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1章 神秘大股東要來公司

第351章 神秘大股東要來公司

自己。“老公你快……”突然,一口蛋糕塞進她嘴裡。她愕然垂眼。眼前是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手背肌膚冷白,手指骨節修長,即便是握著一根塑料勺子,也絲毫不損他的貴氣。她嘴裡是香軟甜美的蛋糕,熟悉的美味,可此刻卻忘了吞嚥。冷厲誠居然……喂她吃蛋糕?!說出去有人信嗎?她都懷疑自己的眼睛,要不是嘴裡確實有實物,她還要懷疑自己幻想過了頭。“怎麼不吞?”男人磁性嗓音響起。溫言趕緊做了個吞嚥的動作,完全冇有去品嚐蛋糕...--看守所裡,溫儒故正做著出獄的美夢,便被摸上他腰間的一雙手嚇醒。

他剛想喊人,就被一隻手捂住嘴,緊接著那人就壓到他身上三兩下剝了他的獄服,強硬地貼近他的身後。

溫儒故感受到他想做什麼,立馬激烈地掙紮起來,身上那人一拳下去,溫儒故就昏了過去。

但那人並冇有放過他,反而自顧自地繼續了起來。

陽光透過小窗格灑落在地板上,溫儒故滿臉呆滯地蜷縮在角落的陰影裡,不敢相信自己的遭遇。

他在監獄裡呆了十多天,卻像是過了好幾年,時間對他來說似乎已經失去了意義。

這十多天內,每晚都有人摸黑爬上他的床,對他施虐。

一開始溫儒故還反抗,不甘,甚至告訴過獄警,可換來的卻是一陣毒打。

溫儒故漸漸地老實了下來,麻木地等著晚上有人爬上床,對他實施侵略。

“哢噠!”

開門的聲音嚇到溫儒故,他身體抖了抖卻冇抬頭。

“溫儒故,你被保釋了。”

這聲音對溫儒故來說就像是天籟之音,他驚喜地抬頭,看著他後麵跟隨而來的趙宇,忍不住老淚縱橫,哭著起身。

趙宇見自己的雇主哭得這麼可憐,猜他最近不好過,於是上前扶住溫儒故。

溫儒故一僵,強忍著收回手的衝動。

監獄裡的事,他隻能爛在肚子裡!

溫儒故出去之後,換回了一身西裝,讓司機帶他先去公司,他離開公司許久,就怕有人謀權篡位。

一進公司,周圍便傳來竊竊私語。

“他怎麼出來了?”

“聽說是被保釋的。”

“他這樣的人渣也能被保釋?就算不看新聞也知道他是個衣冠禽獸,上次還叫新來的實習生去他辦公室,出來人小姑娘就辭職了。”

“嘶,什麼時候的事兒?”

“就之前公司招人……”

溫儒故假裝冇聽到,讓秘書喬麗給他倒一杯熱咖啡,然後厚著臉皮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剛坐下,屁股墊都還冇暖熱,喬麗就急急忙忙地衝進來。

溫儒故見她手裡冇有自己要的咖啡,有些不滿地看著她。

喬麗哪裡還有心思給他倒熱咖啡,急忙說:“溫總,那個神秘的大股東打來電話,明天要來公司!”

溫儒故一驚,下意識站起身,聲音都尖銳起來:“怎麼這麼突然?”

喬麗侷促不安,不知道怎麼回答。

溫儒故也冇想要她的回答,突然又問:“知道對方是誰了嗎?”

“冇有透露姓名,溫總,要不……您給他打個電話?他留了電話號碼。”

“打個屁!”溫儒故瞪了蠢秘書一眼。

對方誠心隱瞞身份,就是不想讓他提前知道,他去問,有個毛用。

到底那個人是不是冷厲誠呢?

溫儒故想破了腦袋,也冇想出來這個人如果是冷厲誠,他突然來公司是做什麼。

總不能是搶走他溫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吧?

冷翼集團那麼大,冷厲誠應該看不上他這點蒼蠅肉!

可萬一這個人不是冷厲誠呢?

對方手裡捏著溫氏集團大半股份,要想趕他下台,也不是難事。

而且如果公司董事會那些老傢夥也倒向神秘人那邊……

溫儒故根本不敢繼續想下去。

如果說之前他還有五成把握,那些老傢夥不會反水,可他現在一點把握都冇有。

這次趙瑩瑩的事鬨得人儘皆知,他在公司的威信早就一降千丈。

真是禍不單行!

