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2章 脅迫老肖

第352章 脅迫老肖

通折騰下來,還真有點餓了。“老公,你餓了嗎?”溫言抬頭問。冷厲誠唇角勾起笑:“嗯,我有點餓了。”他其實一點不餓,可是他看得出來,如果他說不餓,小傻瓜一定會忍著說自己也不餓的。他怎麼捨得讓她捱餓呢。“那小言陪老公一起去吃好吃的吧?”溫言眉開眼笑地挽住他手臂。“嗯。”“等小言一下。”溫言說完,轉過身去幫病床上的老人掖了掖被子。“姥姥,你要快點醒來哦,小言好想跟你說說話,小言很乖哦,老公也很乖的,我們下...--肖家。

瀋海玲憂心忡忡地握著手機,心裡想著等會要去見那個綁架女兒的人,心神不定。

老肖接了電話回來,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意。

“猜我聽到了什麼好訊息?”老肖樓主瀋海玲的肩。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想想等會見到那個綁匪我們怎麼脫身吧。”瀋海玲冇好氣道。

“你聽我說……”老肖附耳在瀋海玲耳畔,說了幾句話。

瀋海玲張了張嘴,似有些不敢相信。

“你真讓人在看守所裡把溫儒故……那個了?”瀋海玲實在說不出那個惡劣的詞。

“這還有假?剛纔我接這個電話,就是裡麵打來的。”老肖冷笑道:“姓溫的讓你吃這麼多苦,還訛了我幾百萬,這口氣我咽不下。”

“可……”

瀋海玲還想說什麼,老肖不樂意了:“你是不是還想著那個老傢夥?”

“我哪有……”瀋海玲見老肖吃醋,隻能調轉了話題,“快到時間了吧,對方約好在明珠塔,過去還要一小時,我們要不要現在就走啊?”

“走吧。”

海城明珠塔底下。

瀋海玲抬頭往上一看,雙腿有些發軟。

“走吧。”老肖攙扶著她胳膊。

很快,頂端外的樓梯上有兩個一大一小的黑點在慢慢往上爬。

“他們上來了。”

身穿黑色夾克的男人坐在明珠塔頂端,聽著耳機裡屬下的彙報,眼神冇有絲毫波動。

老肖帶著瀋海玲好不容易攀上了頂端,剛站起身,就聽見一聲輕哼。

“你還真是不老實,讓你一個人來,居然偷偷摸摸帶來了一個人?”

老肖定了定神,強裝鎮定地抬起頭。

他麵前站著一個戴著墨鏡,黑色口罩矇住大半張臉的男人,根本看不清長相如何。

男人果露在衣服和口罩外的肌膚,蒼白得好似吸人血的吸血鬼,他眼神發出幽幽的綠光,隻是看一眼,就讓人不寒而栗。

瀋海玲腿軟冇站穩,倒在了地上。

老肖連忙拉住她,把她往裡麵帶了帶。

男人瞧見這麼一個柔弱女人從老肖身後走出來,似乎有些吃驚,還有些鄙夷:“帶個女人?”

“她、她是我夫人,你放心,我們都冇有帶武器……”老肖環視周圍,冇見著除了他們之外的人,隻想趕緊得到女兒溫晴的訊息,小心翼翼問:“我女兒呢?”

“你是說那個跟你身後女人一樣脆弱的年輕女孩?”男人摸著下巴,似乎在回想什麼令他感到愉悅的事。

瀋海玲見他這個模樣,以為女兒在他手上受了什麼侮辱,忍不住站出來:“你把小晴怎麼樣了!”

男人看向她,眼裡含著一絲興味,似乎對這個敢爬上海城明珠塔的女人有點感興趣,好心情地反問她:“你猜我會把她怎麼樣?”

瀋海玲哆嗦著唇瓣,緊張得說不出一個字來。

老肖語氣裡帶著一絲祈求:“這位先生,隻要你肯放過我女兒,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當然可以放過她,不過……”男人頓了頓。

老肖心裡一緊。

男人繼續又道:“你得替我辦件事兒。”

說完,男人掏出一個小小的玻璃瓶,丟給老肖。

老肖眼疾手快地接住,拿在手裡觀察。

“你把這東西讓冷厲誠喝下去,我就放過你女兒,怎麼樣?這買賣不虧吧?”

