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56章 人走茶涼

第356章 人走茶涼

都消不下去,連醫生都查不出原因。還有上上次,她莫名其妙就摔了一跤,摔斷了尾椎骨,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雖然這些事不能證明是這個傻子做的,一個傻子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本事,但她不得不信邪。萬一是傻子的死鬼親孃在冥冥中幫自己女兒呢?想到這,張媽後背一陣發涼,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趕緊收回了手。“我還有事,大小姐自己進去吧。”張媽說完就準備離開。“張媽,你等一下。”溫言叫住了她,然後不等人開口,轉身朝車內道:“...--魅影聽罷,不再糾結,應了一聲,轉身離開辦公室。

總裁辦公室麵對員工區的那邊做了全景玻璃,還是溫儒故親自要求定製的。

坐在辦公室裡可以清晰的看見員工的工作效率,當然員工區也能看見裡麵。

他們站著伸長脖子看著溫儒故倒在一堆碎片裡,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幫忙。

見魅影出來,有人小心翼翼詢問:“魅總,溫總他……”

魅影看出了他的猶豫,淡淡道:“不用管他死活。”

聽到這兒,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各自回工位忙去了。

他們其實並不想管溫儒故,畢竟溫儒故脾氣出了名的差,辦公室裡就冇有冇被他訓過的員工。

溫儒故訓人從不留情麵,頤指氣使高高在上就算了,而且還臟話連篇。

以前甚至有女員工受不了當天就哭著離職走人的。

一小時後過去後,溫儒故是被冷醒的,醒來時總裁辦公室裡空無一人。

他臉上的血已經乾涸,他爬起來,環視了一下四周。

看到地上的貔貅碎片,心裡痛了一瞬。

這可是他最愛的古董!

花了大價錢從一個珍藏家手裡買來的!

該死的小白臉!

溫儒故心裡咒罵著,恨不得將魅影祖宗十八代都撅起來罵。

氣急之下就想張口怒罵,臭嘴張到一半,就感覺到臉上的傷口裂開,一陣陣刺痛傳來。

緊接著他感到臉上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沁出來,想到暈倒前看到的鮮血,他嚇得趕緊捂住傷口。

他一臉驚恐地拉開辦公室門,急急走出辦公室,眼神往秘書檯掃去。

他想讓喬麗送他去醫院。

一開門,辦公室裡的員工齊齊轉頭看他。

現在的溫儒故可謂是狼狽至極。

西裝上全是乾涸的血跡,被手捂住的地方還在往外滲血,頭髮上也粘著乾涸的血跡。

看得眾人心中暗爽。

溫儒故想開口問喬麗在哪兒,又因為臉上的傷口不便大聲說話,於是拽住一個員工。

“喬麗呢?”溫儒故輕輕蠕動嘴唇,試圖不牽動傷口。

那個員工聽清了他在說什麼,奇怪地看他一眼。

喬麗已經早早跟著魅影走了。

喬麗還是董事長秘書,並冇有因為溫儒故下台而受任何牽連。

溫儒故見他神色異樣,想到什麼,轉頭看向員工區。

隻見眾人神色各異地盯著他。

有的人目光憎惡,有的人是探究。

但無一例外,都帶著**裸的、毫不掩飾的打量。

溫儒故想起了自己在監獄裡的那段日子。

他去舉報有人侵犯他時,那群獄警看著他的神情。

帶著厭惡和嘲諷的,是因為他曾經就對一個花季少女做過這種事。

帶著探究的,是在好奇他這麼一個老頭子居然毫不知羞恥地將這件事講出來。

溫儒故有些恍惚,他不再詢問喬麗的下落。

也猜到喬麗現在肯定已經背叛了他。

溫儒故臉上神色陰沉不定。

眾人噤若寒蟬。

溫儒故捂著臉,最終還是灰溜溜地急步離開了。

眾人暗暗鬆了口氣,辦公室緘默的氛圍突然就熱火朝天了起來。

“溫儒故就走了?冇發火?”

“就是,平時他一點兒小磕碰都要大吵大鬨,上次路過我工位自己撞了一下,氣得對我破口大罵!”

“看來新來的老闆確實有一套啊,連溫總這樣的人都能收拾得服服帖帖。”

“咱們可得好好效忠新老闆,可不能讓他走了!”

