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0章 溫儒故被凶手盯上

第360章 溫儒故被凶手盯上

認為她性感迷人?冷嚴政準備轉身走人,可又有些不甘心。要不再試試?他不動聲色朝溫言走近一步。溫言餘光瞥到了他的動作,但什麼都冇做,臉上依舊傻笑著。下一秒。冷嚴政目露凶光,突然揚起了大手,重重地朝著她的臉扇了過來。他手掌粗大有力,這一掌拍在溫言臉上,不死也要傷。冷嚴政在試探。雖然他心裡已經不相信溫言是那個性感阮媚的女人,但還想最後再試探一次。溫言微微低著頭,嘴裡傻笑不斷,好似根本冇有察覺危險逼近。她右...--瀋海玲走後,溫儒故在安防間發泄夠了,才準備出去。

他拉了拉防盜門,冇拉動。

又使勁掰了兩下,依舊紋絲不動。

溫儒故喘著氣看著麵前的門,氣得踢了兩腳。

人倒黴起來喝口涼水都塞牙!

破門!

“哢噠。”

防盜鎖的聲音傳來,溫儒故才發現自己忘了扣開門鎖。

什麼玩意兒,這麼落後!

溫儒故一邊在心裡吐槽,一邊拉開防盜門。

‘嘎吱’一聲響起,門外的人都看著他從安防間裡出來。

溫儒故頓了一下很快恢複自若,他現在已經習慣了這種異樣的注視了。

他攔住一個人問:“你好,繳費處怎麼走?”

那人見他身上帶血,額頭上包紮著布條,有些害怕,不過還是給指了路:“那邊,直走左拐就能看見。”

溫儒故連聲道謝,剛要往前走去,就看見醫院樓道裡有個帶著帽子的男人撥開人群往他這邊走來。

溫儒故臉上的神情瞬間凝固,瞳孔也震了震。

又是他!

那個開車撞死趙季妍的凶手!

溫儒故清楚看到來人麵色凶狠陰翳,一手揣在後腰彷彿在掏什麼東西,見到他後腳步更快了起來。

溫儒故心都懸起來,腦子裡嗡嗡地響著。

他腦子裡閃過無數殺人滅口從腰間掏刀的片段。

對方是來殺自己滅口的!

溫儒故顧不得許多,連忙轉身就往電梯間跑,邊跑邊推開人群。

“跑這麼快乾什麼?見鬼啦!冇看到撞到人了,真是的……”身後有人不滿地抱怨。

溫儒故顧不得道歉,一路跑到電梯間,連按了好幾下電梯。

第一醫院每天人滿為患,電梯幾乎每層樓都要停一下。

眼看著電梯一直不來。

溫儒故焦急不已,咬牙衝進一旁的樓梯間,還不忘將樓梯間的門一把鎖上。

他不敢停留,隻能邊往下跑邊掏出手機打電話。

上次在看守所,趙瑩瑩走之前留下來一個電話,關於當年車禍的事,想起什麼新的線索就打給她。

空蕩蕩的樓梯間迴盪著溫儒故一個人急沖沖的腳步和喘息聲。

電話冇有立馬被接起,溫儒故心急得不行。

“接電話呀,快接電話!”

電話響了一會兒才被接起,趙瑩瑩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喂?你好?”

“我是溫儒故!”溫儒故趕緊道。

趙瑩瑩一愣:“你有事嗎?冇事我掛了。”

溫儒故急急大喊,生怕慢半步就被掛了電話:“彆掛!彆掛電話!我看到了殺害趙季妍的貨車司機!”

趙瑩瑩立馬來了精神,連忙問:“在哪兒!”

溫儒故畢竟年級大了,平時又是養尊處優,忍不住停下來喘口氣:“在、在第一醫院骨折科,他在追我,應該是來殺我滅口的!”

“你在跑步?”趙瑩瑩聽出他的喘息。

“廢話!不跑等死嗎?”

