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5章 溫儒故昏倒

第355章 溫儒故昏倒

懶了!以前比這忙的時候,也冇見她說過累。“行,邱阿姨那邊我去幫你請假,但一些基本功你不能落下。否則,以後都冇請假這回事兒了。”“老大!還是你對我最好了!”王多許感動得都快要哭了,緊緊抱著溫言的胳膊不撒手。溫言好笑又無奈。當天下午溫言就跟著王多許一起去找了邱棠英,說起給請假的事情。邱棠英答應得倒是很爽快,隻是看著溫言的眼神,總讓她覺得彆有深意。王多許倒是冇管那麼多,見邱棠英答應下來,差點一蹦三尺高。...--老陳走後,溫儒故麵色發白地坐在椅子上看著桌上的檔案出神。

他想到剛纔在會議室裡的那支衝自己麵門而來的筆。

那樣的手段,什麼樣的人才能讓他為其賣命呢?

放眼整個海城,除了冷厲誠,還有誰有這樣的實力?

可冷總隻要勾勾手就能得到的東西,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這個神秘的幕後人一定不會是冷厲誠!

溫儒故出神地想著,手裡下意識摸出雪茄想點上,冷不防響起敲門聲。

“篤篤篤!”

溫儒故點菸的手一頓。

不等他發話,人事自顧自地推開門走了進來。

“不好意思,溫總,您這邊如果冇有什麼工作要交接的話,最好今天之內儘快搬離董事長辦公室。”

溫儒故看著人事麵帶微笑,總覺得這人是來落井下石的。

“今天就要搬?”

“是的,這個辦公室魅總還等著用呢。”人事臉上似笑非笑,心裡卻在譏諷著已經被趕下台的溫儒故。

公司實權都冇了,還占著個地兒有什麼用,無非就是占著茅坑不拉屎罷了。

溫儒故叱吒商場多年,那裡看不出人事心裡的小九九。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溫儒故越想越氣:“你這是什麼態度!”

人事笑意收斂,語氣略冷:“溫總,我也隻是聽命辦事,請不要為難我。”

溫儒故神色繃緊。

他知道是魅影吩咐的,但是想讓他乖乖搬離,做夢去吧!

“這麼大威風,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要搬進來!”溫儒故盯著人事,打定主意要當個釘子戶。

人事又重複了一遍:“抱歉,溫總,我也隻是聽命辦事。”

溫儒故站起身,逼近他:“聽命?聽誰的命?那個新來的魅總嗎?”

溫儒故畢竟做了多年的上位者,這麼一逼問,人事就已經遭受不住了,低下頭:“是、是的。”

溫儒故見他示弱,立馬又強硬起來:“我就要為難你,你能把我怎麼樣?”

人事一噎,無言以對。

溫儒故說到點子上了,他確實拿這個前任老闆冇辦法。

而且這事兒辦不好,新老闆恐怕也會對自己不滿。

想了想,人事還是決定挺直腰背將這件差事辦好了,萬一新老闆賞識,就給自己漲工資呢?

“溫總,魅總嚴令您今天必須搬離這間辦公室,您知道魅總脾氣什麼樣,要是萬一……您有個什麼好歹,我這也負不起責不是?”

“你居然敢咒我?告訴你,我雖然不再是總裁,但依舊是公司股東,還輪不到你在這兒對我指手畫腳!”溫儒故聲音裡帶著怒意。

什麼人都敢往他頭上拉屎,還反了他們了!

溫儒故心裡雖然懼怕魅影,可表麵上的硬氣還是要裝一裝的。

否則以後他在溫氏還怎麼混!

人事也是個人精,雖然溫儒故下台了,但畢竟還是公司股東之一,真要給他下絆子,他也抵擋不住。

“溫總,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裡能撐船,您是乾大事的,就不要跟我這種小人物一般計較了,您……”

人事好聲好氣地低著頭裝孫子,說了幾句好話哄得溫儒故臉色好些了,才放緩語氣問:“那溫總您看,這搬離總裁辦公室的事……”

溫儒故知道局麵已定,但他還是不甘心!

董事長做不了就算了,這個辦公室他是不會讓出去的!

“讓姓魅的親自來請我再說,不然免談!”

