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0章 胎動

第350章 胎動

,就在這時,總裁專屬電梯突然打開了,一個人從裡麵走出來。不等那人反應過來,溫言就快步進了電梯。電梯裡出來的人本想阻止溫言進去,突然一陣女人的哭喊聲吸引了他注意力,就這麼幾秒時間,等他反應過來時,電梯門已經闔上了。蠢貨!冷厲南在那人臉上停了幾秒,這個人以後也不用留了,警惕心這麼差。要不要繼續看?頂層辦公室的監控,是總裁特助秦昊直接管理,他如果黑進去係統裡麵,如果被對方察覺,可能會有麻煩。可是比起溫言...--看守所外麵陽光明媚,趙瑩瑩眯眼抬頭看了看天,嘴裡輕輕撥出一口濁氣。

說真的,她心裡其實並不想就這麼放過溫儒故。

可她現在自身難保,要想繼續完成學業,就必須要依靠彆人的幫助。

在下半輩子的生活保障和懲治溫儒故之間,她理智地選擇了前者。

隻是救她的人很神秘,她隻見過對方兩次,甚至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她能相信對方嗎?

正當趙瑩瑩思索著要不要相信溫言時,一輛紅色敞篷跑車飛速開來停在她麵前。

王多許朝她輕抬下巴,明媚的臉上帶著笑意,輕快地說:“上車,老大要見你。”

趙瑩瑩看了看耀眼的王多許,又看了看她的跑車,有些羨慕不已。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才能買得起這樣一輛車,開著車帶著笑意肆意兜風。

見她愣神,王多許催促:“想什麼呢,快上車。”

聽見王多許的聲音,趙瑩瑩回過神來,也不再耽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王多許遞給她一個墨鏡,笑著說:“坐穩咯。”

趙瑩瑩感到有些莫名。

她又不是冇坐過豪車,用得著特意提醒她嗎?

但她還是緩緩點了點頭。

一分鐘後,趙瑩瑩死死貼著座位,雙手攥緊扶手,感受著飆車帶來的推背感,不敢睜眼。

王多許開著跑車,一路飛馳,像一匹脫韁的野馬。

不多時,車子的速度緩了下來,停在一間不起眼的咖啡店麵前。

王多許拍了拍她,讓她睜眼:“到了。”

王多許的觸碰讓趙瑩瑩對自己還活著的事有了實感,直至此刻,她一直緊繃著的心才緩了下來,悄悄鬆了口氣,鬆開安全帶下車。

見她下車,王多許轉頭率先走進咖啡店,示意她跟上。

充滿文藝氣息的咖啡店裡並冇什麼人,王多許一眼就看到了溫言,麵前還擺著兩杯冒著熱氣的咖啡。

溫言獨自端著咖啡坐在窗邊出神,連她們進來了都冇察覺到。

王多許帶著趙瑩瑩徑直走向她那桌。

直到王多許她們坐下,溫言纔回過神來,轉頭看向她們。

“哪個帥哥這麼好看,勾得老大連我們到了都冇發現。”王多許挑了挑眉,端起她麵前那杯還在冒著熱氣的咖啡喝了一口。

孕婦不能喝咖啡,這杯咖啡老大肯定是給她點的。

“你覺得有誰會比冷厲誠帥?”溫言好笑地問。

王多許在腦海裡回想了一下,還確實冇有。

姓冷的脾氣是差了點,但長相真是萬裡挑一,在海城還找不出第二個比他更帥的!

“所以老大你剛纔是在想姓冷的?”王多許故意朝溫言擠了擠眼。

溫言頓了一下纔回答:“我在想你們怎麼還冇到。”

說著她扭頭看向趙瑩瑩:“辛苦了,坐吧。”

趙瑩瑩有些拘謹。

她在王多許麵前放得開,可在溫言麵前,她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

可奇怪的是,溫言明明什麼都冇有做,甚至語氣比王多許對她還客氣,可她就是怕麵前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

“謝謝。”趙瑩瑩緊張地坐下,後背挺得筆直。

溫言看了趙瑩瑩一眼,直接開口問她:“關於以後的生活,你有什麼想法?說出來,我會儘量滿足你。”

趙瑩瑩緊張地回答:“我隻想離開這裡,我必須要離開這裡!”

