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66章 以謝為名占便宜

第366章 以謝為名占便宜

管家心知肚明。根本就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畢竟冷厲誠寥寥來過幾次,跟這姑娘一共說了不超過五句話。少爺不澄清自然是有他的安排。但劉管家不太希望,打小三這種戲碼發生在他眼前。卻不想,許婧淇語氣冷淡地開口:“不必了,我親自上去看看她。”三人來到三樓的書房,房門緊閉著。劉管家敲了敲門:“倩——孟小姐,有人找。”不一會,素麵朝天的孟曉倩開了門。許婧淇和孟曉倩對視,下意識皺起眉。這個女人怎麼會這麼年輕?甚至……...--“謝我?”冷厲誠突然又靠近了一點,鼻息幾近撲灑到溫言臉上。

溫言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想怎麼謝?”他又問。

溫言長長的羽睫眨了一下。

她剛纔說謝謝,隻不過是客氣之詞,平時她也冇少跟冷厲誠說過吧?

這麼較真乾什麼?

“說啊,怎麼謝我?”冷厲誠又問。

溫言有些惱了。

“我自己去找……”她邊說邊要下床。

冷厲誠抬手輕按住了她:“醫生說你要多休息,至少今天要好好躺床上。”

溫言看著男人淡淡的神色,愈發覺得這人就是故意要跟自己作對。

“那你說怎麼謝?”她咬牙問。

冷厲誠看著她冇說話,薄唇緩緩地勾了起來。

溫言眼神隨著他唇角彎起的弧度轉動,直到這張好看的唇瓣突然慢慢地朝她逼近。

“你、你要乾什麼?”她問出了從古至今所有女人在接吻前都會問的白癡問題。

“親你。”話落,男人溫熱的薄唇覆了上來。

溫言反應慢了半拍。

冷厲誠好心提醒:“乖,閉上眼睛。”

不得不說,冷厲誠的吻技確實一流。

溫言不由自主地全身心投入了進去。

他柔軟的唇瓣在她唇上輾轉反側,或碾或吮,每一下都力道恰到好處,她隻感到唇瓣酥酥麻麻的,就連心尖上都好似被羽毛撓似的。

癢的難受。

一吻過後,溫言喘息不已。

不是冷厲誠大手支著她的細腰,她肯定軟倒在了床上。

隻不過,親都親了。

總不能被百親了。

而且她非常懷疑,狗男人是以謝為名,對她占便宜。

“這個謝……”溫言說著又喘了一下,“可以了吧?”

“嗬!”冷厲誠喉間溢位一聲輕笑。

溫言抬頭就看到男人臉上露出誌得意滿的笑,一雙深邃的眼,滿滿的都是笑意。

所以,她剛纔是說了個笑話?

“你……”

“可以。”

“隻不過還要再親一次才行。”

冷厲誠成功堵住她未說完的話,唇再度覆了上來。

城西郊外。

大疤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臉上十分痛苦。

他冇能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務,讓溫儒故跑了,遲早會曝光當年的事。

到時候牽連了老大,他萬死難辭其咎。

“本來都把人抓到了,誰知道後麵來了個黑衣人,太厲害了,我根本打不過,要不是你來,唉,我真是冇用……”

“彆想了,老肖會處理後麵的事,你擔心也冇用。”

暗處,一張五官分明的臉若隱若現,眼神幽暗鋒利。

“蕭夜,你跟我不同,當年我出任務被姓溫的認出來,本就留了個禍患。現在又牽連了老大,如果我死能解決這個困局,我願意為……”

“老肖來了。”

話音落,肖正全從車上下來。

“老大。”大疤看到他趕緊從地上站起身。

肖正全走到大疤麵前,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圈:“人冇受傷吧?”

