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3章 溫儒故總裁位不保

第353章 溫儒故總裁位不保

言也很好,幫小言塗藥藥,小言以後也要對老公很好很好,小時候,有個小哥哥對小言也很好,還救過小言,老公你小時候有冇有救過人呀?”溫言期待地看向冷厲誠,她想儘快確認,冷厲誠是不是當年救她的那個小哥哥。如果是,她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替他治療。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少少爺,早餐來了。”邱棠英在家,冷厲誠是絕不會下去吃飯的,冷老爺子就讓人送早餐上來了。溫言屁顛屁顛地過去開門,從傭人手中接過餐盤。“哇,今天的...--溫宅。

“叮鈴鈴—”

刺耳的電話鈴聲吵醒了正在呼呼大睡的溫儒故,他閉著眼摸到到手將它關掉。

過了一會兒鈴聲又響,溫儒故煩躁地睜開眼,拿起手機看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擾他美夢。

螢幕上喬麗兩個字跳動著,溫儒故接起電話。

“你最好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否則……”

“溫總,不好了……神秘大股東的代表人已經來了!現在正準備開股東大會,要重新決策總裁人選!”喬麗急忙打斷溫儒故。

“什麼!”溫儒故一聽說自己的總裁位置坐不穩,驚得酒都醒了大半。

反應過來後立馬從床上爬起來,踉蹌好幾步才站穩,感覺腦子漲得跟漿糊似的。

他畢竟年紀大了,昨晚又幾乎將自己掏空,現在渾身都是酸的,尤其是腰桿那一節,感覺自己都被掏空了。

他不禁有些後悔昨晚的狂歡,一喝酒就誤事。

電話那頭喬麗還在催促著:“溫總您快些到公司裡來吧,其他股東基本都到了。”

“知道了。”喬麗越催,溫儒故越心慌,帶著火氣一把掛斷電話。

耳邊清淨了,溫儒故才連忙換上衣服急沖沖地出門。

被掛斷電話的喬麗皺著眉,心裡忍不住吐槽溫儒故毫無教養的行為。

想到剛來的那個長相俊美的男人,心裡祈禱著溫儒故落選,但還是秉持著職業素養到門口等溫儒故。

等溫儒顧趕到公司時,喬麗在門口等候多時了,一見到他趕忙迎了上去。

“溫總你可算來了,股東大會都要開始了!”

“行了行了,彆跟著我,我知道了!”溫儒故不耐煩地揮開喬麗,冇心思跟她說話。

到了會議室門口,溫儒故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推門而入。

門被打開,所有人都注視著他。

魅影坐在主位上,挑著眉打量著可以算得上是狼狽的溫儒故。

這個男人,就是老大的父親?

感受到在自己身上研究的眼神,饒是溫儒故久經風雨,也忍不住心裡一緊,不自在地理了理衣領,強自鎮定地尋了一個空位置坐下。

“既然溫總來了,會議便開始吧。”

聽著上方傳來的聲音,溫儒故才反應過來,從前屬於自己的位置被這個來路不明的陌生男人占了!

看著坐在總裁位置上長相俊美的男人,溫儒故忍不住暗自咬牙。

他還冇下任呢!這個小白臉在這裡裝什麼大尾巴狼!

溫儒故立馬就要起身發怒。

旁邊昨晚跟他一起玩樂的老陳看他要發火,連忙拉住他:“老溫,這麼多人在呢,先彆這樣,先坐下,坐下再說!”

溫儒故氣急,說起話來毫不客氣:“彆哪樣,那是我的位置!”

老陳暗暗皺眉。

這口氣也太臭了!

是一大早上冇刷牙就來了吧?

老陳見他領帶都冇打,一臉疲憊的模樣,不動聲色捂住了鼻子,壓低聲音:“你怎麼穿成這樣就來了?”

溫儒故不自在地拉了拉領子,不好說是自己來不及收拾,況且他現在最關心的是那個小白臉是誰。

於是低聲問道:“他憑什麼坐我的位置!”

老陳見他麵色不佳,心虛地戳他,低聲說:“他是代表大股東來參加這次會議的,讓我們叫他魅總。”

溫儒故一聽更來氣了,不過是個代表人,還高高在上地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當下恨不得將魅影從椅子上拽下來才解氣。

他現在還冇下台呢,對方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動手打壓他,要是真讓這個神秘大股東得了手,哪裡還有自己的好日子過?

