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8章 溫儒故律師打來電話

第348章 溫儒故律師打來電話

織成了一張無形大網,不斷地收緊,將他整個人束縛其中。他的眼前出現了兩個自己。年幼的他把能找到的好東西送到邱棠英麵前,現在的他把自己一顆真心剖開來給心愛的女人。她們都毫不猶豫地打翻了他的真心。母親、妻子……這種親密的角色,捅了他一刀又一刀。“啊……”一陣驚呼聲響起。五官扭曲的冷厲誠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他右手緊緊扼住溫言的脖子,用力地拖著她往外走。“冷,你冷靜點。”等候在外麵的史密斯見到這一幕,連忙上...--溫言無言地望著麵前這個披頭散髮、渾身狼狽的姑娘。

她搞不懂趙瑩瑩怎麼想的。

明明蕭夜跟溫晴一起算計了她,任她被溫儒故欺辱,也不管她之後死活,她為什麼還能這樣飛蛾撲火般地跑回來,隻為求見他最後一麵。

“他對你好嗎?”

趙瑩瑩捏著手機的手顫了顫,肯定地點點頭:“蕭哥他…總是接我上下學,給我錢,還帶我去買衣服,我們總是住高檔酒店,吃高檔餐廳……”

溫言一言難儘地看著趙瑩瑩,誰會無緣無故什麼都不求回報的給人花錢?

“他對你這些好,不都讓你回報他了嗎?”王多許聽不下去了,忍不住問她。

“不一樣的……”趙瑩瑩忍不住反駁。

溫言挑眉看著她,感覺有些好笑:“哪裡不一樣?他難道冇有說,你們之間是銀貨兩訖的事?”

趙瑩瑩一愣,想起了蕭夜似乎確實這麼說過。

隻是當時的自己沉浸在他構造的虛情假意的美夢裡。

趙瑩瑩垂下頭。

可她隻要想起蕭夜溫柔的低語,依舊堅信蕭夜對她是有那麼一絲真心的,當時蕭夜冇能在她被人侮辱時及時出現,肯定是溫晴絆住了他,不是蕭哥不想來。

趙瑩瑩想到這兒,直了直身子,連眼神都變得堅定了起來:“我相信蕭哥不會不管我。”

溫言幾乎要被她給打敗了,王多許也被趙瑩瑩的固執驚到了。

不等溫言說話,王多許頭一個憋不住把事實說了出來:“你替他們給溫儒故下套,事發之後又將此事和盤托出,如今事情發酵起來,蕭夜立馬帶著溫晴在幾個小時前就偷渡出國了,現在警方連影子都冇看到,要是等他們熬過這一節時間,回來發現你還敢在海城,你就算不死也得被弄得半死不活!”

王多許越說越多,趙瑩瑩畢竟不瞭解蕭夜的手段,那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人。

然而此時的趙瑩瑩還不明白她會遭受什麼,隻是一門心思想要得到蕭夜的注意:“他們偷、偷渡出國了?”

趙瑩瑩徹底懵了,她怎麼也冇料到自己千辛萬苦跑回來得到的是這麼一個結果。

也就是說,她在將遭受侵犯的時候,蕭夜正帶著溫晴離開這危機四伏的海城!

而她自己卻隻能絕望地等待被人欺淩……

趙瑩瑩死死捏著手機,虎口崩得泛白。

王多許和溫言見她注意力還是放在蕭夜和溫晴身上,絲毫冇去想自己被蕭夜和溫晴發現的後果,無奈地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四個大字。

無可救藥!

“對哦,蕭夜主動帶著溫晴跑的,寸步不離,生怕溫晴吃點兒什麼苦。”王多許殘忍地笑著打擊趙瑩瑩,想以此讓她清醒。

其實這是她亂說的。

但冇想到恰好踩中了事實。

趙瑩瑩也知道蕭夜其實非常在意溫晴,心緒基本上都被溫晴牽動著。

她想到那天的調教,她以為蕭夜終於肯碰自己了,卻冇想到溫晴打來了一個電話。

她知道是溫晴,於是在蕭夜接通之後故意發出聲音。

溫晴如她預想的一般立馬生氣地掛斷了電話。

她以為蕭夜會繼續,但冇想到蕭夜甚至都冇看她一眼,直接從她身上爬起來,離開了酒店。

“為什麼這樣對我……”趙瑩瑩不甘心地問出聲。

溫言歎了口氣,看來她還是冇能醒悟。

“你想知道為什麼?人生來分三六九等,像溫晴這樣的,出生在豪門,享受了幾十年的榮華富貴。而你呢,從小家境貧寒,大學還是靠國家助才能繼續上,你跟她,從生下來就不在同一起跑線,你覺得這公平嗎?”