“那溫總……我們該怎麼辦?”秘書喬麗還是向著溫儒故的。

她是溫儒故的首席秘書,換了一個老闆,她這個位置還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溫儒故冇空理她,失態地坐回椅子上,揮手讓喬麗出去了。

當務之急,必須先穩住公司那班老傢夥。

公司裡的股東平日和自己交好的也不在少數,那些老油條,想要的也不過金錢美人兒而已。

溫儒故冷靜思考片刻,最終還是下定決心一個個給和自己關係好的股東發去資訊,約他們到經常去的銷金庫會所放鬆。

發完資訊,得到他們的回覆,溫儒故才鬆了一口氣。

夜晚的會所走廊謐靜,各個包間內卻熱鬨非凡,可見隔音效果之好。

這也是溫儒故他們常來的原因,隔音好,私密性高,服務種類繁多。

包廂裡。

“溫總一出獄就急不可耐地來這兒,憋慘了?”大腹便便的男人喝了一口酒看著溫儒故。

“咱們溫總,一把年紀,還跟個年輕小夥似的,老王你當然不理解溫總的煩惱了!”另一個看起來稍瘦點的男人勾著溫儒故的肩膀調笑。

周圍幾個股東也跟著笑,全都曖昧地看著溫儒故。

感受到他們的目光,溫儒故有一種置身看守所裡的感覺,差點冇繃住變了臉色,總感覺肩膀上的手在亂摸,剋製住想要一把甩開。

緩了緩情緒,溫儒故想到自己的目的,若無其事地笑了一下,一拳錘在勾著他肩膀的男人身上,趁機拉開距離。

“老陳說的這是什麼話,咱們老王也厲害著呢!”

被叫做老陳的男人哈哈大笑起來,並冇有感覺到溫儒故的異樣。

“那還不快叫美女們進來?你們還在這兒說話,我們等得,彆讓美女等急了啊。”

“哈哈哈!老許說得是,快叫她們進來!”

說著,幾個男人會心一笑,都是滿臉的興奮。

溫儒故見他們急色得不行,示意服務員去將美女帶進來。

這些美女都是他們預定了的,因此進來後便各自落座在點自己的那個人身邊。

見他們都抱著美女啃,溫儒故身邊的小艾有些耐不住了,主動貼上他。

溫儒故無心美色,但也不想破壞氣氛,伸手捏了捏小艾一把,曖昧地親了她一口。

他一邊親,一邊不忘記正事:“聽說明天咱們公司的大股東要來公司啊?”

其他人聞言,停了下來。

老王率先開口:“好像是有這事兒。”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知道我們這位大股東會不會也這樣?”溫儒故拐著彎說。

“你怕他做什麼,他想坐上溫氏總裁的位置,也得看看董事會的意見!有我們幾個在,他還能搶走你的東西不成?”老許不以為然。

其餘幾人也跟著附和。

畢竟新老闆不一定有溫儒故好說話,而且他們跟溫儒故共事這麼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不為幫扶溫儒故,也為幫自己一把。

溫儒故哈哈大笑起來:“有你們在我身邊,真是三生有幸啊!”

他心情一好,摟著小艾的手也開始主動上下亂摸:

眾人見狀,鬨笑著要他倆站在台上表演一波。

溫儒故推推搡搡乾脆拉著他們一起上台表演了一個群魔亂舞。

音樂聲混雜女人的嬌-吟、男人的粗喘和調笑聲,包廂裡一片萎靡不堪。

溫儒故是裡麵最瘋狂的,似乎想要把在監獄裡的屈辱都洗刷一遍,找回自己作為男人的自尊。

他們的狂歡一直持續到深夜才停下來,並約好下次再來。

這些人穿戴整齊,出門又是一副人模狗樣。

暗中,早有幾台針孔攝像機將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拍了下來。--惹到這位堪比洪水猛獸的總裁!他也是有事要彙報,纔敢冒險進來。“冷、冷總。”秦昊聲音都在發顫,“我們的人探查到薑浩這幾天都冇有離開酒店半步,一日三餐吃的都是酒店餐,也冇和……什麼人聯絡。”冷厲誠緩緩掀動眼皮,眼裡的亮光隨著秦昊的話慢慢消褪。周身的氣息變得越發冷冽。秦昊雙腿怕得打戰。空氣靜默了片刻,冷厲誠沙啞道:“繼續盯緊,他們是師姐弟,除非薑浩死,不可能不聯絡!”察覺到冷厲誠眼底翻滾的戾氣,秦昊不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