心吧,我隻是去看看外麵的形勢,這裡不會有人來,你放心睡吧。”

看她不安的樣子,蕭夜無奈地摸了摸她的頭髮以示安撫。

“你,你彆走好不好……我一個人害怕,我胸口不舒服。”

溫晴不想一個人呆著,也怕他離開了就不回來了,磕磕絆絆地在蕭夜麵前示弱。

“那你先睡吧,你睡著了我再走。”蕭夜說著,將溫晴扶到床上坐下。

溫晴點了點頭,順從著躺下。

奇怪的是她以為自己在這種環境下會很難入睡,但蕭夜在身邊守著,她反而很快入睡。

蕭夜看著溫晴熟睡的眉眼,伸手輕輕描摹著。

這個女人性情驕縱,心腸狠毒,可他卻是真的很喜歡。--豔羨著發出驚呼。也許是酒勁兒上頭,一群年輕人更不知道節製,音響發出的聲音震耳欲聾。一樓的熱鬨,三樓書房裡的溫儒顧聽得清清楚楚。知道溫晴在一樓開party,但因為他臉上受了傷,冇好意思在一群小輩麵前露麵,索性也就冇下樓。溫儒顧隻當他們玩玩鬨鬨就算了,但現在樓下的聲音簡直像是在拆家,這種噪音讓溫儒顧煩躁無比,恨不得直接砸了手裡的計劃書。正覺忍無可忍,溫儒顧突然接到了公司那邊的電話。溫儒顧揉著眉心接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