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5章 他估計是想詐我

第365章 他估計是想詐我

種付出是為愛奉獻。可偏偏這個李月是個騙子,功夫不弱也就罷了,一手銀針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堂堂冷翼集團總裁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還被踢出來當擋箭牌,這種欺騙,是個男人就冇辦法忍受。所以,蕭夜纔會將銀針和那張字條一起寄給冷厲誠。他就是要挑撥離間,讓冷厲誠知道李月的真麵目。隻要冷厲誠得知真相厭惡了那個女人,冇了冷家的保護,他想要弄死李月,還不是手到擒來!重重地吸了最後一口煙,蕭夜狠狠地將菸蒂按滅在菸灰缸...--幸好冷厲誠冇再繼續問什麼,王多許感覺自己僥倖逃脫了一回,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冷厲誠站在急救室門口,身姿挺拔,目光凜冽,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王多許偷偷覷著冷厲誠。

眼前男人長相過於俊美是不假,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無形壓力和氣場也是真的大啊!

老大天天跟這個人待在一起,還要假扮成另外一副麵容,時時刻刻擔心自己會不會被他拆穿。

老大每天過得應該比她此刻更緊張吧。

像老大致敬!

王多許在心裡默默地給溫言豎起了大拇指。

突然,急救室門被打開。

醫生抬頭看到冷厲誠,趕緊取下口罩,麵上帶上了笑容。

他見冷厲誠一直站在門口,就猜到他肯定很重視裡麵的病人。

“冷總,病人冇事了。”

“謝謝。”冷厲誠輕頷首,“她為什麼會暈倒?”

“病人是勞累過度導致身體輕微貧血纔會暈倒,平時注意營養均衡,多休息就冇事了。”醫生想了下,還是多補充了一句,“病人是不是長期服用某種藥物,導致……內分泌有點紊亂。”

說到後半句,醫生聲音放得低了些,好似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

一旁王多許心提了起來。

她冇想到醫生居然能看出來老大服用了藥物,醫生說的藥物,其實就是易容丹。

不過老大說過易容丹對身體百益而無一害,尤其對腹中胎兒發育好,易容丹裡加了很多補中益氣的名貴藥材。

冷厲誠其實冇明白醫生到底什麼意思。

但他知道溫言本身就懂醫術,而且醫術還不低,不可能會給自己服用對身體有害的藥物。

比起醫生的診斷,他更相信溫言的醫術。

畢竟他的雙腿就是溫言親手治好的。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醫生還在期待冷厲誠說出一個所以然來,結果就被男人一句話給打發了。

他心裡隱隱有些失望。

他剛纔說病人內分泌有點紊亂,其實是一個籠統的說法,因為就連他自己也確定不了,溫言是不是真的有服用某種藥物。

隻是在給溫言做檢查時,他發現溫言懷孕的身體反應跟一般的孕婦不一樣。

一般孕婦懷孕四個月左右,嬰兒的胎心跳動不會有她的胎兒這麼強烈,而且胎兒發育也比較快,看起來就好像是服用了某種助長的藥物……

不過這些跟醫生也冇有關係了,他隻負責這次的診治,說的多錯的多,更何況還是麵對像冷厲誠這樣的大人物。

稍有不慎,他醫生的飯碗可能都要冇了。

醫生離開後,王多許一口氣還是提著,她就擔心冷厲誠會扭頭來問她。

不過幸好,在溫言被推出病房後,冷厲誠的眼神就一直落在溫言身上,再也冇看過她這邊。

確認溫言冇有事後,王多許鬆了口氣。

她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就在她離開的同時,冷厲誠餘光輕微瞥了一下她離開的方向,然後低頭在手機上打了幾行字發送出去。

之後他就一直守著溫言,直到她醒來。

“多許呢?”溫言醒來後第一句話就是問王多許。

冷厲誠隻關心她:“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我冇事。”

溫言撐著坐起身,靠在床頭,她視線快速地在病房內掃視一圈,果然冇有看到王多許人。

這丫頭,不會一個人去找大疤了吧?

想到王多許會遇到危險,溫言根本坐不住了。

“你去上班吧,不用守著我。”溫言直接趕冷厲誠走。

冷厲誠穩穩坐著不動,眼神幽暗落在她臉上。

被他這麼一看,溫言心裡有些不自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暈過去後,王多許有冇有跟冷厲誠說什麼。

敵不動,我不動。

溫言垂下眼簾,隻當冇看到冷厲誠在看自己。

“醫生剛纔跟我說了一個事,你想知道是什麼嗎?”冷厲誠突然問。

溫言翻了個白眼。

說就說,還賣什麼關子。

“是什麼?”看在冷厲誠守著她醒來的份兒上,她儘力配合。

“醫生說你長期服用某種藥物,導致內分泌……有些失調。”冷厲誠語氣到最後有些輕。

溫言心裡一緊。

她服用易容丹,醫生應該看不出來。

是冷厲誠想詐她?

他一直都在懷疑自己的真實身份,確實有可能趁她暈倒這麼做。

溫言抬起眼看過去,輕笑了下:“冷總,你不會以為我是對腹中胎兒不利吧?放心,我纔是孩子最親的人,對孩子不利的事情,我一件都不會做。”

“是醫生說的,我隻是轉達一下醫生的話。”冷厲誠語氣冇什麼變化。

“冇有。”溫言直接回道。

“哦,那我會轉告醫生,是他診斷錯誤了。”冷厲誠從善如流點頭。

房間裡又再次安靜下來。

溫言見冷厲誠還是冇有要走的意思,有些忍不住了。

“冷總,你貴人事多,公司肯定很多人等著你,你去忙……”

冷厲誠直接打斷她的話:“這麼想趕我走?”

“不是,你……”溫言猶豫了下冇說完。

“嗯?”冷厲誠故意靠近了點。

男人身上好聞的清冽香味竄入鼻腔,溫言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冷厲誠看著她顫動的睫毛,心尖那塊像是被什麼撓了一下,有些癢。

“到底什麼事,你說。”

溫言手指在被窩裡動了動,她剛纔醒來就暗中給王多許打去了電話,可對方一直冇有接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王多許是不是已經遇到了危險?

溫言心下第一次感到有些緊張。

“你可以……幫我找王多許回來嗎?”

她不敢說的太過明白,如果冷厲誠的人能在半道上找到王多許,她也不用往後麵再解釋了。

“你助理?她怎麼了?咦,剛纔她還在病房裡呢,這會兒去哪了?”冷厲誠裝得還挺像。

溫言覺得他演技實在太差了,不過她也看不透男人到底知道了多少。

於是隻能打著馬虎眼道:“她可能會有危險,你多派點人去找一下她,可以嗎?”

冷厲誠深深看她一眼。

“好。”

溫言鬆了口氣。

她原本還擔心冷厲誠繼續追問,卻冇想到他回答得如此乾脆。

“謝謝。”--蕭夜好像有點忙,神出鬼冇的,他就沒有聯絡蕭夜。“老大,蕭哥最近有點忙……”電話那頭傳來聲音有些猶豫。蕭夜性子冷,繼位後更是鐵血手腕,他們這些手下都很敬畏他,輕易不敢去打擾。“我來找他。”“好的老大。”電話那端的人明顯鬆了一大口氣。掛了電話之後,老肖立馬撥通蕭夜的電話。得知溫晴確實在他那兒,他心稍稍安定。可蕭夜說他那邊藏不了太久,他感覺有人在背後查他,正準備找時間把溫晴送回來。老肖的心沉了下來。這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