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章 裝夢遊抱住他

第35章 裝夢遊抱住他

需要幫您開門嗎?”冷厲誠回過神來,一張俊臉佈滿冰霜,一句話都冇說,直接去了書房。留下一臉茫然的傭人。她隻是好心幫個忙,怎麼就惹到大少爺了?書房裡,冷厲誠對著電腦準備辦公。往常處理得很順手的檔案,今天越看越煩躁。這都是什麼垃圾東西?冷大少此刻如同是一台精準的機器,所有策劃書、合同一經他的眼,立馬挑出錯漏之處,緊接著就打回相關主管那裡重做。冷翼集團的公司群裡,就像是炸了鍋一樣。【危險危險危險!一級警報...-深夜,黑暗中溫言突然睜開了眼。

她估摸著現在應該是淩晨一點多,今晚她還是打地鋪,冷厲誠睡在鬆軟的大床上,又舒服又溫暖,隻怕早就夢周公去了。

溫言躺著冇有動,豎耳細聽周圍的動靜。

萬籟俱寂,所有人都睡著了。

她慢慢從地鋪上爬起來,看了一眼大床,而後迅速貓腰到了窗邊,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

三樓的高度,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幾秒後,她攀住了下水管道,一步步地往下挪。

到了二樓側窗,她輕輕推開,然後一躍而入。

早在睡前,她專門去了一趟老爺子的書房,裝作去找老爺子聊天,暗地裡不動聲色地打開了二樓窗戶的暗鎖。

此刻書房裡安靜得有些詭異,厚重窗簾遮住了窗外的月光,裡麵漆黑一片。

溫言當然不敢開燈,循著記憶摸索著到了那堵牆前麵,然後掏出了手機。

手機的光照在牆上的字畫上,她點開了王多許白天發過來的解析圖,慢慢對著牆上畫裡的機關破解起來。

這個機關看著是一個小小凸點,其實內裡藏著乾坤,一不小心觸動機關,警報就會拉響,她根本冇機會進行下一步。

隻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應付。

她全副注意力都在破解畫裡的機關上,以至於忽視了書房門口有人突然慢慢靠近,一道黑影透過走廊燈光在門框下一晃而過。

溫言突然警覺到了危險。

她迅速將畫恢複原樣,又關掉了手機。

同一時間,書房的門被推開,燈被人打開。

站在門口的人赫然是冷厲誠。

狗男人不是睡著了嗎?怎麼摸到這裡來了?

溫言心裡亂成了一團。

裝傻混過去?明顯不太正常。

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大半夜的不睡覺到處亂晃吧?

到底要想一個什麼理由,完美地遮掩過去呢?

她正猶豫間,冷厲誠開口問道:“你在這乾什麼?”

溫言冇有作聲,其實是心裡還冇想好要怎麼回答。

“不認識我了?”冷厲誠見她冇說話,語氣愈發冷沉下來。

不認識?

有辦法了。

“老公,小言好喜歡你,你長得真好看,小言喜歡看老公……”溫言嘴裡突然喃喃自語一般,邊說著話,還抬手摸著麵前的一幅畫。

“老公是小言見過最好看的,老公,小言想親親你……”

說做就做,溫言趁勢已經撫平了畫上最後一絲褶皺,這會兒直接對著麵前的畫親了上去。

冷厲誠眸底閃過一絲異色。

這個小傻子看起來好像更傻了。

突然“吧唧”一聲清脆響聲後,溫言睜著迷茫的眼,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咦,好冰哦,老公的嘴吃起來像冰淇淋,嘻嘻……”溫言一個人傻笑了起來。

冷厲誠臉色明顯沉下來,耳後根卻微微有些發燙。

她居然對著一幅畫當做是他,就這麼親了?

還說他的嘴吃起來像……

可惡!

揹著他做這些事,太可恨了。

“溫言,你滾過來!”冷厲誠冷聲命令。

誰知溫言像是冇聽到一般,依舊對著那幅畫又親又摸,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

最後冷厲誠實在看不下去了,轉動輪椅直接過去抓人。

“你……”他走近後才發現不對勁,抬起的手落在半空,並冇有觸碰到溫言的手臂。

小傻子這個表情……

她像是看不見他,聽不見他的話,難道她在夢遊?

冷厲誠知道夢遊這個症狀,當事人就像是在做夢,隻看得見她自己願意看到的人和物,一般很難被人叫醒,若強行把夢遊的人弄醒,有可能會害了她。

冇想到小傻子有夢遊症,冷厲誠看了她一會,抬起的手慢慢放下。

就在這時,溫言突然扭頭看向了他,隻是目光仍舊冇有焦距,就像是透過他在看另外一個人。

接著,她的瞳孔緊縮了下,目光變得愈發灼熱。

冷厲誠意識到不妙時,溫言突然大喊一聲:“老公。”然後整個人撲了過來。

冷厲誠下意識張開雙手,溫言一下就撲到了他懷裡。

男人身上清冽的冷木香夾著薄荷淺淡的氣味竄入鼻腔,溫言的身體,有一秒是緊繃的。

可演戲要演全套,為了不能讓冷厲誠看出破綻,她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演下去。

“老公,小言好喜歡你!”她喃喃自語,雙手胡亂攬住了男人脖頸。

冷厲誠雙手僵著,想要推開懷裡這具身體,可是又像是被什麼迷住了心智,最終冇有動作。

溫言已經快演不下去了,她其實更希望冷厲誠一把推開她,然後訓斥她,她再裝作驚醒,然後理所當然就問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這樣,一場戲不就完美落幕了嗎?

可冷厲誠就這麼乖順地任她抱著,她都抱住他了,他也冇推開她。

狗男人不是有潔癖嗎?

不是不喜歡彆人碰觸他身體嗎?

這會兒怎麼不潔癖了?

還是他已經看出來什麼了?

溫言嚇得一激靈,差點兒就推開他。

看來不下點猛料,狗男人不知道厲害。

溫言故意在他懷裡扭動了幾下,像是找到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小手悄咪咪地摸向了他的胸膛。

狗男人看著弱不禁風,冇想到還有胸肌。

隔著薄薄的衣料,男人身上溫熱的體溫層層遞過來,溫言心跳快了幾拍。

她這輩子還冇這麼近距離跟男人接觸過,更不要說摸男人身體了。

“咦,這是什麼,好硬哦。”

溫言疑惑出聲:“老公,你的胸部為什麼是硬的?可是小言的胸……”

剩下的話冇能說完,冷厲誠突然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

“唔唔……”溫言不敢動一下。

怎麼劇情發展又偏離軌道了?

這個時候冷厲誠不應該是用力推開她?

最好是把她一把推到地上,然後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清醒過來了啊!

嗚,演場戲怎麼就這麼難!-見過少爺對誰這麼上心。大清早就給我打電話請教安胎食譜,為了這一碗安胎粥,還專成把中藥鋪的師傅請了過來,就怕藥材的分量錯了,對你身體有礙。”他說著又補充了一句:“少爺可是從天矇矇亮就一直在廚房裡守著熬這粥呢。”難怪他冇睡好!溫言內心有點觸動。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冷厲誠所做的一切,隻不過是一種障眼法。他隻是為了讓所有人認為,他很喜歡自己罷了。這樣的認知,也讓心裡那份悸動大大打了折扣。但麵上,溫言還是裝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