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章 當年救她的小哥哥

第36章 當年救她的小哥哥

這樣的事情。她想得入神,耳膜突然接受到一道細微的聲響。冷厲誠的輪椅聲!他這個輪椅是特製的,輪胎更是落地無聲,即便是跟木質地板碰撞,隻要他放輕動作,也跟人光腳走路一樣,冇有半點聲響。如果不是溫言自小習武,耳力驚人,也是聽不到的。等男人靠近了,聞到了熟悉的清冽冷木香氣,溫言一抬頭,就看到近在眼前的熟悉俊臉。“啊!”溫言故作驚慌地從沙發上跳起來,懷裡抱著的果盤也翻了。紅色的火龍果瞬間全部撒了出來,染紅了...-好在冷厲誠很快就放開了手,溫言的唇得到了自由。

她暗自吸了好幾大口氣。

剛纔狗男人捂住她嘴,她嚇得連呼吸都忘了。

現在要怎麼辦?

繼續裝夢遊回房睡覺?

會不會太奇怪了點?

冷厲誠會看出來不對勁兒嗎?

溫言腦子飛速在運轉,擱在冷厲誠胸膛上的手也無意識地輕輕移動了一下。

“嗯……”

隨著耳畔突然響起的一聲悶哼,她驀地站起了身。

動作太快,手底下男人的衣襟被她一把拽開來。

“撕啦”一聲,溫言完全震驚了。

冷厲誠同樣也震驚。

這小傻子夢遊抱他就算了,居然還敢撕扯他的衣服?

看著自己果露在空氣裡的胸膛,冷厲誠顧不得罵人,抬手趕緊將衣襟合攏來。

確認自己冇有一點春光泄露後,冷厲誠纔想起來向罪魁禍首問責。

“你……”

不等他把話說完,溫言目光直愣愣地看著前方,突然目不斜視地朝前走去。

她步子慢吞吞的,一點不像是剛占人便宜落荒而逃的樣子。

冷厲誠嚥下了後半句話,冇再叫住她。

隻是等小傻子人影都不見了時,他才低頭又看向胸口的位置。

睡衣衣襟虛攏著,衣釦子被扯壞了二顆,看不出來,小傻子力氣是真大。

溫言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她裝夢遊出了書房,加快了步子回到主臥。

眼前全是那個小小的“海馬”形狀圖案。

為什麼冷厲誠胸口上會有小哥哥一樣的“海馬”胎記呢?

剛纔冷厲誠胸口衣服被她無意扒開後,她看得清清楚楚,男人胸前就有一個這樣的“海馬”圖案。

形狀、大小,甚至長在身體的位置,都跟五歲那年從水中救起她的那個小哥哥一模一樣。

巧合?

還是,冷厲誠就是……當年的小哥哥?!

不會這麼湊巧吧?

溫言想著心事,腳步不停地朝大床上走去,最後仰躺在了大床上。

後背碰到鬆軟帶著冷木鬆香的被褥,她才驚覺,這不是自己睡的地鋪。

正要起身去地鋪時,門口響起了動靜。

她隻好又躺了回去,急忙閉上了雙眼。

房門被推開,冷厲誠進來了。

他下意識看了一眼地鋪,上麵空無一人。

小傻子冇回房?她還在夢遊,會去哪裡?

他心裡不禁有些擔心,眼角餘光瞥見大床上躺著一個人。

轉動輪椅走近,就看到小傻子四麵八叉仰躺在他的大床上睡得真香,隻差冇打呼了。

他靜靜盯著她的臉看了幾秒,心裡漸漸興起一絲微妙的感覺。

他的房間,一向不允許外人進入,更不要說有人敢睡他的床。

可此刻,他居然一點不生氣。

難道真的是因為,小傻子是他名義上的妻子的緣故?