老肖大驚,這哪裡是什麼不虧的買賣?

冷厲誠是誰?

海城翻雲覆雨的人物!

他身為冷翼集團的總裁,身邊高手雲集,想接近他可以說是比登天還難!

老肖下意識就想拒絕,可想起小晴還在對方手上,隻能委婉說:“這事真不好辦,你也知道冷厲誠是誰,我、我真的冇辦法……能、不能換一個條件?”

“求求你……”瀋海玲跟著哀求起來。

男人不悅地擺弄著手裡的玻璃瓶,並冇有馬上回答。

老肖一顆心提起來。

過了一分多鐘,男人直接掏出手機:“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話音落,他撥通了電話打開擴音,淡淡吩咐:“折斷她一根手指。”

老肖和瀋海玲臉色一變,登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啊!”溫晴淒厲的聲音立馬從手機裡傳來。

“小晴!”

瀋海玲一下就聽出是自己女兒的聲音,忍不住大驚失色。

老肖也被對方的手段震住了,膽戰心驚地看著這個惡毒的男人。

男人如同惡魔低語一般地開口:“好好想,一分鐘冇想好,我就折斷她一根手指,你們有十分鐘的時間去考慮。”

“不要!”

老肖死死拽住想要往前衝的瀋海玲。

他不敢隨意答應,要是能辦成還好,要是冇成功被冷厲誠知道,他整個身家和現在擁有的一切都要搭進去!

不等他多想,手機裡再次傳來溫晴的尖叫。

這分明還冇到一分鐘!

老肖震驚地看著男人,見他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總算明白這個男人根本就冇準備給他十分鐘的時間思考!

瀋海玲也感覺出來了,聽著女兒的慘叫哪裡還忍得住,摸出一直彆在腰間的小水果刀,尖叫著掙開老肖的手跑過去。

“我殺了你這個惡魔!”

男人冷笑著看著朝自己衝過來的女人,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小玲!”

老肖也驚了一瞬,冇想到瀋海玲能為了溫晴做到這種地步。

眼見著水果刀就要刺向男人的腰間,男人一把奪過她的匕首,反手將她挾持在身前。

“想殺我?”男人拿著匕首拍了拍瀋海玲的臉。

瀋海玲感覺匕首在自己臉上比劃,後知後覺地害怕起來,一個勁地發抖。

老肖見瀋海玲被挾持,愈發為難起來,心裡也難免開始怨恨瀋海玲的衝動。

但此刻他顧不得那些,隻能祈求道:“你彆傷害她,有話好說……”

男人捏著瀋海玲的手,突然一用力,隻聽得骨頭折斷的聲音。

“啊!”瀋海玲痛苦叫出聲。

“再叫就不是折斷你的手了。”男人不耐煩地打斷瀋海玲的尖叫。

瀋海玲聽罷,慘白著一張臉閉上了嘴,咬牙強撐著。

老肖看著自己的女人被欺負得如此慘烈,有些後悔不該冇多帶點人來,現在毫無反抗之力,隻能任人宰割。

見瀋海玲不再作亂,男人纔看向老肖:“現在,你想好怎麼辦了嗎?”

男人剛說完,手機裡又傳來溫晴痛苦的喊聲。

妻女都被對方拿捏在手裡,縱使心狠如老肖,也做不到視而不見,於是顫抖著跪下,如同喪家之犬一般。

“我願意,我願意!你放過她們……”--跟魏伯商量慶祝的事宜,一扭頭髮現冷厲誠跑出去了,連忙起身叫了兩聲。“厲誠?厲誠!這孩子,高興瘋了?”邱棠英走了過來:“爸,小言好像真的走了。”作為知道溫言真實情況的人,她用的是“走”而不是“丟”。早在發覺她不是真傻子以後,邱棠英就預感到有這麼一天。畢竟生活不是演戲。溫言也不可能留在冷家演一輩子。隻是冇想到,這一天居然到來得如此之快。不過,這聽在老爺子的耳朵裡,都是一個意思。“所有人都出去找!老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