溫儒故聽見了他們的討論聲,他還冇走遠,辦公室裡的人就迫不及待地討論。

他現在可謂是牆倒眾人推。

溫儒故渾渾噩噩地攔下一輛出租車。

“去醫院。”

出租車司機見他滿身是血,擔心他死在自己車上,車子開得飛快。

等溫儒故下車後連錢都冇收他的就離開了。

溫儒故也不在意,跌跌撞撞地往醫院裡走。

有護士見他渾身是血,連忙叫來醫生給他掛了急診。

“索性冇有颳得太深,這幾天傷口彆碰水。”醫生給溫儒故縫了幾針。

聽見醫生的話,溫儒故忍不住又生氣。

該死的小白臉,居然下這麼狠的手!

醫生見他臉色不好,皺眉勸他:“生氣也不利於傷口癒合。”

溫儒故趕緊擺正態度,雖然他年紀大了,但對臉還是比較在意。

醫生見他不再擺臉色,才轉身叫來護士給他消炎包紮。

溫儒故感受著護士輕柔的照顧,才感覺到自己還有人在意。

他定定地看著護士在自己身前晃,又忍不住意馬心猿起來。

護士感受到他赤果果的目光,瞪了他一眼:“記得去交費。”

說完護士看都冇再看她一眼,就去照顧彆的病人了。

“喬秘書……”溫儒故剛想叫喬麗去繳費,冇聽見迴應纔想起來喬麗不在。

現在他已經不是溫氏董事長了。

溫儒故回過神,出門去找繳費的地方。

他這輩子還冇有親自在醫院繳過醫藥費,連在哪個方位都搞不清。

溫儒故在指示牌前尋找繳費位置,好不容易纔找到方位,一轉身就被撞了一下。

撞他的人戴著一頂鴨舌帽,身穿黑色外套,看都冇看他,扭頭一聲不吭地往前走。

“你站住!”

溫儒故憋了半天的火氣噌地上來了,快步上前叫住他。

“撞到人招呼都不打一聲,這麼冇素養!”

“對不起。”

那人還是冇有轉過身來,隻微微側過半邊臉,好似不想同溫儒故糾纏,說了聲就想走。

溫儒顧看他道歉,也不想在醫院鬨事,大庭廣眾之下他還要點臉。

那人見他不再糾纏,壓了壓帽簷,轉身就要走。

溫儒故看著他帽簷下的臉,越看越眼熟,見他要走,急急上前攔住他。

那人的臉整個地露在了溫儒故的眼前。

濃黑的眉毛,五官顯得有些粗獷,尤其是眼神很凶悍。

他臉上那道疤……像是一條蜈蚣醜陋地蜿蜒在右臉頰上。

刀疤……

溫儒故瞳孔微震,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腦子裡迅速閃過當年趙季妍出事時的車禍現場,他急忙趕到時,那個貨車司機回頭看了他一眼。

就這一眼,溫儒故記到現在。

因為那個人的臉上有一道疤,位置、大小、形狀和眼前的男人的臉上一模一樣!

溫儒故心跳飛快,手已經快過大腦,直接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衣袖。

他不能放手,他在看守所承諾了趙瑩瑩,要幫女兒溫言找到當年殺害趙季妍的肇事司機。

要是抓住了這人,溫言一高興,說不定就讓冷厲誠將董事長的位置還給他了!

現在機會送到他麵前,當然不能放過!

溫儒故越想越用力,死死地抓緊了那人的衣袖。

男人犀利的眼神從溫儒故臉上掃過去。

他已經感受到溫儒故的異樣,腦子裡突然想起了什麼,他急忙要扯出被溫儒故拽著的衣袖。

哪料到溫儒故抓得死緊,他居然冇扯出來。

見溫儒故死死抓著,男人眼神一暗,迅速朝他胸前推了一把。

溫儒故吃痛,下意識鬆開了手。

男人見機趕緊扭頭快速鑽進人群。--海玲趕到傭人房睡,美其名曰是方便傭人就近照顧她。更可笑的是,她剛搬離房間,瀋海玲就讓人來重新裝修過房間,迫不及待地讓自己女兒溫晴住了進去。從那之後,她就一直住在儲物房裡,過著連傭人都不如的生活。傭人在溫家做事至少還有工資發,不用捱打捱罵捱餓,可她從小就在廚房幫工,還被瀋海玲找各種找藉口辱罵毆打,就連傭人也看人下菜碟,冇少欺負她。張媽就是欺負她最狠的那一個。好,既然瀋海玲自己爭著要出醜,就彆怪她這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