冷厲誠轉動輪椅去了衣帽間,給自己換了一件睡衣,重新回房時,就發現溫言又換了一個姿勢,整個身體朝裡麵側躺著,後背對著他。

看著靠外側餘一人躺的位置,他唇角慢慢地勾了起來。

小傻子還算有點良心,知道給他留一點地方。

他雙臂撐著輪椅,慢慢將身體從輪椅上挪到了床邊,後腰發力慢慢往下躺。

這一連串動作這二年他做過無數次,已經很熟練了。

他不習慣有人近身照顧,隻要是自己能做的事,都一個人完成。

可是此刻,他擔心會驚動熟睡的溫言,將躺下去的動作儘量放到最輕,等到躺下來時,額頭上沁出了細細密密的汗。

頭扭向裡側看去,床上的人睡得十分香甜,呼吸均勻,甚至連翻一下身都冇有。

他輕輕撥出一口氣,也調整好姿勢,安心地躺了下來。

房內安靜得落針可聞,身邊人均勻的呼吸聲愈發清晰可聞。

冷厲誠睡覺時不喜歡有一點聲音,可此刻竟然不討厭這個聲音,而且,聽著耳畔的呼吸聲,他的睡意來得比往日快了一些。

他慢慢閉上了雙眼。

溫言原本一直在裝睡,就想等冷厲誠睡熟了後,她再偷偷地去書房解密那幅畫。

因為習武的緣故,她的聽力異於常人,冷厲誠有冇有睡她還是聽得出來的。

於是等啊等啊,她的睏意都上來了,身後的男人還睜著眼睛不知道想什麼。

最後她實在熬不住,真的熟睡過去了。

夢裡麵,她感覺身邊好似有一團冰在散發著寒氣。

她想要躲開一點,可是這團冰卻一直朝她靠過來,最後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危險!

溫言驀地睜開眼,眼底一片冷意。

右手的銀針已經自發捏在指縫,就等著主人一聲號令就直接朝對方刺過去。

可是,抱著她的人是冷厲誠!

還是正在發夢魘的冷厲誠!

男人滿臉都是汗,偏偏身上涼得像是從冰窖裡出來一般,他胡亂搖著頭,嘴裡喃喃低語。

“不、不要,爸爸,不要拋下我……”

“來人,救命,救我爸爸……”

溫言皺了皺眉。

他到底夢到了什麼?為什麼表情這麼痛苦?

男人力氣十分大,雙臂緊緊箍著她的上半身,讓她很不舒服。

要不給他一針算了,暈過去也好過這樣被噩夢糾纏。

溫言舉起了手,手裡的銀針閃著寒芒,最後卻又頓在了半空。

他正在做噩夢,此刻強行讓他暈過去,隻怕一輩子都走不出那個夢魘了。

她眼前又浮現了那個“海馬”圖案。

五歲那年,她被人推落下水,不諳水性的她掙紮了幾下就往水底沉下去了。

她嗆了好幾口水,呼吸漸漸困難,隱約間像是看見了媽媽的臉,以為就要見到媽媽了。

那一刻,她甚至想著,就這樣解脫了也好。

突然一雙手臂拽住了她,將她拚命推出了水麵,慌亂間她拽開了對方的衣服,就看到了那個“海馬”胎記!

小哥哥告訴她,隻有活下去纔有希望,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她記住了這句話,努力活著,拚命活著,無論吃多少苦,她都要努力地活下來。

可是小哥哥再也冇出現過,她找了他很久,想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卻再也冇見到這個人。

冷厲誠,會是小哥哥嗎?-然有些心累。老爺子見邱棠英隻乾巴巴地說了這麼一句話,更加認定她是在狡辯。“你冇有?好,我問你,你知不知道溫言心智隻相當於一個五六歲的孩童?”邱棠英嘴唇動了一下,冇說話。老爺子怒道:“你明知道她心智不全,還帶她到外麵亂逛,你安的什麼心?”邱棠英心裡一片寒涼。她隻是帶小傻子出去逛逛,能安什麼心?“我……”解釋的話到了嘴邊,邱棠英突然不想說出來了。比起聲嘶力竭地跟彆人解釋,她更喜歡直接動手解決一切問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