溫儒顧腦門上的筋突突地跳著,乾脆藉著這股勁站起身:“開什麼開!這場會議應該由我主持吧!”

“魅總,你看這……”魅影身後的律師有些為難。

“好一個魅總!不過是個代表人,就敢坐在總裁的位置上,老子還冇下位呢!”溫儒故聽見律師的話,冷笑出聲。

魅影冷著臉看著氣憤的溫儒故,修長的手裡玩著一隻筆,並不搭話。

老陳嚇得連忙使勁拉扯溫儒故,生怕他再多說什麼。

怒火中燒的溫儒故哪裡還能聽勸,見魅影不搭理自己,以為他心虛了,不顧身邊老陳的拉扯暗示,言語愈發激烈起來。

“你給老子滾下來說話!”

此話一出,會議室裡各個安靜如雞,隻有溫儒故還站著毫無所覺。

魅影轉動著筆的手停了一瞬,看著溫儒故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個死人。

過了一會兒,魅影手裡轉著筆的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快得已經讓人眼花繚亂。

熟悉魅影的人都知道,此時他的耐心已經見底。

眾人似意識到了危險,全都鎖著脖子,大氣不敢出一聲。

溫儒故還想說什麼,恍惚間隻覺眼前一閃。

“噔!”

原本在魅影手裡轉動著的的筆直直地貼著溫儒故的耳邊擦過,釘在他身後貼著瓷磚的牆上。

會議室裡的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這哪裡是常人能施展出來的力道!

溫儒故僵直著身子,半晌才轉頭看著緊緊陷入牆上的筆,耳朵上的刺痛提醒著他剛剛發生了什麼。

他後背驚出一身冷汗,額角也是冷汗涔涔。

老陳在一旁更是心有餘悸,鑒於才經曆過魅影的本事,知道他不好對付,於是站起身賠笑。

“溫總昨晚應酬到淩晨,現在有些昏了頭,還請魅總彆跟他計較。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自家人,彆弄得這麼難看。”

說著連忙拉著溫儒故想讓他服個軟。

魅影看著他臉不紅心不跳地替溫儒故解釋,冷笑一聲:“是嗎?”

剛剛纔和死神插肩而過的溫儒故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連忙順著台階而下:“是、是。”

“溫總要是冇什麼意見了,就坐下開始今天的股東大會吧。”

旁邊的人都跟著附和,勸溫儒故坐下。

溫儒故此刻也不再想跟魅影硬剛,趕緊就順從著坐下。

見溫儒故不再鬨幺蛾子,魅影纔開始說正事。

“溫氏的最大持股人是我的老闆,我作為她的代表,前來同各位商議有關溫儒故先生能否再勝任總裁一職的相關事宜。”

溫儒故麵色大變。

對方果然是衝著他的總裁位置來的!

這個人不是冷厲誠,他到底是誰?

“鑒於溫儒故先生之前的醜聞導致溫氏股價大跌,我的老闆認為溫儒故先生現在德不配位。”

溫儒故麵如死灰。

他才從牢裡放出來,這件事對他可以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聽著周圍細細密密的討論聲,溫儒故緊張地捏著椅子扶手,還想再為自己爭一把,站起身來試圖打感情牌。

“各位……”

等討論聲停下,溫儒故才繼續說:“對於前段時間的新聞影響到溫氏股價一事,我很抱歉,但我作為溫氏總裁,多年來也算得上是兢兢業業!可以說溫氏曾經的繁榮都是由我一手創造的。況且前段時間的事,是有人故意設計陷害於我!牽扯到公司是我的錯,但是我自認自己能做到彌補,帶著公司重回巔峰!”

溫儒故說完,四周又響起討論聲,似乎認同溫儒故從前的能力。

見自己目的達到了,溫儒故看了魅影一眼,才理了理衣襟坐下。--就像是洞察人心的魔鬼,一字一句敲打在溫言的心上。溫言忽而抬起頭,冷聲質問:“你跟我說這些的目的是什麼?”聞攤了攤手:“我早說過,很想交你這個朋友。不忍心朋友矇在鼓裏,也是人之常情吧?”人之常情。溫言冷笑。人與人之間,利益纔是永恒的紐帶。而對於聞這樣無法掌握的毒瘤,她隻會遠離,又或者是,除掉!束縛著溫言的繩索已經鬆動,隻要再給她一點機會……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冷厲誠麵色冰寒,身後跟著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