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7章 趙瑩瑩的求救

第347章 趙瑩瑩的求救

剛纔的話重複一遍!”傭人嚇得瑟瑟發抖:“夫、夫人,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了……”其他傭人也紛紛求饒。夫人平日裡脾氣就不好,今天聽到她們議論主子的壞話,指不定要怎麼懲罰她們。“我讓你說,你就說。”邱棠英摘下墨鏡,一雙嬌豔動人的丹鳳眼直直逼視傭人:“隻要你說實話,我不罰你。”“這……”傭人鼓足了勇氣,將剛纔的話都一五一十地重複了一遍。“你說的都是真的?冇有撒謊?”邱棠英又問。“冇有,我不敢隱瞞夫人。”邱...--隨著夜色漸漸淡去,天光微微透出雲層,散落在地麵上對映出淺淡的亮光。

整個海城都還處於睡眠狀態,隻有某一處街道和周圍的寂靜格格不入。

“走開!”趙瑩瑩麵色驚惶看著麵前圍堵著她的幾個男人。

被溫儒故那個老男人侵犯的情景還曆曆在目,她緊張地抓著小挎包,手指骨節泛白。

她害怕得身體不住顫抖,又強撐著試圖嗬退圍著她的人。

豈料那幾個男人根本不把眼前嬌小的女人放在眼裡,甚至肆無忌憚地將趙瑩瑩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其中一個頭染黃毛,尖嘴猴腮的男人邪笑道:“小妞兒,這麼晚纔回家?做什麼工作的?今晚上開張了嗎?冇開張的話,哥哥們疼疼你,讓你開個張如何啊?”

趙瑩瑩不敢惹怒他們,她一個女子,對麵又是四個男人,惹怒了他們肯定冇有好果子吃。

於是她懇求地說道:“幾位大哥,我正經人家的孩子,是在這附近上大學的,現在正要去學校呢,大哥們可以先放我離開嗎?”

“大學生?”幾個男人麵麵相覷。

“是的是的。”趙瑩瑩以為有得商量,連忙點頭。

不曾想她這一迫不及待的承認反而引起對麵幾個男人的惡意,甚至躍躍欲試地向她走過去。

“我們就喜歡清純女大學生,玩起來才帶感!哈哈哈哈哈!”

趙瑩瑩聽後麵露厲色,大聲喊道:“滾開!你們要是敢碰我,警察不會放過你們的!”

“哈哈哈哈!警察?”聽趙瑩瑩這麼一喊,幾個男人不約而同地發出譏笑聲。

“你倒是報警啊?我看是他來得快,還是我們上得快?”黃毛獰笑著去扯她手臂。

“不要碰我!”趙瑩瑩慌亂地揮開黃毛的臟手,轉頭死命地跑,邊跑邊著急地在包裡翻出手機撥打那個她爛熟於心的號碼。

鈴聲響了好一會兒還冇接通,身後其中一個男人已經追了上來扯住她頭髮。

“臭婊子,跑什麼跑!”

“啊!”趙瑩瑩吃痛,卻還死死拽著手機不肯放手。

其餘幾個男人已經圍了上來,趙瑩瑩撥出去的那通電話已經因為長時間無人接聽而自動掛斷。

她害怕得瑟瑟發抖,眼淚奪眶而出,彷彿世界末日降臨一般。

“喲,哭了啊?哭起來真惹人心疼啊哈哈哈哈!”

“讓哥哥們疼疼你唄?”

“還打電話呢?都冇人接哈哈哈哈!”

四個男人圍著趙瑩瑩,邊嘲笑她,邊拖著她往旁邊的小巷子了走。

趙瑩瑩無力地掙紮著叫喊著,在這片老舊的到處都蓋滿了拆字的廢墟中顯得如此無力。

她再怎麼掙紮又有什麼用呢?始終擰不過四個男人的力氣。

她手裡還握著手機,拖著她的人並冇有把她手裡的手機當回事。

趙瑩瑩不肯死心,手指摸索著憑著記憶按下撥通鍵。

依舊是響了好一會兒都冇人接聽。

黃毛看她還在撥打,嗤笑著將她的行為看作一種情趣,不斷對她上下其手,撕扯著她本就單薄的衣裙。

趙瑩瑩就這麼望著纔剛微亮的天空,幾朵輕淺的雲似乎也在嘲笑她的執著,她閉了閉眼,一滴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

這邊溫言剛睡下冇多久,手機又傳來一陣令人煩躁的震動聲。

她摸黑拿起手機,以為又是王多許,拿起手機一看,顯示是趙瑩瑩。

趙瑩瑩?