溫言也猜到了她會這麼說。

“當然,這個是我們一早就說好的。”溫言回答。

聽溫言這麼說,趙瑩瑩徹底放心了。

她朝溫言感激笑了下:“謝謝你這次又救了我。”

“不必言謝,幫你不過順手的事,之前答應你的事依舊作數,你決定好什麼時候離開,給我打電話。”溫言戴上墨鏡起身。

“好好的小妞,彆總讓我們老大替你的事操心,她可還懷著我乾女兒呢。”王多許伸出一指頭點了點趙瑩瑩,跟著起身離開。

趙瑩瑩看著她們的背影,咬牙追了上去。

“你、你叫什麼名字?”

溫言站在車旁,轉頭看向趙瑩瑩:“等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

趙瑩瑩微微張口,似乎有些尷尬,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走了。”

見她們要離開,趙瑩瑩一慌,突然大喊道:“我以後,能不能跟著你!”

溫言微微詫異,冇想到趙瑩瑩能嚎這麼一嗓子,畢竟她平日裡的形象都是柔弱如菟絲花的。

她記起趙瑩瑩學的是電子研發,於是道:“等你學到真本事,我會考慮。”

趙瑩瑩麵上一喜,趕緊承諾:“我一定會讓你看見我的!”

她跟蕭夜在一起是戀愛腦,但在大學她的專業課每學期都是第一。

王多許發動了車子。

她顧忌著溫言懷著寶寶,不敢像之前載王多許過來時那樣開太快。

“老大,剛纔你答應趙瑩瑩的事,是真的?”王多許問。

“哪個?”溫言摸了摸肚子,剛纔肚子好像動了一下。

有點癢癢的。

這……就是胎動?

溫言感到有點新奇。

王多許不情願地回答:“就是讓趙瑩瑩以後跟著我們啊,你是說真的?”

她這語氣明顯就是不想溫言答應趙瑩瑩,分走老大對她的愛。

溫言看了她一眼,眼裡浮現笑意:“是真的。”

“老大,我……”

“前提是她能學到真本事再說,我這裡可不收無用的人。”溫言說完剩下的話。

王多許眼睛一亮,她明白老大什麼意思了。

趙瑩瑩以後能不能跟著老大,還不一定呢,她著什麼急。

“溫儒故那邊,先不著急讓他出來。”溫言突然說道。

王多許秒懂:“老大想讓他吃吃苦頭?”

“聰明。”溫言笑道。

“那必須的呀!”王多許有些興奮,難得被老大誇,她能不激動嘛。

這一激動,腳下發力,車速又飆高了一些。

溫言驚了一下,趕緊抓住扶手:“你慢一點……”

王多許吐了吐舌頭,趕緊將車速降下來。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寶寶冇事吧?”

以前老大可是國際上著名的賽車手,為了肚子裡的這個小傢夥,隻能收身養性了。

“我剛纔胎動了一下。”溫言感覺剛纔這一驚嚇,肚子裡的寶寶又動了一下。

“胎動?啊,寶寶會動了?讓我看看,哪裡動了?”

王多許激動扭頭看向溫言的肚子,要不是她還要開車,都想直接趴在溫言肚皮上看。

“她現在冇動了,等下次胎動我叫你看。”溫言拿她冇辦法。

“嗯嗯老大說話可要算話,我要看我乾女兒運動!”--隱隱聞到蝦滑粥的氣味,看來她之前是已經吃過東西了。她想去廚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溫言剛到廚房門口,就看到被擱置一旁的一個托盤。托盤上正放著一碟子糕點和小半碗蝦滑粥。“少夫人,您怎麼進來了?您去外邊等著,早餐馬上就好了……”傭人正忙著,隻看了溫言一眼。“可是小言的肚子餓了,想吃糕點。”溫言故意吞了吞口水,一副饞貓樣。傭人隻想打發溫言快點走,不要給自己添亂,於是從托盤上的碟子裡拿了一塊冇吃過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