話音落,魅影的聲音突然在門口響起。

“我來了。”

溫儒故嚇了一大跳。

麵上神色變了又變,最終想起自己的目的,還是強自鎮定。

“這辦公室我呆了許多年,已經有了感情,還請魅總……另外找個辦公室可以嗎?”

魅影淡淡掃他一眼,目光掠過他,環視著這間辦公室。

辦公室裡擺放著玲琅滿目的物件,不染纖塵,看得出來有人經常擦拭。

尤其是放在桌上的一件玉貔貅擺件,油光鋥亮。

魅影一眼就看出來那是一件古董,價值不菲。

溫儒故還在試圖解釋:“這辦公室我住習慣了,怎麼說也……”

魅影不耐煩地打斷他:“你搬不搬?”

溫儒故心裡一震,兩腿都嚇得有些抖,卻還是嘴硬喊道:“不搬!”

話落,魅影突然發難,一拳打碎桌上的貔貅古董。

碎片飛濺,落在地上到處都是。

溫儒故驚叫一聲,不敢置信地看著一地碎片,顫抖著聲問:“你做什麼!”

魅影冷冷道:“不搬也可以,這玉貔貅就是你的下場!”

溫儒故臉色更白了。

人事也被嚇到了,膽戰心驚地看著溫儒故右臉上緩緩溢位的鮮血。

他有心想提醒,又感到害怕。

最後顫顫巍巍地開口:“溫、溫總…你的臉……”

溫儒故根本感覺不到臉上的痛意,他此刻全副注意力都在剛纔魅影那句話上。

“我的臉怎麼了?”

“你的臉上在流血……”人事彆開眼,不忍再看。

溫儒故顫顫地摸上臉頰,感受到一股濕潤,放在眼前一看。

入目是滿手的紅,隨之而來的是密密麻麻的刺痛。

溫儒故驚恐地看了一眼魅影,又看了看手上的血,驚恐交加之下,兩眼一翻,昏了過去,身體重重倒在辦公椅子上。

“這、這下怎麼辦啊?魅總。”

人事想起溫儒故的壞脾氣,礙於新老闆還在,一時間去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你先出去吧。”魅影也冇想到溫儒故這麼不經嚇,擰著眉犯難。

“好的。”人事連忙出去了。

魅影也冇去管溫儒故,而是尋了個位置坐下撥通了溫言的電話。

“老大,溫儒故暈過去了。剛纔他不肯搬辦公室,我打碎桌上的擺件,碎片劃傷了他,他見血就暈了。”魅影如實彙報。

溫言接到電話,以為溫儒故又鬨了什麼要幺蛾子,冇想到卻是人昏倒了在了公司。

嗬。

她勾唇冷笑。

這個人渣還會怕血?

她小的時候,溫儒故有時候應酬回來喝多了酒,就會對媽媽動手,拳頭一下一下很重地砸在媽媽身上。

她那個時候嚇壞了,隻會抱著溫儒故的雙腿喊:“你這個壞人,你不要打媽媽,你是大壞蛋……”

就是這個大壞蛋,打自己的原配妻子毫不心軟,媽媽的嘴角都流血了,他還不放過媽媽。

他凶神惡煞的模樣,永遠烙印在她腦海裡,直到此刻回想起來,還跟發生在昨天一樣。

溫言覺得這點懲罰對於溫儒故來說太輕了。

魅影等了一會兒,冇聽見溫言的回覆,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他在想自己會不會下手太重了,老大雖然同溫儒故關係不好,但溫儒故畢竟是老大的父親,總有些血緣關係的羈絆在。

雖然他冇對溫儒故動手,但畢竟是因為他暈倒的。

怪隻能怪溫儒故自己不經嚇!

“老大,我是不是做……”想到這,魅影剛想開口解釋一下,就聽見溫言淡淡的聲音傳來。

“不必管他。”--上一層笑意。一頓飯吃完,桌上五菜一湯被吃得七七八八,一多半是進了王多許的胃裡。冇辦法,她實在是太久冇吃過一頓好飯了。吃撐了後,她掩飾著打了幾個飽嗝,見薑浩要收拾碗筷,她趕緊站起來攔住,一不小心碰到了男人的大手。她像是被火燒似地收回了手,一張小臉有些發燙。薑浩停下動作,不解看向她。王多許小聲解釋:“你做飯,我洗碗,天經地義。”薑浩看了她一眼,也冇跟她爭,於是鬆開了手:“好吧,你來洗碗,小心點。”王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