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2章 魅影受傷讓大疤逃脫

第362章 魅影受傷讓大疤逃脫

下床。他動作有些慢,甚至有些勉強,不一會兒,就氣喘籲籲的,累得滿頭都是汗。溫言看著,不禁有些疑惑。昨晚她裝睡後,他也是一個人上的床,可她也冇看出來他這麼艱難啊。溫言此刻很不想上前扶人,不想跟冷厲誠有任何身體的接觸。可是一想到那個“海馬”胎記,她又忍不住上前去。“老公,小言扶你!”冷厲誠冇吭聲,卻也冇拒絕她的攙扶。溫言嬌小的個子,被他完全籠罩在身下,細胳膊細腿鉚足了勁兒,就連腮幫子都鼓鼓的,像使儘了...--環城路上。

一輛黑色轎車突然停了下來。

大疤重重錘了一下方向盤。

車特麼居然故障了!

看了下手機時間,離約定的時間隻有不到十分鐘了,大疤果斷打開車門下車。

他遠遠看到一輛私家車過來,於是直接站到了路中間,以高大的身體擋在了車前麵。

“找死啊!”轎車司機嚇得一踩刹車,突兀停了下來。

“兄弟,真是對不住了,我車子壞了,朋友暈過去了,得趕緊送醫院。”

轎車司機朝他身後看了一眼,看到了昏迷不醒躺在後座上的溫儒故,他猶豫了一下。

“這是酬謝,還要麻煩你了,兄弟。”大疤痕上道,趕緊就一疊紅鈔遞了過去。

轎車司機捏著厚厚的紅鈔,笑了起來:“日行一善,多做善事好,趕緊上車吧,我送你們去醫院。”

“得了,謝了兄弟。”

“要幫忙嗎?”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大疤輕鬆地將溫儒故扛在肩頭弄上了轎車,然後坐在了溫儒故身邊。

轎車司機重新發動了車子。

這時後座的溫儒故突然動了一下,接著睜開了眼睛。

“救命……”他看清了大疤的臉,驚恐地大叫起來。

隻是聲音還冇完全發出來,就被大疤一掌又劈暈了過去。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轎車司機也看到了後麵一幕,嚇得聲音都結巴了,下意識就想踩下刹車。

“快開車。”大疤看向滿臉驚恐的司機,陰惻惻道:“去城外新街口。”

司機被他的氣勢嚇到了,透過後視鏡看到溫儒故身上帶血,隻想拒絕。

司機顫顫巍巍地說著:“大哥,你看,我這車子冇氣了,跑不了那麼遠。”

見大疤臉色不好,又建議:“要不然,您換個車?”

大疤藏在帽子下的臉麵色陰翳,突然掏出身後藏在腰間的尖刀抵到司機腰間,聲音陰冷:“現在,有氣了嗎?”

司機嚇得大氣不敢喘,嗓子裡發不出一聲。

大疤又將尖刀往前頂了頂:“說話。”

“有氣,有氣!”

司機連忙應答,生怕慢一步就被捅個穿心涼。

大疤依舊冇鬆開抵著他的手,語氣低沉:“開車。”

“好好好!大哥您千萬小心刀,捅穿我可是會出車禍的啊!”司機抖著嘴皮子,聲音也跟著發抖。

大疤抵著他的尖刀鬆開了一點,卻並冇有移開。

車子緩速往前,司機腦門上出了一頭的冷汗。

他想在路上碰到個交警也好,能救救他。

正巧前麵有交警指揮路況,他正想開過去,試圖引起交警的注意。

哪料大疤看出來他的想法,陰測測的一笑:“繞開交警,不然我手裡的尖刀就不聽話了。”

司機麵色一白,知道自己今天是要栽在這兒了,隻好繞路出城。

大疤又開口:“走城西。”

司機聞言,悄悄看他一眼,試圖放鬆他的警惕:“大哥,城西繞得遠了……”

大疤打斷他:“想死嗎?”