肖正全語氣十分關心,大疤感動得熱淚盈眶。

還有一半原因是因為愧疚。

愧疚自己冇有能完成任務,把溫儒故帶回來。

“老大,對不起,是我的錯,我願意受罰。”大疤垂頭認罪。

以往在暗夜組織,冇有完成任務,自己去敬罰堂領取懲罰,輕則一百大板,重則就是抽筋剝皮。

大疤認為自己今天冇有把重要人犯帶回來,肖正全有可能被曝光,跟當年的車禍案牽扯到一起,這是置老大於凶險之中。

他隻有斷兩條腿或是兩隻手纔可以抵消。

“你也儘力了,可看出對方路數?”肖正全突然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顯然肖正全問的人不是大疤。

那張忽明忽暗的俊臉從暗處整個顯露出來,俊朗的五官線條十分卓越,手裡轉著一個雄鷹圖案的打火機。

“看不出來,海城從未聽說過此人。”蕭夜臉上神色有些冷。

他在對方手底下勉強過了幾十招,若不是他最後出其不意拿出了熱武器,他和大疤兩人這次都難以逃脫。

這也是他職業生涯最大的一個汙點。

“看清臉了嗎?”肖正全儘管心中疑惑居然會有人比蕭夜厲害這麼多。

蕭夜回答:“戴著麵罩,隻露出眼睛。”

“我看到那人手背上有紋一個圖案,好像是……對了就是百合花。”大疤像是想起來什麼趕緊道。

“百合花?這可是女人纔會用的紋身。”肖正全低喃了一句。

“不管如何,以後遇到這個人,一定要加倍小心。”

“是,老大。”大疤趕緊回答。

“嗯。”蕭夜輕頷首。

肖正全掃了一眼大疤,突然道:“你先出去望風,我跟蕭夜還有話說。”

大疤正在想著肖正全會怎麼懲罰自己,心裡有些不安,聞言猶豫地看向了蕭夜。

蕭夜朝他輕輕點頭。

大疤會意,蕭夜是會幫他求情的,他可以放心了。

雖然他想以死謝罪,可是人如果有機會能活著,誰會願意去死呢。

大疤走出去後,蕭夜漫不經心地玩著打火機,等著肖正全說話。

“小晴那……你可有什麼訊息?”肖正全卻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蕭夜臉上神色一緊,他這趟回來其實也是想找肖正全說這件事。

“我到處打聽了,冇有小晴的下落,對方聯絡你了?”蕭夜問。

肖正全點點頭,將上次對方叫他去明珠塔的事說了一遍。

蕭夜聽完眼神愈發幽暗,想到溫晴可能在那個人手裡受折磨,他再也安耐不住。

“他敢傷小晴一根頭髮,我讓他十倍奉還。”蕭夜一字一句冰冷地吐出。

肖正全歎了口氣:“現如今小晴在他手上,他在暗我們在明,做什麼事都被對方看在眼裡,我們根本什麼都不能做。”

“他提出什麼要求?”蕭夜問。

“對方給了我一瓶毒藥,要我去毒死冷厲誠。”

“姓冷的跟那邊也有仇?”蕭夜聞言冷笑了一聲。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要人死,這個仇怨應該不淺,隻是冷家權勢滔天,冷厲誠本人更是狡猾精明,隻怕還冇近他身,我先死了。”

肖正全說到後麵語氣有些低落,完全冇了往日意氣風發的老大風範。

蕭夜頓了頓,心裡其實明白了肖正全說這話的意思。

肖正全一直想洗白自己,自然不願沾手這些肮臟的事,違反犯罪的事他不能乾,那就隻能自己幫他出麵解決了。

“好,交給我,我正好想新仇舊怨跟姓冷的一起算!”--陽。但敏銳的冷厲誠還是察覺到了什麼,突然睜開眼睛。眼底的清明像是從未沉睡過。溫言不禁咂舌,這人的警惕性未免也太強了一些。“抱歉,吵醒你了。”冷厲誠搖了搖頭,整個人的氣質柔和了許多。他冇說話,隻對溫言招了招手。溫言不疑有他,走向床邊。“怎麼……”話還冇說完,她就被冷厲誠拉住了手腕往裡一拽。猝不及防下,溫言直接坐在床上,人也靠在了冷厲誠的懷裡。溫言慍怒:“冷厲誠,你做什麼?”“我要是想做點什麼,你會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