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4章 溫晴的下落

第344章 溫晴的下落

…”溫晴委屈地看著冷厲誠:“溫言她是個騙子,冷總你被她騙了……”她擦掉眼角逼出來的眼淚,努力剋製著哭聲,微微低著頭,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可憐。“婚禮當天,姐姐讓人把我騙到郊外,我身無分文,手機也冇信號,求救也冇人應,這才耽誤了婚事。”這話一出,瀋海玲在她身旁都驚住了。女兒這突然招呼都不打就撒了個彌天大謊,她要怎麼接?溫儒顧臉色變了變,他到底是見過大世麵的,馬上明白了溫晴這是孤注一擲,想要把所有過錯推到...--蕭夜從甲板上回到船底後,又仔細檢查了一下房間,然後纔給老肖打電話,告訴他溫晴失蹤了。

“小晴失蹤了?”

電話那邊老肖剋製不住的聲音傳來,意識到自己聲音有些大,後半句又壓了下來。

“怎麼回事?那麼一個大活人能在海上失蹤?不是讓你看好她嗎?”

蕭夜沉默了一下:“是我的錯,我出去檢視狀況,回來發現她不見了。剛纔我細細檢視了房間,房間內有掙紮的痕跡,空氣中也殘留著迷藥的味道,可以肯定不是警察。”

“居然還用上了迷藥?小晴這是得罪了什麼人!”老肖又氣又心疼,剋製不住又大聲了起來。

“老肖,你冷靜一下,當務之急是先讓人去海城找她,我擔心有人將她帶回海城去了。”蕭夜怕他氣急,連忙勸住他。

“好,好,我這就安排讓人在海城這邊找著,你在那邊也多加小心。”老肖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隻管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老肖立馬給在海城的手下打電話過去,讓他們全城搜尋。

把事情交待完後,老肖像是突然消失了力氣,頹然地坐在沙發上又抽起了煙。

他這輩子就這麼一個女兒,認回來還冇多久,就接二連三地遭遇不測,這讓他感覺到背後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推動著他們走。

老肖煩躁地抓了抓為數不多的頭髮,剛要起身回房就聽見身後瀋海玲疑惑的聲音。

“老肖?你怎麼出來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老肖轉頭看過去,隻見瀋海玲穿著一身黑色蕾絲睡衣,她一臉睡眼惺忪地盯著他,微弱的燈光下顯得格外嬌媚。

換做平常,老肖肯定色迷心竅了,但才得知了女兒失蹤的噩耗,老肖心裡裝了事,也冇心情去欣賞美色,隻沉默著不說話。

“你在想我們的女兒嗎?”

瀋海玲見他不說話,於是走過去坐在他身邊,她以為老肖就是擔心他們的女兒。

老肖見她過來,將手上的煙掐掉,然後將沙發上的毯子給瀋海玲披上,將她摟熱乎了才說:“我給你說件事,不過你先不要擔心……”

“你倒是快說呀。”瀋海玲聽他這麼一說就開始緊張起來,生怕是關於小晴的事。

“你答應我,聽完不要激動。”老肖擔心瀋海玲會受不了。

“不會是小晴出事了吧?”瀋海玲一下著急起來。

“剛纔蕭夜打電話過來說……小晴失蹤了……”

“什麼?”瀋海玲一下站了起來。

老肖忙按住她:“你彆慌,事情還有轉機,小晴冇有被警察帶走,隻是……”老肖說著怕她接受不了,又停頓了一下。

“隻是什麼?你快說呀!”瀋海玲急得冇法,恨不得給老肖兩下。

“隻是對方是誰我們也不知道,也可能是我以前的仇家,得知了小晴是我女兒,所以纔會綁了她,不過,至少可以肯定,她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瀋海玲臉色一下就白了。

老肖以前是做什麼的,她再清楚不過。

他那些仇家,一個個都是狠角色,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都是常有的事。

小晴被他們綁了,還不如被警察抓到!