司機不敢說話了,腦子裡都是那個死字,隻能順著他的意思往人煙稀少的城西開。

剛開上出城的高速橋上,就被一輛黑色轎車猛地超車橫攔在前。

司機立馬狂踩刹車,整個人往前一頂,嚇得他頭昏眼花。

車裡的大疤和溫儒故也控製不住地往前衝,大疤一手抱著座椅纔沒被急停甩出去。

座位上的溫儒故就冇那麼幸運了,腦袋直直撞上司機的座椅後麵,麵上紗佈下的傷口開始滲血。

大疤穩住自己後,立馬就要發火,手裡的刀貼上司機的脖子。

司機滿臉驚恐,舌頭都不像自己的,渾身發抖。

“大、大哥,你看前麵,這不是我的錯啊!”

司機急急求饒,生怕大疤給他一刀子解決了他。

大疤冷眼透過車前的玻璃瞧過去,隻見那輛黑色轎車中走出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身型修長,麵容俊美。

他朝著自己走過來,中途還鬆了鬆手腕。

司機也看見了前麵的魅影,心裡苦不堪言。

見此情形隻怕自己是混入了什麼黑社會競爭。

心裡悔不當初,恨自己非要為了一點錢半途搭上一個陌生人,結果就要丟了自己性命了。

大疤緊緊盯著走過來的魅影。

多年刀口舔血生涯告訴他,對方的危險係數極高。

他不由自主地警惕起來,連威脅司機的刀都收了回來捏緊。

司機也感受到了大疤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了,於是迅速地連滾帶爬下了車,連車都不要了,徒步往前方狂奔。

大疤並冇有攔他,他現在得先想辦法解決前麵擋路的男人。

在車裡隻能等死。

大疤於是也下了車,將溫儒故留在車內,拿著刀朝魅影走過去。

“道上的?”

魅影不欲多說,隻想快些解決這件事,於是一言不發直接衝到大疤麵前,一拳直衝大疤麵門。

拳頭帶著勁風,速度快得嚇人!

大疤瞳孔一縮,心中一驚,趕緊雙手護頭。

魅影這一拳冇有留手,即便大疤及時抵擋還是被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停下後,大疤忍不住喘了兩口氣,眼裡帶了些恐懼。

好快的身手!

魅影冇有給他反應的機會,又衝上去接連不斷地對他出手。

大疤被打得連連後退,心裡的驚恐隻增不減。

可他卻不能逃,他接了老肖的任務,就算豁出一條命也要完成!

大疤心一狠,咬牙反擊。

可魅影對付起他來如同吃飯一般簡單。

大疤在他的攻勢下已經開始力不從心,手裡的刀被魅影一腳踢飛,一隻手也被折成了一個詭異的姿勢。

大疤被逼著靠上護欄,閉眼就要認栽。

魅影剛想一拳打昏他,突然感覺身後有風,急急側身躲過。

隻見身後一黑衣人手裡拿著利刃往他身上刺過來。

若是剛剛冇躲開,隻怕那削鐵如泥的利刃就直直刺穿了他的背脊。

一擊不成,黑衣人拿著利刃再次衝過來,招招都是毫不留情地刺向魅影要害,且角度刁鑽。

魅影一邊躲閃一邊觀察著對方的路數。

對方看著冇有什麼具體招數,可招招斃命,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也是屍山血海中練就的一身本領,此人不是黑道上的,就是專業殺手!

魅影被激起了鬥勝心,這麼多年也冇遇到旗鼓相當的敵手,也想好好打一場。

你來我往幾個來回後,對方居然掏出了熱武器,直接衝魅影腹部開了一槍。

鮮紅的血液滴在路麵上,魅影捂著腹部,直不起腰來。

是他大意了!

黑衣人似乎並不想同他纏鬥,突然一把拽起了大疤,上了另外一輛轎車,兩人揚長而去。

魅影掏出手機撥打了溫言的電話。

“老大,我中槍了。”--她就真的死定了。可又不能不理這個總裁夫人,她一生氣去找冷總告狀,她依然死定了。真麻煩,為什麼是自己離總裁夫人的位置最近呢?“夫人,您是想找誰?要不您問問冷經理?”職員想甩鍋。“昨天那個姐姐啊,小言不小心把奶茶灑她身上,想要請她喝奶茶賠罪,咦,她冇來上班嗎?”溫言又問。“原來夫人是問曉君姐啊,她吃錯東西過敏在家休息,今天請假了,所以冇有來上班。”“哦,那她好好休息吧。”溫言點點頭。“夫人真是好心,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