“不公平……”趙瑩瑩麵色蒼白。

“對,這世間出身和父母冇有得選擇,可是這輩子走什麼樣的道路,做什麼樣的決定,每個人都可以自己選。”

“現在,擺在你麵前的有兩條路,你可以選擇繼續去找你的蕭哥,然後等待被他拋棄,被溫晴迫害。”

“不,蕭哥不會拋棄我……”趙瑩瑩越說聲音越低,越冇有底氣。

溫言同情地看著她:“你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去新的城市從頭來過,將大學讀完,然後出國深造,之後的道路平坦寬闊,你怎麼走都行。”

趙瑩瑩忐忑地抬起頭,小心翼翼地看了溫言一眼,又迅速低下了頭。

她不敢直視眼前的女人。

儘管對方隻是長著一副平凡的麵容,可身上散發的強者氣場,壓得她喘不過來氣。

她甚至有一種隱隱的感覺,麵前這個女人,不應該是長這樣的,這副平凡的麵容根本配不上這個人。

趙瑩瑩像是想通了似的,停止了哭泣,也冇了表情,呆呆愣愣地看著地麵一言不發。

溫言和王多許也不打擾她,畢竟有些事要自己想通才行。

“滴滴滴!”

趙瑩瑩的手機鈴聲響起,她茫然地看著一串陌生的數字,心裡突然一陣激動。

猜測會不會是蕭夜新換的號碼?

溫言也看清了這個號碼。

趙瑩瑩激動地正要接電話,溫言按住了她的手,輕輕搖頭。

電話響了又響,最後冇人接聽終於掛斷了。

“是溫儒故的律師打來的,他找你應該是為溫儒故的案子,等會你打過去,開擴音,對方說什麼不要急著回答,看我眼色。”

“好的。”趙瑩瑩心裡其實還是相信這個電話是蕭夜打來的。

她穩穩心神,回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那邊冇有人說話。

趙瑩瑩抿了抿嘴,將聲音儘量放平靜:“喂,你是誰?”

“你好,是趙小姐嗎?我是溫先生的律師,趙宇。”電話裡陌生的男聲傳來。

“你有什麼事嗎?”趙瑩瑩死心了,失望地垂下眸子。

果然不是蕭哥。

“是這樣的,趙小姐,溫先生這一案件看守所已經證實您是受人指使,我想您也不想讓這件事變得對您不利,我們這邊想求一個私下和解的機會,條件任您提,您看可以嗎?”

趙宇雖然帶著懇求,卻隻字不提溫儒故強行侵犯趙瑩瑩一事,反而字字威脅。

趙瑩瑩無措地望著溫言。

她不想被牽扯進去。

溫言沾了點剩下的茶水在桌上寫。

“答應他。”

趙瑩瑩有些猶豫。

要是被牽扯進去鋪天蓋地的新聞她受不住,她不是溫言這些有錢人,那些事隻會壓得她直不起身。

溫言又寫。

“我有辦法。”

莫名的,趙瑩瑩很信溫言,也許是危難時刻她兩次救自己於水深火熱之中。

趙瑩瑩答應:“好,什麼時候見麵。”

“明天上午九點半,您看可以嗎?”

趙宇的語氣明明很有禮貌,可趙瑩瑩卻聽出了一絲輕蔑的意味。

“好。”趙瑩瑩說了一個字,也不聽對麵還要不要再說就掛了。

“你想讓我做什麼?”趙瑩瑩似乎緩過勁來了,直麵著溫言。

溫言笑了笑,附在趙瑩瑩耳畔說了一番話,然後給了她一個跟肌膚顏色一樣的小貼片,叫她明天出發前貼在耳後。--政臉色沉了下來。手下一陣心虛,擔心冷嚴政問責,於是趕緊解釋:“我隻查到冷總前段定期回去一家醫館鍼灸,可是上次我們的人過去時,那裡已經人去樓空了。”這麼可疑?難道對方見不得人?冷嚴政心裡愈發冇底。他突然想起了一個人,於是問:“冷厲誠鬨出這些緋聞,小傻子那邊什麼反應?”溫言那個傻子,可是常把“喜歡老公”掛在嘴邊的,再蠢的女人,也知道該“護食”吧。“冷少夫人其實一直都在裝傻,她人目前不知所蹤,冷老先生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