萬一他們見色起意,萬一對方人多,那小晴……

瀋海玲嚇得心跳都停止了,身體搖晃了幾下。

老肖見瀋海玲這副模樣,下意識伸手就想將她抱到懷裡來。

手還冇碰上去,瀋海玲突然身子一歪直接往地上倒下去。

“小玲?小玲!”老肖眼疾手快接住了人。

他輕拍瀋海玲的臉,見她還是冇有的一點反應,意識到不對勁兒,趕緊抱起她放到車上,驅車迅速前往醫院。

老肖顧不得超速,一路狂飆,二十分鐘的車程硬生生被他縮短到八分鐘。

“醫生!醫生!快來人!救命啊!”他抱著瀋海玲不顧形象地邊跑邊喊。

“病人昏迷前有什麼症狀嗎?”一個醫生帶著護士迅速推著急救床跑過來檢視。

“我不知道,她是受了刺激,突然就昏迷了,怎麼叫都叫不醒。”老肖滿頭大汗將瀋海玲放在床上。

“我們要先做檢查,家屬請在外麵等候吧。”說完護士推著瀋海玲進了檢查室。

老肖這才鬆了一口氣,癱坐在醫院的椅子上。

突然,手機聲音響起。

老肖看著手機裡顯示的未知號碼有些遲疑。

等手機又響了一會兒他才接起。

“喂?”老肖試探性出聲。

“肖先生,這麼不想接我電話?”電話裡響起一個沙啞的男聲。

老肖猶疑了下,他並冇聽出對方是誰。

“你是?”

“不想救你的女兒溫晴了?”對麵戲謔的聲音響起。

老肖頓了一秒才反應過來,激動問:“你是誰?你把小晴弄到哪兒去了!你到底想乾什麼!”

“彆激動嘛,我也冇對她怎麼樣,不過是請她過來喝杯茶而已。”那邊又笑了,語氣裡都是漫不經心。

老肖一聽更來氣,蕭夜都說了地上有血跡,小晴肯定劇烈掙紮過所以纔會受傷。

“我不管你是誰,溫晴是我女兒,奉勸你快點送她回來,否則,動了我老肖的人,後果自負。”老肖狠戾地威脅對麵。

那邊似乎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忍不住哈哈大笑,嘲諷出聲:“我就動了,你拿我如何?”

他話音落,電話裡突然響起熟悉的女人哀嚎聲。

是小晴的聲音!

老肖打了個寒蟬,趕緊喊道:“有事好好商量,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們可以坐下來談,隻要你彆傷害我女兒。”

“明天下午三點到海城明珠塔頂上見麵,隻要你一個人來,我就放了你女兒,怎麼樣?”

老肖冇有第一時間答應。

海城明珠塔是海城最高的建築,而且還是塔頂,要讓自己一個人去,萬一對方說話不算數怎麼辦?

見老肖長時間不說話,電話那頭開始不耐煩:“來不來隨你,不過,你女兒我可不能保證全須全尾地給你送回來!選擇權在你,肖先生。”

那邊看似給了老肖選擇,實則每個字都是威脅。

老肖冇辦法,隻能先應下。

“好,我來,但是……”

“嘟……”

話還冇說完,對方已經掛斷。

老肖腦子空白一瞬,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手背青筋畢現。--細籌謀。但這一麵,怕是非見不可了!“好,我去。”溫言回答。海城看守所內,冷厲誠與溫言相對而坐。“李女士,滿意了嗎?”冷厲誠悠閒地靠在椅背上。明明這裡是看守所,可雙方對峙的氣場更像是在談判桌上。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次見麵也的確是一場談判。溫言看著冷厲誠一臉的淡定自若,越發確定了心裡所想,她嘴角勾出一抹冷弧。“冷總,我人已經來了,你可以把我助理交出來了?”冷厲誠眼底閃過一絲興味:“人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