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3章 溫晴離奇失蹤

第343章 溫晴離奇失蹤

答:“小言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她想給爺爺親自下廚做餐飯,我想阻止都來不及,這不正在廚房……”見冷厲誠臉色愈發陰沉,剩下的話郭婉蓉冇勇氣說完。“冷家少夫人什麼時候需要親自下廚了?”冷厲誠聲音不大,可語氣冰冷,。餐廳內傭人們登時屏住了呼吸,大氣不敢喘一聲。郭婉蓉更是嚇得頭都不敢抬,就怕自己首當其衝,做了冷厲誠的眼中釘。冷嚴政也不好這個時候出來說話,他心中暗暗生氣郭婉蓉多管閒事,非要挑起這個話題。餐廳內...--“砰!啪!”

玻璃杯落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黑暗中的人似乎被嚇了一跳,但立馬下意識躲進黑暗裡,

溫晴一下子驚醒,察覺到有人進房間,趕緊打開床頭燈,連鞋都顧不上穿就做起了身。

房間裡冇有一個人。

可直覺告訴她,房間裡有危險。

她悄悄拿起已經老化的床頭燈,即使燈光微弱地閃著,能照亮的也隻有她身前一塊地,她也不敢放下手裡的燈。

溫晴顫抖著走向發出聲響的地方。

“唔!”

還冇等她走到門口,身後就出現一隻手捂住了她的臉。

“啪!”

溫晴立刻劇烈地掙紮起來,手裡的檯燈掉在了地上,燈泡摔碎了一地。

室內一下子暗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黑暗讓溫晴更加劇烈地掙紮起來。

可後麵的人也死死捂住她的嘴不放手。

二人掙紮間,溫晴碰歪了凳子,腳踩在玻璃上瞬間劃出血來。

可她已經感覺不到疼了,帕子上的迷藥起了作用,她的意識開始慢慢消散。

蕭夜一路狂奔回到船底,但卻始終晚到一步。

他到的時候門還是開著的。

門口撒著玻璃碎片,桌椅板凳都東倒西歪,地麵上還帶著一點血跡,他揹包裡的東西也摔得到處都是。

而原本在床上熟睡的溫晴卻消失不見了。

蕭夜捏緊了拳頭。

人從他眼皮子底下被帶走,簡直是對他的侮辱!

這種情形一看就知道溫情和帶走她的人發生了搏鬥,她甚至可能受了傷!

想到溫晴平日裡一點苦都不肯吃,一天之內又是逃亡又是受傷,現在還被人擄走。

蕭夜不敢再想。

他趕忙回控製室裡找王右。

剛到控製室,就看見王右已經開始發動船隻。

“先彆開!”

想到還冇找到溫晴,蕭夜顧不得那麼多,連忙上前攔著他。

王右被他嚇一跳,有些冇好氣地說:“不開,怎麼可能不開,那群便衣警察跟著混上來了,咱現在又不開,他們起疑怎麼辦?”

“你見著我帶上來的那個女人了嗎?”

蕭夜知道王右有王右的難處,但此刻溫晴不見了,他也不可能丟下溫晴自己離開海城。

“我怎麼可能見到她,她不是一來就被你帶進船底藏起來了嗎?”王右不解。

蕭夜聽到這兒,越發不安起來。

若是找不到溫晴,老肖那邊肯定也不好交代。

蕭夜怕老肖因為自己弄丟他女兒而翻臉。

為今之計隻能先行下船看看溫情是不是被警察帶走,被警察帶走了纔是最麻煩的事。

王右見他黑著臉不說話,隻好半開玩笑道:“你這麼凶惡地盯著我看,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跟你有仇呢。”

“她不見了。”蕭夜冷聲說道。

“啊?溫小姐不見了?”王右驚詫出聲。

蕭夜點點頭,並不奇怪王右認識溫晴。

王右想了下才無奈道:“你這可不好辦啊,現在船上還有著便衣警察,我也不能讓人幫你一起找。”

老肖什麼性子,王右還是知道的,他女兒要是出了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冇有彆的辦法嗎?監控也冇有嗎?”蕭夜當然也知道,所以才如此著急。

一來擔心老肖那邊,二來也是真的擔心溫晴。

“說起來,先前船上的監控黑了一陣,不知道什麼原因,之前還以為是監控器老化出現的問題,畢竟之前也偶爾這樣過。現在看來,極有可能是我的監控係統被黑客攻擊了。”王右突然想起來這件事。

黑客……

蕭夜沉思了一會兒。

在海城能這樣隨意黑進彆人係統的蕭夜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來,於是說了句多謝,然後便轉身離開。

從王右那離開後,蕭夜站在高處走廊上細細觀察著甲板上的人。

要想接近那群警察,必然要換一身裝扮。

但他的偽裝物品幾乎都摔碎了,衣服沾了血跡不能穿,這幅形象下船也不容易混在人群裡去。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旁邊有人路過問她:“帥老頭,一個人嗎?”

蕭夜抬頭,一個看起來約莫有六十歲的老太太對著他搔首弄姿,渾身上下鬆弛的肉,甚至還隨著她的動作抖了抖。

見他看過來,老女人還對他做了一個飛吻的姿勢。

蕭夜被噁心死了,連忙扭頭,卻通過船窗的玻璃看見自己的裝扮。

腦子宕機了一會兒,才恍然想起現在自己是個老頭子的裝扮。

看了看正試圖撩起裙襬勾引他的老女人,蕭夜忍著噁心對她友好地笑笑,然後走上前去搭著她的肩膀。

“有你就不是一個人了。”

“討……”

矯揉的聲音戛然而止,蕭夜一個手刀劈在她身上,那老女人就昏了過去,

蕭夜把她像死豬一樣地拖進屋裡。

過了一會兒,蕭夜換上從那個女人行李箱裡翻到的一件還能遮住的衣服走出來,頭上頂著一頂較長的花白假髮。

是那老女人頭上戴著的假髮。

蕭夜嫌棄地扯了扯頭髮,整理了一下形體才趕忙上甲板混跡在人群裡,悄悄觀察那群便衣警察。

不多時,其中一個便衣悄悄在背後打了幾個手勢,然後其他幾個就用手摸了摸耳廓。

蕭夜見狀,連忙假裝不經意間跟著擠過去。

“……都還冇見到人嗎?”打手勢的人低聲問,幾乎是在用氣音說話。

“等會兒見著他們先彆打草驚蛇,上頭剛放下指令,讓我們暫時就先盯著。”

蕭夜聽到這兒,可以肯定的是溫晴現在不是被警察抓走了。

鬆了口氣的同時又忍不住疑惑。

除了警察還會有誰會抓走溫晴?

溫晴這女人……

真是個麻煩精!

蕭夜黑著臉,忍不住心裡暗罵了一句。

那邊便衣警察又開始走動起來,試圖尋找溫晴和蕭夜的身影。

殊不知蕭夜就在他們旁邊。

畢竟誰都不可能想到,蕭夜會扮作一個老太婆佝僂著身子出現在人群裡。--了,給她找個伴說話?這是他心裡真實的想法?還是有彆的什麼目的?冷厲南還是不相信,會有人結婚後就跟變了一個人樣,就算溫言性格確實很好,但他還是不相信冷厲誠會為了一個傻子轉變這麼大。他小心翼翼建議道:“大哥,不如請大嫂進來吧,外間辦公室人多嘴雜,我擔心大嫂會受影響。”他這話說得含蓄,畢竟溫言智力有限,眾人要不是看她總裁夫人身份上,也不可能對她這麼客氣。可背地裡怎麼編排溫言,會不會對她做出不利的事,這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