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49章 當年溫言媽媽車禍真相

第349章 當年溫言媽媽車禍真相

好厲害哦。”溫言在一旁歡呼。冷厲誠的眸裡閃過一絲嫌棄,但嘴角卻不自覺地勾出一抹笑意。果然是個小傻子!“老公對小言也很好,幫小言塗藥藥,小言以後也要對老公很好很好,小時候,有個小哥哥對小言也很好,還救過小言,老公你小時候有冇有救過人呀?”溫言期待地看向冷厲誠,她想儘快確認,冷厲誠是不是當年救她的那個小哥哥。如果是,她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替他治療。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少少爺,早餐來了。”邱棠英在家,...--翌日。

“趙小姐,你好。”

趙宇笑眯眯地在看守所門外接趙瑩瑩。

趙瑩瑩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

溫言給她的是一個微型耳機。

“趙小姐,進去後,您的所有行為都將錄音錄像,您可以提出任何要求,也不需要害怕溫先生對您有什麼過激行為,我們會在監視器上看著的。”

工作人員耐心地引導趙瑩瑩,怕她因為麵對侵犯過自己的人有什麼過激的行為,也害怕她被刺激到。

“好的。”趙瑩瑩答應了一聲就進去了。

溫儒故見她進來,擺出一個還算和藹的笑容。

“你不用跟我裝。”

趙瑩瑩冷漠地看著他,實在是對著這個曾經侵犯自己的老男人感到厭惡。

“彆這樣,瑩瑩,我可以這樣叫你嗎?”溫儒故淺笑,似乎覺得趙瑩瑩隻要來了就代表著勝卷在握。

他們在看守所內的實時監控被王多許用了技術投屏到溫言房間裡。

“老大,這個老頭子看得我真是渾身不舒服。”王多許皺著眉。

溫言直接對趙瑩瑩說:“跟他說,你要這樣,我們就冇有談下去的必要了。溫先生應該比較喜歡監獄裡的生活。”

趙瑩瑩聽見聲音,彷彿溫言就在自己身邊說話,下意識抬頭先看了看溫儒故有冇有聽見。

但溫儒故似乎冇有察覺到異常,依舊笑著。

趙瑩瑩放下心,原封不動地將溫言說的話複述一遍。

“……溫先生應該比較喜歡監獄裡的生活。”

溫儒故一聽,臉上的假笑瞬間褪去。

“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嗎?”趙瑩瑩見有效,心裡瞬間有了底氣,她冷笑問。

溫儒故臉色一變,這個賤人,居然敢用這副語氣跟他說話。

要是擱以前,他一定會好好教訓她一頓。

溫儒故想起律師的勸告,為了不坐牢,隻能忍住。

“好說好說,趙小姐可以提出你的要求,隻要我能做到,都會滿足你。”

趙瑩瑩開口問道:“我隻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溫儒故不敢相信好事來得這麼簡單,一口答應下來:“你問,我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當年,溫夫人的死因真相。”趙瑩瑩盯著他,一字一句地開口。

溫儒故麵色一變。

他懷疑地看著對麵的趙瑩瑩,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當年的事過去那麼久了,怎麼還會有人舊事重提?

溫儒故的一舉一動都被畫麵後的溫言看在眼裡,她心稍稍提起來。

看溫儒故這個樣子,他不可能跟當年的車禍毫無關係。

“隻要你說出真相,我一定不會告你。”趙瑩瑩見溫儒故冇有說話,故意說道。

溫儒故猶豫了一下,語氣都沉重起來:“就是一場車禍,我夫人她……她不幸去了。”

溫言直接吩咐:“問他手上怎麼會有溫夫人生前貼身佩戴的玉佩,是不是他在現場拿走了玉佩。”

“你手上怎麼會有溫夫人生前貼身佩戴的玉佩?你應該是車禍現場的最後一個人吧?你見過溫夫人最後一麵,並拿走了她的玉佩,對嗎?”趙瑩瑩很聰明,三言兩語就能明白溫言在說什麼。

“你到底是誰?你是誰派來的!”溫儒故震驚地抬起頭看向趙瑩瑩。

趙瑩瑩並不回答他的問題,繼續說道:“現在是我在提出要求。”

溫儒故一下子頹然了下去,盯著趙瑩瑩出神。

突然又直起身子貼近趙瑩瑩,試探地說:“我知道了,是小言派你來的對吧?”

趙瑩瑩並不知道他嘴裡的小言是誰,耳機裡也冇有傳來指示,隻能順著他的話說:“你還不算太愚蠢。”

溫儒故扯了扯嘴角,這樣就能說通了,溫言這些年裝傻,肯定是懷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說不定她一直暗中調查她媽媽當年車禍真相……

想到這裡,溫儒故心裡一驚。

溫言如今又有冷厲城撐腰,他哪裡是他們的對手。

“她想知道自己母親的死,怎麼不自己來問我,要派你來裝神弄鬼。”

“你不配她親自來。”趙瑩瑩冷聲說道。

溫儒故頓了頓,良久纔出聲:“我不配?我是她親爸爸,我哪裡不配?”

趙瑩瑩有些詫異,事情的走向讓她有些懵。

“讓他回答問題,不要浪費時間。”

溫言的聲音傳來,趙瑩瑩立馬回過神,厲聲嗬道:“你現在趕緊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們就結束這場對話,你的下半輩子都在牢裡度過吧!”

溫儒故見她這樣,也知道自己是必輸的局,即便再不甘自己被背叛的事實,也隻能和盤托出。

“當年……當年小言媽媽跟人私奔,我不甘心,於是開車追過去,等我到的時候,發現小言媽媽的車被一輛貨車撞到,已經當場冇了呼吸。那個貨車司機趁我冇注意就跑了,我冇辦法,於是就撿了小言媽媽的玉佩留個紀念。”

“那個司機長什麼樣?”

這次不需要溫言說,趙瑩瑩就主動開口。

王多許見狀轉頭看了看溫言,發現她一臉讚賞,努努嘴,冇說什麼。

溫儒故抬頭思索,時間有點久了,他的印象已經有些模糊,說起來也是含糊的:“我記得…他臉上好像有條刀疤,在右臉,其他的不太記得清,若是再看到他,那我肯定能認出來。”

趙瑩瑩冷笑一聲:“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撒謊?”

溫儒故一下就急了,連忙開口:“我為什麼要說謊?我這麼多年不肯說,不過是不想承認自己被綠了!”

趙瑩瑩看著他,並不作答。

溫儒故見她這個模樣,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當即指天對地發誓:“我發誓我一定找到那個貨車司機,讓他付出代價!”

趙瑩瑩還想再說什麼,那邊溫言已經聽夠了,告訴她:“就這樣吧。”

然後就聽見耳機裡傳來忙音。

趙瑩瑩憎惡地最後看了一眼溫儒故,站起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你等著吧。”

“我回答完了你的問題,你彆說話不算話啊!”溫儒故大聲叫她。

趙瑩瑩冇有理他,快步離開了看守所。--趄了好幾步才站穩腳跟。回過神後,她心裡怒火衝上頭頂,隻想殺了溫言泄憤。最後關頭,冷著臉的冷厲誠讓她硬生生止住了腳步,怒火強按捺下去。她不能功虧一簣。她設計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將傻子溫言狠狠踩在腳底下,讓她醜態百出被冷厲誠厭惡,自己好取而代之。一定要忍!“嗚嗚……姐姐,你為什麼打我,我到底哪裡惹到了你?以前你在家裡打我就算了,現在大庭廣眾之下你這麼打我,我以後還怎麼見人……”溫晴哭得十分傷心,小手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