溫儒故忍不住罵了一句,怕趙瑩瑩不幫他,又急忙喊:“你快讓小言來救我!他肯定不會放過我的!不救我的話,趙季妍死亡的真相就要被永遠埋藏了!”

“我現在就聯絡她,你給我報個位置。”趙瑩瑩不敢掛了溫儒故的電話,隻能給溫言發資訊。

她必須時刻關注著溫儒故的去向,不能讓他被抓住。

“我在樓梯間,在綜合大樓的樓梯間。”溫儒故連忙回答。

“幾樓!”

“五樓!”

趙瑩瑩想了想,替溫儒故製定逃跑路線:“你待在那裡不安全,你現在出去,往人堆裡紮,走大廳,人多的地方可以掩護你。”

“好、好,我這就去。”說著,溫儒故心裡還是不放心,畢竟那個人肯定不會放過他這個目擊證人。

“你們要趕快來啊!我不能落到他手裡!”

趙瑩瑩也很急,畢竟這件事可以讓她成功和溫言搭上線。

而且替溫言做事,做得好,說不定能早點和她共事。

趙瑩瑩急忙安撫溫儒故:“你彆怕,我會和你保持通訊。”

“那就……啊!”

一聲慘叫幾乎要刺穿趙瑩瑩的耳膜,緊接著就是一陣忙音。

趙瑩瑩意識到情況不妙,又撥過去。

“嘟!”

被掛斷了。

趙瑩瑩不死心,又打過去。

結果還是一直冇人接聽。

趙瑩瑩慌亂了一瞬,連忙給溫言打電話過去。

電話一接通,趙瑩瑩急不可耐地開口:“李小姐,你看到我的資訊了嗎?”

“嗯,已經讓人過去了。”溫言平靜回答。

趙瑩瑩聽見她的聲音,突然冷靜了下來:“可能來不及了。”

溫言蹙著眉頭,心裡也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瞬就聽見趙瑩瑩的聲音傳來。

“溫儒故,被抓走了。”

溫言揉了揉眉心,心裡有了一絲浮躁。

趙瑩瑩有些不確定開口問:“他們……會殺了溫儒故嗎?”

溫言分析道:“不會,他們不會那麼快動手,那裡畢竟是在醫院。”

趙瑩瑩鬆了一口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不用管這件事,我會處理。”

說完,溫言就掛斷了電話,轉頭看向王多許。

“調醫院監控出來。”

王多許立馬開始入侵醫院監控係統。

醫院的監控係統安全防衛體係冇有那麼高,輕而易舉就被王多許入侵。

但看著翻來翻去都少了一節的監控記錄,王多許也沉了臉。

“老大,監控被人刪了。”

溫言轉身看過來,深知自己這次也是遇上了對手。

“可以恢複嗎?”

王多許皺眉:“對方應該也懂黑客技術,裡裡外外刪乾淨了,想恢複需要一點時間。”

“需要多久?”溫言盯著監控問。

“這種程度的想要恢複,一般都需要好幾天。”王多許眨了眨眼,“不過放我手裡,半小時搞定。”

溫言朝她豎起了大拇指,心裡鬆了口氣。

要真擱幾天,溫儒故那個身體可扛不住,而且對方也不會給她幾天的時間。

說不定今天晚上溫儒故就死了。--優雅有節律的新舞曲,隨著舞步的開始,悠悠揚揚的傳了出來。秦雯眼神絕望又決絕地看向男人堅挺的背影,想要當冷厲誠女人的強烈願望,促使著她提起裙襬跟了上去。“冷總!等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您誤會我了!”冷厲誠不耐煩停下腳步,回過頭淡漠瞥了秦雯一眼,隨後看向秦昊。“安排司機,送秦小姐回家。”他邊吩咐完,轉身就準備走,袖口卻被秦雯拽住。“冷總……舞會還冇結束”她可憐巴巴的小聲呢喃,得到的卻是一記眼刀。冷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