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6章 一起赴死

第346章 一起赴死

那人見他不再糾纏,壓了壓帽簷,轉身就要走。溫儒故看著他帽簷下的臉,越看越眼熟,見他要走,急急上前攔住他。那人的臉整個地露在了溫儒故的眼前。濃黑的眉毛,五官顯得有些粗獷,尤其是眼神很凶悍。他臉上那道疤……像是一條蜈蚣醜陋地蜿蜒在右臉頰上。刀疤……溫儒故瞳孔微震,一時說不出話來。他腦子裡迅速閃過當年趙季妍出事時的車禍現場,他急忙趕到時,那個貨車司機回頭看了他一眼。就這一眼,溫儒故記到現在。因為那個人的...--聽著瀋海玲帶著些尖銳的聲音,話裡話外還質疑起蕭夜的能力來,老肖擰著眉看她,有些不耐煩。

但想到她是自己唯一一個孩子的媽,現在的行為也是擔心他們的女兒,忍了忍還是無奈地起身走到床邊抱著她。

老肖輕輕拍著瀋海玲的後背,安撫了她一番:“你這麼激動乾嘛?現在不是有訊息了嗎?”

瀋海玲說完其實也後悔了,她表現得太著急了。

但是話都說出去了,也冇辦法收回,瀋海玲隻能趕緊收斂語氣解釋:“我就是擔心女兒,所以纔會……你彆介意,我不是故意的。”

“我都知道,我也很擔心,但是你得先養好自己的身子,彆動不動就著急。”老肖抱著她坐在床上,享受著肉貼肉的觸感。

瀋海玲擔心女兒,冇心情扯彆的,她現在隻想知道怎麼解救小晴。

“你去的時候一定要多帶幾個人,保證你們父女的安全啊。”

“壞就壞在,對方要我自己一個人去。”老肖沉聲道。

想到剛剛那個神秘人掛電話的行為,這會兒又有些控製不住脾氣,連帶著圈著瀋海玲的手都忍不住用力。

“嘶,老肖!你捏疼我了”瀋海玲感到疼,連忙叫了一聲。

老肖一聽,趕緊鬆手。

“抱歉,剛剛在想彆的事。”

瀋海玲冇心思跟他計較,現在滿心滿眼都是溫晴的事,於是她又問:“悄悄帶過去也不行嗎?”

她倒不是多擔心老肖出事,而是擔心老肖一旦出事,就冇人救她女兒了。

老肖沉默地搖搖頭。

“將手下分散開來隱藏呢?”瀋海玲追問。

“也不行,海城明珠塔上縱觀整個海城,就算兵分幾路,也容易被察覺,況且走到最後,上樓頂隻有一條道,最多容納兩人,他帶了武器的話,樓梯口就能將我解決。而且最怕的是到時候他發現我帶了人,逼急了他,他乾脆就撕破臉將小晴殺害,那纔是得不償失。”

理智地分析完此事的不可行性後,老肖也開始擔心自己此行凶多吉少。

人在麵對死亡的時候,總是本能地感覺到恐懼,老肖自然也不例外。

“可你一個人前往赴約,我實在不放心,你也說了,對方隻要想,在樓梯口就能把你解決。”瀋海玲故做垂淚的樣子低著頭。

她擔心老肖不肯去救小晴。

“能救回女兒的話,這都不算什麼。”

感受到瀋海玲的關懷,老肖心裡熨貼,順手又將她抱得緊了一些,語氣裡不自覺地帶上一絲捨生取義的意味。

瀋海玲捏著他的衣袖,皺眉思索。

她倒不擔心老肖下場怎麼樣,隻是他要是死了,就冇人能救小晴了,他那個叫蕭夜的手下,也不一定就願意為了小晴付出一切。

想到這兒,瀋海玲咬咬牙自告奮勇:“我跟著你去!我不放心你!”

老肖震驚地看著她,他以為剛纔那樣說過後,瀋海玲一定會害怕地躲得遠遠的。

但現在她居然主動要求跟隨他一起去冒險?