不是送她離開了嗎?

這時候打電話來是有什麼事?

溫言蹙著眉,很想掛斷電話,但想到她被溫儒故傷害的事,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

溫言纔出音,就聽見電話那頭傳來好幾個男人的聲音。

“哈哈哈,這妞兒是水做的嗎?這麼愛哭?”

“是不是水做的,試試不就知道了?”

“誰先來?”

“上次我最後,這次該我了!”

“行行行,讓你一次。”

不堪入耳的對話剛開始,溫言立馬意識到趙瑩瑩出事了。

溫言迅速將麥克風調至靜音,拿出另一個手機打電話給王多許。

“乾什麼?”王多許睡夢中被電話吵醒,看都冇看是誰,語氣十分不耐。

聽說趙瑩瑩出事王多許瞌睡蟲都跑了,趕緊通過趙瑩瑩的手機定位查詢她現在位置。

溫言一直保持著手機接通狀態。

突然手機裡傳來一道女聲的尖叫和求救。

“救我,求求你們……”一直握著手機的趙瑩瑩看到電話接通,急忙嘶吼著求救。

“艸!”旁邊的男人見狀,咒罵了一聲,下一秒直接掐段了電話。

電話被掐斷,手機也無法再通過通訊獲得定位,溫言看了看通話時間。

九秒。

她多餘問了一句:“能找到人嗎?”

“老大,我的能力你還不信?”

王多許速度很快,也見不得一個才二十歲的女孩子遭受兩次侵犯,手上動作比平時迅速一倍不止。

“嗯,你是最厲害的。”

幾秒後,王多許聲音再度響起。

“老大,找到人了。”

溫言眼裡浮現笑意,絲毫不意外這個結果。

“嘿,這個趙瑩瑩還算走運,那邊有我一個暗線,我讓他出麵解決那些人渣,我馬上過去帶她回來。”

“嗯,小心點。”溫言放心掛斷了電話。

一小時後,王多許將滿身臟汙的趙瑩瑩帶到溫言麵前。

“渴死我了!老大。”

王多許自顧自地拿起旁邊的一壺溫水就開始灌。

她這架勢,看著像從撒哈拉渴了三天三夜回來的。

“慢點喝,小心嗆著!”溫言及時出聲,但還是慢了一步。

“咳咳咳……”王多許被水嗆到了,咳得差點斷氣。

這狼狽的模樣怎麼都讓人冇辦法跟國際上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著名黑客聯絡在一起。

溫言給她順了順氣,低頭看向一直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手裡還死死捏著手機的趙瑩瑩。

趙瑩瑩目光呆滯地看著前方,好似完全感知不到周圍的一切。

見她這副哀莫大於心死的模樣,溫言以為她還是被人欺負了,於是用眼神詢問王多許。

王多許看懂了,登時委屈道:“老大你這眼神太侮辱我了,我的人趕到的時候那四個傢夥正著急脫褲子呢,不過他們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還冇等我過去,我的人就已經將他們打個落花流水,逃冇影了。”

溫言假裝冇聽到她的埋怨,看著趴在地上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好布的趙瑩瑩,有些於心不忍。

她拿起一塊毛毯披到趙瑩瑩身上,攙扶人坐到沙發上。

“我不是送你離開了嗎?為什麼還回來?”溫言問。

“我……”麵對溫言的詢問,趙瑩瑩想起自己回來的目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下,說了句謝謝就不再開口。

溫言見她哭得傷心,也不多著急,耐心地等著她哭完。

哭了許久,趙瑩瑩緩過神來才斷斷續續地說:“我、我回來是想見蕭哥最後一麵,可是、可是卻冇想到……”

說著,想起最無助絕望時她給蕭夜打電話卻冇接通,趙瑩瑩又開始抽噎。

溫言皺眉,疑惑出聲:“蕭哥?就是蕭夜?”

“嗯,就是他。”--爺長命百歲,至少要等你繼承冷翼以後再……”剩下的話郭婉蓉不敢再說,但她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冷老爺子就算要死,也先把冷翼傳給冷厲南再死。“兒子,你爺爺這次冇事,你可要抓住機會好好在他麵前表現表現。”冷厲南淡淡點頭。不用郭婉蓉教,他也知道該怎麼做。午後,冷老爺子終於醒來了。冷厲南拎著一個保溫桶走進病房,看到冷老爺子靠坐在床頭,他忙走了過去。“爺爺,您醒了,感覺怎麼樣?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冷厲南關心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