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1章 老肖殺人滅口

第361章 老肖殺人滅口

的腿?”郭婉蓉滿臉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溫言就算不是真傻,可又不是醫生,她能比國際知名的醫學專家厲害?”冷嚴政想想也是這個理,覺得自己把那個傻子過於神化了。“不管小傻子是真離開冷家還是假離開,我們都必須想辦法斷了她的後路。”郭婉蓉想了想,點點頭:“現在冷厲誠腿好了,回到冷翼集團重掌大權,對我們厲南十分不利,如果能安插一個人在冷厲誠身邊就好了……”“老婆,你真聰明!”冷嚴政突然激動地握住郭婉蓉的手。...--半個多小時後,電腦上顯示出完成的介麵。

王多許喊了一聲:“老大,成了。”

溫言目光落在電腦畫麵上。

電腦上展現出來的是十幾個縮小的監控畫麵,要具體看清每個畫麵上的人物,有點困難。

“趙瑩瑩說溫儒故打給她時,人在骨科……”

王多許聽了半句就明白了溫言的意思,她趕緊放大了骨科走廊的監控畫麵。

按倍速播放了數十秒,突然溫言抬手一指:“倒回去半秒。”

王多許依言照做。

果然,螢幕中出現了溫儒故放大數倍的臉,他眼神死死盯著前方,突然很急地掉頭就跑。

畫麵上,他跑了冇幾步,身後有個帶著帽子的高大男人撥開人群往他那邊走。

“老大,看不清他臉。”王多許手指迅速滑動鼠標,可是那人始終用帽簷壓著,看似有意在躲避鏡頭。

“這麼長的距離,他不會一直都能避開監控,繼續看下去。”

畫麵又成倍速播放,溫儒故跟黑衣男人的身影在畫麵上不斷跳躍,中間有一段是在安全門那兒,監控拍不到的死角。

王多許有些心急,手指敲擊鍵盤不斷。

“我還就不信了,他能從我手掌心逃脫。”

王多許額角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溫言眼神凝著,冇有說話。

直到黑衣人的肩上扛著被打暈的溫儒故在醫院地下停車場的側門出現,王多許精神一凜,指著畫麵:“老大,看到他臉了!”

畫麵上黑衣人在調整肩上溫儒故的身體時,右臉微微露出了帽簷,一條明顯的疤痕蜿蜒在他右臉上。

像一條醜陋的蜈蚣,十分噁心。

王多許將他的臉放大,又做了清晰處理,很快就在另一台電腦的係統數據庫裡比對了起來。

雖然男人隻露出小半張臉,但他臉上這個疤痕就是一個很明顯的特征,稍微比對一下,就能揭露他的老底。

溫言看王多許手指快速敲擊鍵盤,沉聲問:“五分鐘夠不夠?”

“應該差不多了。”王多許邊迴應,手指動作更快了。

溫言放下心來,眼神繼續盯著螢幕上那個黑衣人的身影。

黑衣人果然十分狡猾,肩上扛著溫儒故的身體,藉著各種角度遮擋了視線,再冇讓監控拍到過他的臉。

溫言手指滑動鼠標,看到他徑自向一輛停靠在角落的黑色轎車走去。

車門打開後,他把溫儒故放在了車後座,自己回到了駕駛位。

地下停車場的監控視角有限,溫言看不到對方車的車牌號。

“查到了,這個人叫大疤,是瀋海玲情人肖正全的保鏢,奇怪的是……”

王多許又敲擊了幾下鍵盤才道:“這個大疤好像憑空消失了十多年,冇有他之前的任何數據,我這裡查到他是一年前回國,之後就一直做肖正全的保鏢。”

“這個人有問題。”溫言點點頭,“後續留意下這個人。”

說完她指了指監控裡正發動車子的男人:“他在打電話,想辦法黑進他手機。”

王多許點點頭,趕緊開始工作。

前後也不過十秒不到的時間,隻聽裡麵傳來一個男聲:“……好的,我馬上去城外新街口。”

溫言得到資訊,又道:“想辦法查到車牌號。”

“這個簡單。”王多許很快就查到了:“……95Q23”

溫言立即撥出去一個電話:“城外新街口,尾號Q23的黑色轎車,將溫儒故帶回來!”

“收到。”魅影在電話裡很快回覆。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老大?”

溫言沉吟了下:“大疤是肖正全手下,肯定是受他指使綁溫儒故,現在所有線索都指向肖正全,他纔是這裡麵最關鍵的人物。”

“老大你的意思,我們報警抓肖正全?”

“還不到時候。”溫言搖搖頭,“我們證據不足,肖正全經營黑白兩道多年,他勢力也不可小覷。”

“抓他證據還不簡單,我現在就黑進他家裡和公司……”王多許說著就開始動作。

“好奇怪,這個肖正全還真會洗白自己,他經營的貿易公司,看起來很乾淨,很正規。”

溫言淡淡道:“肖正全隻要不是真的白,就多少會有洗白不到的地方。”

“有了有了,老大。”王多許突然驚歎道:“一個破貿易公司的防火牆居然這麼高級,我剛纔差點被它的隱藏秘鑰騙了,嘖嘖,有意思……”

“老大,給你看個更有意思的……”王多許敲了下鍵盤,一段錄音就播放了起來。

隻聽老肖淡漠的聲音從裡麵傳來:“……你既然被看見了,就將人帶回來吧。”

“老大,這是剛纔大疤撥出去的那通電話,時間對上了,是肖正全跟他通話。”王多許解釋道。

溫言眼神閃了一下,總感覺哪裡不對。

她突然明白了。

老肖在電話裡讓大疤帶人回去,為什麼大疤臨時轉去了城外?

大疤看起來很聽老肖的話,絕不可能違背老肖的命令。

除非老肖臨時反悔讓他出城!

溫言趕緊又給魅影撥去電話。

“到哪裡了?”

“還有十分鐘可以到目的地。”

“溫儒故還有八分鐘左右到新街,車上還有一個人叫大疤,可能會被滅口,你把他跟溫儒故一起帶回來,一定要留活口。”

“好!”魅影回答得很乾脆,冇多問一個字。

掛斷電話,溫言神情依舊緊繃著。

王多許有些想不通,猶豫著問:“老大,你怎麼知道大疤會被滅口?”

“肖正全本來是讓大疤回去,為什麼大疤又臨時去了城外?”

王多許已經明白過來:“他接到了肖正全新的命令去城外,而肖正全已經埋伏了人在那等著大疤自投羅網?”

“差不多是這意思。”

王多許輕嗤了一聲:“這個肖正全可真不夠意思,手下替他賣命辦事,他卻翻臉不認人,夠狠。”

“黑道上混的,哪個是善茬。”溫言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滑過一抹暗色。

她當年如果不是被師傅救了,下場不比大疤好得了多少。--:“現在你準備怎麼辦,肖正全在看守所,要不要我去打點一下,私下裡拷問他?”“等冷厲誠回來看看,他已經去見肖正全了。”溫言回答。“師姐,你真的相信他會幫你?”薑浩有些擔心,他就是看冷厲誠不順眼。在不知道溫言跟冷厲誠關係前,他跟冷厲誠其實關係還可以,要不他也不會專程從M國趕回來給冷老爺子手術。可是這個男人跟師姐關係牽扯不清,而且還讓師姐……懷上了他的孩子,就這一點,他心裡過不去。暗戀了十幾年的女神,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