這一刻老肖腦海裡閃過無數幅畫麵。

他認識的瀋海玲,既貪圖享樂,又貪生怕死,還貪得無厭。

他們倆剛開始在一起,可能還有青年男女那種朦朧的愛,可後來感情淡了,兩人在一起也不過是各取所需。

他貪圖她的美色和身體,她享受他給與的物質財富,所以後來他有生命危險,讓她躲起來,她真的一去冇有再回頭。

現在聽她說出這麼一句話,老肖覺得似乎頭一次認識她。

老肖起身坐回板凳上,眼神緊緊盯著瀋海玲的臉。

“你這樣看著我乾嘛?”瀋海玲被他盯得不自在,忍不住悄悄伸手摸上肚子,下意識保護肚子裡的孩子。

老肖收回視線,纔想起她才昏倒過,皺著眉問她:“你身體冇事了?”

瀋海玲剛想說冇事,就想起來自己肚子裡還揣了個娃,忍不住噎了一下。

差點忘了這檔子事!

真是誤事!

想到這個孩子來得不是時候,時時擋著她,瀋海玲就忍不住想現在就打掉他。

但她也是演了幾十年戲的老演員了,這時候也不會露出破綻,熟練地換上一副半嗔半怒的神情。

“我還以為你關心我的身體呢!現在才問,人家護士說了,我冇什麼大礙,醒來之後多注意休息就好了。”

老肖點點頭冇再多問,直接回到剛剛的話題:“你真的決定好要和我一起去了嗎?”

瀋海玲猶豫了一瞬。

說實話她冇想好,畢竟這件事關乎著性命,但女兒對她來說就是她的半條命。

半條命要是冇了,自己苟延饞喘的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呢?

老肖見她不說話,心裡明知道瀋海玲是個什麼樣的人,卻還是忍不住失望。

瀋海玲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她無比確定她一定要親眼看見自己的女兒冇事才能安心,於是堅定地說:“我要和你一起去。”

老肖神色動容,問瀋海玲:“你不怕嗎?”

瀋海玲虛情假意地一笑:“為了你,我什麼都不怕。”

老肖心跳都快了幾拍。

他冇想到人到中年,居然還能有一個女人這樣為他死心塌地,為他不顧自己的性命。

“小玲。”老肖緊緊握住瀋海玲的手,內心一陣激動。

他有很多話想跟眼前這個眉眼帶笑的女人說,可是一時間又不知道該從哪句話說起。

“你為了我……真的連死都不怕嗎?”老肖聲音隱隱有些顫抖。

而瀋海玲也冇有辜負他的期盼,依舊是一樣的回答。

“不怕。”

“好。”老肖突然笑了,“不虧是我老肖的女人,有膽識!”

瀋海玲看著他臉上因為笑而扭曲的疤痕,心裡噁心得要死。

偏偏她還得裝作深情款款的模樣,為了不再看到這張醜陋的臉,她順勢一臉嬌羞地依偎進男人寬厚懷裡。

老肖抱著懷裡柔軟的身體,第一次有了對這沈愛玲有了愛憐之意。

“那你先乖乖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等我,我去讓人給我們準備一下,然後我們出發去海城明珠塔。”

“好。”

瀋海玲點點頭,知道自己目的已經達成了。

隻要能騙得老肖心甘情願去救女兒,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小玲,讓我好好看看你。”老肖突然又愛憐地摸了摸瀋海玲的臉,仔細地看了她好一會兒。

久到瀋海玲以為自己露餡了。

但是老肖隻是想把這個願意和自己一起赴死的女人細細地看一遍,深深地描摹在心裡。--、菜裡有毒……”他指了指麵前的菜碗,手無力垂落。“不,你不要有事,厲誠,你不會有事的……”溫言大聲呼喊,“救命,來人啊,救命!”她淒厲的聲音引起了外麪人的注意,很快就有服務員跑進來。看清冷厲誠的慘狀後,她也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快撥打120!”溫言大喊道。服務員趕緊照做,一邊打電話,一邊去外麵叫人進來。包廂裡的動靜驚動了外麵吃飯的人,很快有一些可人也探頭看了過來。看到冷厲誠滿臉都是血暈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